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本篇文採用漫畫翻譯。

一如往常,里維士官長正與艾爾文團長討論事務,站在遠處的少年看的一清二楚,包含那抹淺淺的笑容。那雙清澈的眼底,充滿了複雜的情緒。這就是所謂的屬下憧憬上司嗎?再或者,那條界線早已經模糊不清。艾連想必是無法釐清內心所充斥那股名叫吃醋的情緒了。白天與黑夜的交替,總被人忽略。

「呼、唔……哈啊……兩人歡愉的呻吟與火熱糾纏的身軀沸騰了冰冷的空氣,此時結合的興奮卻無法透進艾連的內心深處。「如果真的是憧憬……為什麼我會跟士官長做這種事呢……?但如果真的是愛,那又為什麼……他對我如此冷淡?我真的不懂。內心亂糟糟的,嘴上虛偽的呻吟著。分神著,說謊不是艾連擅長的事,內心正糾結著,一股特別強烈的電流硬是不客氣的流竄在身體的每個角落。「唔—」將心思飄離的艾連拉回來的同時,甜膩的呻吟破口而出。

隨即,里維的聲音在艾連的耳邊響起:「不專心喔,在想什麼?和平常一樣的溫度。艾連似乎明白了什麼……至少現在是如此。「沒、沒什麼,分心了真是對不起……阿啊—話才說完,里維一個深挺,滾燙的白灼注入直腸,艾連那直立的慾望也在里維的愛撫下宣洩,高潮的來臨讓艾連的身體感到疲倦,思緒卻異常的清楚。

「啊啊……我是愛這個人的啊—可惜,這不被允許吧?而且在這個人的心目中,我僅僅是一個這樣給他宣洩性慾的……床伴罷了吧?嗤笑著自己的淪陷與無從回報的情感,意識便臣服於蔓延的睡意。這之後的好幾天,艾連都故意躲著里維,原本黏到令人感到煩躁的小鬼突然無聲無息的消失,連個影子都沒看到,這可讓里維由衷的感到不耐煩。地下室、古堡頂樓,艾連常去的地方都找過了,里維咋舌,內心邊想著晚餐就可以見到艾連的想法回去邊走往自己辦公的地方處理公文。待里維離開了長廊,艾連這才從另一邊探出頭來。

此時,後方突然出現一隻手拍了自己的肩膀,冒著被削的必死之心一回頭,「原來是佩托拉桑啊……艾連放鬆的吐了口氣。「艾連君在躲士官長?」「嗯……不太想面對……」「咦?是說我正要去食堂準備晚餐,艾連要來幫忙吧?那就邊走邊說吧!」「好的,事情是這樣的—」說完的時候,晚餐已經幾乎都張羅好了,兩個人面對面坐著,佩托拉整理了自己聽到的資訊後明白了:「喔—原來如此,其實士官長的口才算還不錯的,只是有的時候傳達力稍嫌不足,常常讓人會錯意……反正就是不擅於言語表達,所以直接用行動來回應就對了!」兜了一大圈,結論就是士官長屬於行動派的一員。

艾連聽了之後想要讓心靈沉澱會,於是告知佩脫拉如果有事找自己會在古堡頂樓後便準備上樓去。「咦~等等艾連君,請喝下這杯水再走吧!」水?艾連愣了愣,不敢拒絕對方的好意,所以接下了水,道謝後便喝了下去。望著艾連逐漸遠去的背影,佩托拉有些擔憂的問道:「漢吉小姐,這樣真的可以嗎?「當~然可以!起碼,他們需要別人在後面推一把。一如往常的燦爛笑容裡面有滿滿的自信。此話出口約莫五分鐘後,除了艾連以外的人都到齊了,沒瞧見艾連身影的里維內心想必更加煩躁了。

「配托拉,艾連呢?」「艾連君?我不知道呢!「嘖。小聲的咋舌,用完晚餐後,里維朝自己寢室的反方向走去。那是通往地下室的方向。等不到?就用堵的就好,總不可能整晚不回房。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三個小時—艾連還沒有回房,正當里維打算隔天再來的時候,他看見一個搖搖晃晃的身影從遠處走來—那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喝了媚藥的艾連。

以不穩的步伐緩慢前進著,正要走到房門時,艾連一個不穩,往前跌,好險里維反應夠快,將艾連擁入懷,感覺體內有火在燒的艾連發現只要靠著里維,難耐感就不會那麼鮮明,所以他不停的往里維的鑽,直到能感受對方的心跳與呼吸時才停止。但,他還是好熱。艾連與里維半拉扯的進房,里維邊將他摔上床邊想著這小鬼怎麼那麼反常?整當他要轉身走人的時候,突然一股力量拉扯,使他重心不穩的往後倒。

