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藍的天、白白的雲,美麗的夕陽、溫柔的微風,一個讓人忍不住想停下來吹風的傍晚。飄逸的長髮與風共舞,臉上甜美的笑容似乎能勾走視線,嬌小的身體,輕盈的腳步,嘴裡哼著輕快的小調,黃名子正享受著他的午後散步。同一時間的醫院裡劍城京介正與他的哥哥優一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腦內全是一抹嬌小纖細的身影與她那柔和悅耳的歌聲。「京介?京介!又閃神了。

「嗯?哥哥?怎麼了?「唉,你怎麼又恍神了?「喔……沒什麼啦。看了看時間,優一道:「……你先回去吧。時間不早了呢。「好,我知道了,哥哥真不好意思。「沒關係的。喔對了京介啊,如果你真的很煩惱的話就好好面對吧,正視心裡的想法會有收穫的喔!「……謝謝哥哥提醒。走出了醫院,告白嗎?這他從來沒想過。喜歡跟愛有一定的差別,那麼,他是屬於哪個呢?這兩樣事物說有差又好像沒差,說沒差又覺得他們有一定的差異,定義與界線其實都是模糊的呢

「劍城~劍城~」輕柔的聲音從後方傳來,一回首,一雙神采奕奕的眼對上了他的視線。「黃名子?你怎麼會在這裡?「我在散步呀~傍晚的時候很涼爽很適合散步呢!劍城呢?「喔,我去探望我哥。「咦?劍城的哥哥啊?他還好嗎?「嗯。很好。「是嗎……那劍城,你可以陪我散步到公園嗎?「嗯?好啊。後面為什麼自己會答應呢?不知道呢。不知何時,美麗的夕陽卸下洋裝入眠,黑暗的布幕上有著一顆顆鑽石和一顆閃閃發光的白玉點綴著。

劍城和黃名子併肩走著,他們走到公園後坐在一個長椅上,稍涼的微風吹過,黃名子的身體抖了抖,劍城貼心的將自己的外套脫下將之披在對方的身上。「劍城……謝謝你!沒想到你會有那麼溫柔的一面……唉呀對不起我失禮了!」黃名子說到一半才發覺自己說錯了,劍城似笑非笑的拍了拍他的頭:「沒關係的。

接著是一段沉默,看著無語的星空,黃名子道:「劍城哪,這片夜空很漂亮吧?你知道嗎?有一個節日叫七夕,他背後的故事很感人呢—「我知道,牛郎織女的故事對吧。「嗯!他們真的很了不起……可以承受一年一次的見面都不感到孤單……如果是我我受不了吧?要將近一年看不到所愛的人……所愛的人?是誰?黃名子你所愛的那個人,是誰。

「是啊。「劍城也有這種人嗎?「……我還搞不清楚那是愛還是喜歡。「咦?怎麼會呢?喜歡一個人跟愛一個人有著很明確的差別喔!」「咦?「喜歡一個人哪,你會被他的情緒感染,他開心你歡喜,他哭你會跟著他難過;可是愛不一樣喔!它比喜歡還要更進一層,你會想為他做什麼、會為他爭風吃醋,你會想無時無刻的陪在他身邊喔!不知道誰那麼有服氣被你喜歡著呢是不是?

綻開那燦爛的笑容,如同向日葵般的笑溫暖了他的心,若真是如此那就真的是愛了吧?他將黃名子擁入懷。「謝謝你。我愛你。「嗯……咦?劍城你喜歡我?「……如果你拒絕我會放棄。「開、開什麼玩笑!我好不容易聽你這樣講啊!「嗯?「傻瓜我也喜歡你!要一年見不到你我辦不到啊—」黃名子的臉將自己埋入劍城的胸膛。「是嗎……那,在一起吧?「嗯!涼爽的風,柔和的月,甜蜜的愛。

冥瓔廢話區

YA寫完兩篇我好高興##

段考後寫出了兩篇WW

果然又敗在數學……我可憐的平均啊嗚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茶茶 的頭像
茶茶

煙雨客棧,端茶以待。

茶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