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這個詞,聽起來是多麼沉重……令人遙不可及?卻又是很多人、很多人都喜歡拿來當誓言的時間代名詞,但可曾知道它所代表的意義?永遠,並沒有盡頭,如同一條永遠跑不到盡頭的道路,你只能不斷的走、不斷的走……一輩子、兩輩子、三輩子,走不到盡頭的……

彩虹跨越天際,伴隨著不明顯的霓虹。那樣綠意盎然的山丘頂上,佇立的少年少女,臉上盡是幸福的微笑,仰望多彩的蒼穹,少女牽著少年的手,「這道彩虹也有屬於自己的伴侶呢…」少女柔柔的聲音裡盡是滿足,短髮被風微微吹起,那雙神采奕奕的雙眸替外表加分不少。「你不也有屬於自己的伴侶嗎?」少年開口,將少女摟進懷裡。握住肩膀上的大手,抬頭,她綻放出的笑,美的足以羨煞世界上的每一個男人。「是啊!我的伴侶!松風天馬!」被喚為天馬的男生眼底有著幸福的倒影,他輕抬起少女的下顎,著實的給了個吻,纏綿後的分離總使人依依不捨。少女輕撫著,對方的溫度似乎還停留在唇上。

天馬緊緊的擁抱她,緊到少女在他懷裡能夠清楚的感覺生命的跳動。「天馬君,今天怎麼了?」感覺到他一反過往的舉止,少女擔心說道。望著她那彷彿詮釋不可隱瞞的雙眸,天馬道:「小葵,如果……我們能永遠在一起就好了。」輕輕打了一下天馬的頭,小葵跟他說:「你知道……永遠的定義是什麼嗎?」望著眼前搖了搖頭的天馬,小葵嘆了口氣。

「永遠,這不是一輩子就結束的詞,就算我們輪迴了千百世,我們曾許下的永遠都還在唷,在我們誕生於這世界上前也是呢,有誰所許下的永遠成了謊言的持續著呢?」望著天空,漸漸的,那抹七彩緩緩消失,那張可愛的臉上有淡淡的、說不出來的複雜。「謊言嗎……」微風拂來,天馬喃喃的說出,對單純的他而言,這是否還是太深?再或者是……太明白?

那麼、他可以給她什麼呢?

「如果……是這輩子呢?」呢喃,天馬只想給對方承諾,僅此而已。「咦?」似有似無的話與傳進葵的耳裡,雙眼看向天馬。手搭上肩膀,他將葵直接壓倒在地。「我說,如果是這輩子呢?」那雙清徹的雙眼直勾勾的與對方四眼相對,如同要將自己看穿般,讓小葵有一種不太舒服的感覺。「這……這輩子……」小葵看著天馬,臉上彷彿寫著:「難不成你只是為了肉體上的愉悅才跟我在一起嗎?」天馬笑了,他俯身吻了葵的兩片薄唇,天馬掠奪著小葵口腔裡的空氣,離開時還刻意搴起引人遐想的銀絲。

「唔……」葵的雙頰充滿著紅,口頭的抗議卻沒有實際的阻擋,於是天馬也沒有理會,慢慢的往下。脖子、鎖骨,等等的地方被標記上曖昧的紅,一聲聲曖昧、不絕於耳的呻吟讓空氣沸騰,小葵感覺身體燥熱,有種不知名的空虛感正逐漸得啃食著大腦跟理智。似乎是看穿,或是算好,天馬故意咬了咬小葵的耳朵還吹了一口氣,讓小葵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顫了一下。「可以嗎?」手不斷的在不該碰觸的地方附近游移。勾起後頸,當作默許,天馬笑了笑,將葵穿的藍綠色裙子往上掀,並把內褲輕輕的脫了下來。

不斷流出的愛液讓天馬吞了吞口水。看到天馬毫無遮掩的眼神,小葵難為情的想要將腿闔上,卻早一步被天馬阻止。他脫下自己的褲子和內褲,對準濕潤的洞口挺了進去。「嗯啊啊—」濃厚的紅霞佈滿在葵的雙頰,曖昧的呻吟如催情劑一般,兩人沉溺深入淺出的快感之中,甜膩的嬌吟更是令人難為情。「嗯……我已經快不行了……可……可以嗎?」點了點頭,快感讓小葵沒辦法說出任何一句話。過不久,天馬一聲悶哼,將性器頂到最底,滾熱的液體衝進了小葵的身體。兩人相擁,小葵疲憊睡去。

「如果我的生命無法陪你到永遠,那我愛你的這分心,將會陪伴你的靈魂到天長地久

冥瓔廢話區

喔喔喔喔喔這一篇我寫得好累,應該說,我每一篇H都寫得很累XD(不#

最後一段是以無形的陪伴作結尾,之前吃飯吃到一半突然想到這一句,就馬上飛奔到房間拿紙筆寫下來,還被念說:每天就只會坐在電腦桌前打東西,有空帶狗出去散散步、掃家裡的地好不好?

然後某瓔就在心裡OS:"還不是只有我帶狗出去、我掃地拖地的時候你都沒看到阿!而且文章是我的命啊啊啊啊啊"好吧我太激動了(茶

然後盲點就是:我明明是用寫的,為什麼你說我只會坐在電腦前打東西?而且我明明那一天什麼都沒作哪—

話說這句話就這樣被我壓了一年多吧?在某瓔還沒出道開部落格寫文章的時候就在了

沒想到現在會用到啊ㄎㄎ,再說下去我要被小編扒皮了,我的背後有股陰森森的涼氣呢(大笑

好了我要逃命去了(溜~

敬請期待下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煙雨客棧,端茶以待。

茶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