「喂!你幹嘛……!里維正要斥責把他拉倒的兇手,但卻看到對方原本目光炯炯的雙眼此時佈滿了水霧,臉頰微微泛紅,嘴半開著粗喘,再怎麼生氣看到這副淫亂的畫面,怒火也滅了。而艾連那一副巴不得被眼前男人拆食入腹的誘人模樣更是讓里維那強大的定力在此時幾乎派不上用場。嘗試讓自己冷靜的里維活過神來,發現身下人不知何時將上衣脫了,裸露出的部分微微透出致命誘人的粉紅,引誘的陷阱,里維正一步步的走近。艾連的嘴裡低喃著話語,俯下身聽的那一剎那,理智牆宣告崩毀—

「快……給我—

他將雙手壓在艾連兩側,箝制了對方的行動。「啊啊……這次可是你主動的啊……彷彿在回應般,艾連意情迷亂的吻上對方的唇,生澀的吻技馬上被里維奪回主導權。來不及嚥下的唾液自嘴角流下,增添了情色的光景,往下進攻,里維舔拭著對方的頸子,一陣陣甜美的呻吟從艾連的嘴裡發出。里維的手往下游移,隔著布料愛撫著深下人的分身,「嗯、啊……不、行……快、快要……嗯啊—液體溼了褲子,艾連的身心上還處在高潮的餘韻之鐘,里維便將已髒的褲子和內褲脫下並隨手扔到一旁,沾起性器上的白色黏稠物往後穴進攻。感受到那冰冷物體的進入,艾連不適的扭動身軀,想適應里維那修長的手指,可是後穴卻反而將對方的手指愈咬愈緊。

里維皺了皺眉,因性慾而變得低啞的嗓音在艾連耳邊響起:「艾連,放輕鬆。艾連試著深呼吸,後方的收縮狀態確實得到了改善,但是對里維而言,還不夠。而是他再次撫上對方因不適感而軟下的性器上下套弄。隨著呻吟的出現,後穴漸漸變得鬆弛,待第一指能順利滑入後,隨即又增加了一指,每當里維滑過某一點,特別勾引人心的呻吟便不自覺得從艾連的嘴裡發出。當第三指進入的時候,更是時不時的碰觸到艾連的敏感點。

「嗯嗯……哈啊—愛撫與敏感點的刺激讓艾連達到了高潮,沉淪於高潮之中,三指抽出後的空虛感令他感到難耐,他用腳蹭了蹭里維的腰部,被蹭者小小的咋舌了一聲,便將他那漲的難過的性器對準柔軟的小穴進入。「唔—士官長!慢點—感受到疼痛,艾連驚叫出聲,此時媚藥的藥效稍退,艾連的思緒比方才還要再清晰了一點。遲來的羞澀頓時充斥心頭。想以雙臂遮住突然漲紅的臉,卻被里維識破。

「怎、怎麼搞的,為什麼我會跟士官長做這種事!?艾連心慌的想著,卻被里維頂撞所產生出來的疼痛與快感截斷了思想。「唔嗯、哈啊—逐漸發出嬌喘,小穴規律的收縮著,而里維每一下都挺到最深處再出來,深入淺出的動作讓疼痛感逐漸被快感取代,直到疼痛感消失的那一剎那,艾連的身心只剩下無盡的快感與和里維結合的幸福感。「哈、唔……嗯啊啊—高亢的呻吟伴隨的是白濁的射出。

無力的躺在床上,原本一片空白的腦袋逐漸找回思路。「吶、士官長你愛我嗎……有氣無力的從嘴巴溜出來的話語,令里維真切感受到這孩子,真的只有十五歲,被自己這樣冷淡的對待,很難受吧?再怎麼掩飾,那顆純真的心靈,還是個,不折不扣的小鬼—

「對不起……心裡說著這句話,他帶著愧疚的吻了艾連的額頭,「愛。簡短的一個字讓艾連愣了愣,隨後出現的笑容,帶著幸福帶著滿足。「……是嗎?那真的是太好了~

「原來士官長是愛我的啊……杞人憂天了呢……

「怪物?在我看來你只是個人類。艾連,我會盡我的能力保護你。

「我愛你

此時,便是所謂的無聲勝有聲了。

完。

冥瓔廢話區

呀呼~爆字數了爆字數了!!我好高興呀!我好高興呀!(孩子冷靜#

這篇是寫過最長的了1個禮拜嗎?還是?(眾:你真的不是人……

敬請期待下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茶茶 的頭像
茶茶

煙雨客棧,端茶以待。

茶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希臻.琉璃之舞
  • 玥姐妳寫ㄉ利艾也超讚ㄉ拉~~改天我來寫柯尼和莎夏ㄉH好ㄌ(妳住手(X
  • 謝謝你的誇獎~
    柯尼跟莎夏嗎ww這兩個也很有愛呢w
    希臻一定也可以越寫越好,總有一天超越我的~加油~
    還有,對不起這麼晚才回你喔~

    茶茶 於 2014/04/15 19:0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