視角:美咲

「『哈哈哈~~八田跌倒了~八田是女生~八田是矮冬瓜~』許多同學嘲笑著跑步跑到一半被絆倒的我...馬上,我爬了起來『我不是女生!我是男生!我承認我矮,可是個子小志氣高嘛!幹嘛歧視矮子?』我生氣的說。「喔—是喔?那你說說看,"個子小志氣高"的你,哪一項體育項目贏過我們的?』『唔...這個...我...』好吧...雖然我很不想承認,可是我真的沒有一項體育項目能夠贏過他們,唯一對我有優勢的,大概只有靜態動吧...難道我一生都要這樣被欺侮嗎?『欸!你們不要這樣欺負八田啦!又不是他自願名字那麼像女生的,個子矮也不是他的錯吧?』在班上占有一席之地的伏見猿比古為我講話欸...好高興...」

「鈴—鈴—鈴—」厭惡的把鬧鐘關起來,這麼冷的冬天,還要早起,再加上做了那種夢...把頭蓋起來,現在的我窩在被窩就全滿足啦...「叩—叩—美咲起床了~別再睡了~」誰的聲音啊...皺了皺眉頭,我根本忘記了...我媽?我爸?不可能吧?他們沒那麼無聊專程來這只是要叫我起床啦...欸?那是誰?!「美咲~」我聽到有人把門打開的聲音,我把頭探出,欸?猿比古?他怎麼...?喔!想起來了,是他沒居所,所以我叫他來住我家的嘛!我的記性真差哪!噢!怎麼有股重量壓在我身上?

「猿比古,你...你想幹嘛?」把棉被掀開,他鑽了進來,難...難不成...?!欸~這可不行啊啊~「你說呢?呵呵~誰叫你那麼晚起床?我要懲罰你~」糟糕...167比178...再怎麼看都是我悲劇啊...正當我這樣想的時候,猿比古這傢伙已經把我身上的衣服都脫掉了。等等~不是搔癢攻擊嗎?那...那會是什麼?!天哪!你要對我做什麼~~呃!下體...不!是小穴怎麼有種被撐大的感覺?好難受...

「唔...嗯~」痛楚微微傳來,我卻動彈不得,只能發出我覺得愈來愈淫蕩的呻吟。當痛楚傳來時,我的分身...也有被握住的感覺...這是怎麼回事?「哈...啊...」只知道一股快感如電流般的出現,之後已經被撐開的小穴又被撐得更大,難受已經緩緩轉成疼痛,夠了吧...折磨啊...「猿比古...我...我不會再賴床了啦~別...別再用了啊...」苦苦哀求著,瞌睡蟲早就在他往我小穴進攻時不講義氣的逃之夭夭了,饒了我吧~「唷~那怎麼行,不乖的小朋友接受懲罰啊!怎麼可以中止懲罰呢?」「呀啊——」這真的是我的聲音嗎?

天啊!能叫得這麼淫蕩啊~媽媽咪唷~只覺得那進進出出似乎已經沒那麼難受了,我輕輕環上他的脖子,享受著深入淺出帶給我的極致快感。直到一股熱射出,身上人才停止動作,趴在我身上。「吶...你可不可以每天都賴床啊!」「想得美喔...爽的都是你啊~少做白日夢。」每天都這樣...雖然舒服這點我不能否認,可是體力會吃不消的啦

晴的廢話區

這篇比較特別是K的呢!!

可是晴兒沒看K 所以打這篇的難度稍微高了一點點

還是靠著原有的作文底子加經驗寫完嚕~~

敬請期待下篇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茶茶 的頭像
茶茶

煙雨客棧,端茶以待。

茶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