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利 分隔線

我們 之間有一道隱形分隔線 你的生活在那邊

盡量不問仔細情節 怕證實你和她的傳言

跨不過這道隱形分隔線 不參與你的明天

也許是我 對你的最後一種體貼 你不用感謝

By李佳薇-分隔線

 

我們 之間有一道隱形分隔線 你的生活在那邊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這樣標準的農家生活,在幾百年與巨人的抗爭日子結束後便成為許多退役軍人的主要生活模式。利威爾便是其中之一。西元8XX年,王政便宣布調查兵團裡的一些高階主管跟主力軍人可以申請退役本以為艾倫會退伍的利威爾先行一步將申請書交了出去,沒想到他將「想要去壁外探索看看」這個艾倫放在心中多年的願望忘的一乾二淨了。但是申請書都交出去了還有什麼辦法呢,想反悔也無能為力。

也正因利威爾退休的關係,本來就黏……咳!本來就跟在利威爾身邊的艾倫在友人跟團長的支持下順理成章的成為新任兵長。帶領的能力再加上三笠的輔佐,使他在第一次壁外拓墾(註1)後成為眾多少女景仰的對象。這些消息東傳希傳中總還是傳到了利威爾的耳裡,感到有些感慨,他發現那個剛進來總是兵長長兵長短、在他身邊打轉的小鬼如今已經離他好遠好遠了,如今兩人的生活幾乎已經互不相干,本來交錯的命運已經漸漸變回了當初的平行般,很痛苦,痛苦到將心頭被壓得死死的,無法喘息。就連那一封封來自艾倫的信件,內容字裡行間的想念與愛意,似乎,也有了那麼一點不真實。

艾倫鮮少到利威爾的居所,每當利威爾腦海中的那張臉已經快要消散的時候,他總是又出現在他的面前,卻總是在完事後又連夜趕回去。從沉睡中起來的利威爾,摸了摸身邊早已餘溫無存的位置,內心源源不斷的空虛感充斥在空氣中,彷彿那是因為太想念對方所以才發生的甜美夢境。但基於腰枝的痠痛跟腦海裡又鮮明起來的臉孔,利威爾不得不認輕這就是現實,兩人只是床伴的事實。

—虛妄的現實,縱使沒有該有的溫度,卻還是真實。

(註1)與巨人幾百年的抗爭結束後,調查軍團的任務就轉為去更遠的地方開拓更多未知的事物與是否還有巨人的蹤跡,藉此,本來原名為「壁外調」更改為「壁外拓墾」

盡量不問仔細情節 怕證實你和她的傳言

除了壁外拓墾外從不間斷的信件,利威爾回的是愈來愈敷衍了,除了因為他真的想不出有什麼好講的以外,還有一件讓他在意到差點從懸崖上「走」下去的事,那就是—

艾倫跟三笠的曖昧關係。

鄰家市集都在傳,連那個退伍跟自己一起退也就算了,還住他家隔壁、三不五時來他家串門子的韓吉也繞在他身邊講個不停。「嘖!再講就削了你。」拿著一把精緻的銀劍對著韓吉,她才識相地閉了嘴。「他是我的他是我的他是我的!」不斷想著這句話的利威爾最近煩躁不堪,目前是只要誰惹他更不爽就非常可能拿劍直接往後頸削過去的情況。某天夜裡,利威爾輾轉難眠,走了出去朝向離家不遠的湖泊旁,望向一顆顆閃耀的鑽石跟又大又圓的嬋娟。

微微的風輕拂著,那雙本來就深邃的眸頓時黯然了下來。「他們互相喜歡,很正常啊,青梅竹馬這樣也理所當然,幹嘛讓自己這樣氣地牙癢癢呢?而且這樣纏著人家或許我才是那個真正的第三者也說不定吧。該放下了,該……離開了。我們真的太遠了。」

淚水,落在湖面上成了陣陣漣漪。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用湖水將淚痕擦是,現在的利威爾內心只有平靜,無止境、深沉的平靜。

—毅然決然地打算離開,心卻還在你身上。

跨不過這道隱形分隔線 不參與你的明天

一封封未拆解的信件都被放在抽屜裡面,那夜以後他冷靜了下,從遠方捎來的信他瞥了一眼便放進抽屜裡。一封、兩封、三封……每當艾倫.耶格爾的名字出現在他眼前,心,還是會一次次的抽痛;腦海裡,還是會想起一幕幕與他一起沉溺在快感的畫面;耳邊,還是會出現艾倫與三笠不知真假的傳言。

利威爾望向窗外灰濛的天邊,嘆了口氣:「如果,那女人為你敞開大腿,你會,為了我而矜持嗎?我想,應該不會吧?我們哪,結束了。」關上窗,將目光轉回書桌前,他拿起紙筆寫了兩封信,之後將其各放入一個信封,再放在桌上。緊接著他只拿走了一些必需品,便往房子後方的山林走去。

(三個月後)

沒有利威爾的回信,艾倫一直都很擔心,於是他好不容易得到了團長的准假後就馬上快馬加鞭到愛人的住家去。到達目的地後,等待他的卻是一間已經閒置一段時間的空房。打開的門,桌子、椅子以及每一個其他的家具都積累了一層灰塵。

走入利威爾的寢室,空氣因許久未通風而顯得沉重而潮濕,艾倫瞥見放在桌上的一封信,看著上面的灰塵,內心的不安油然而生。還沒看信封上面的字就將裡面的信紙拿了出來,看完了內容,艾倫心中一涼,他馬上奪門而出,朝向樹林狂奔而去。「艾倫,當你看到這封信,我已經離開很久了……應該吧。你不用來找我,我會過得很好,艾倫哪,我們已經不適合,分手吧。要過得好、過得幸福啊。」腦內全是紙裡的內容,艾倫在小徑上狂奔,身上有不少地方被刮出傷痕,就連他那張俊俏、已經脫離稚氣的臉也被刮出血來。

「沒有你的未來我哪能想像,是我太任性,兵長、兵長你不能有事啊—」那雙炯炯有神的眼流出了淚水,口上叫著還改不了的名字。

—誤會,總讓愛情支離破碎

也許是我 對你的最後一種體貼 你不用感謝

被蒙上了灰暗的紗,如同利威爾離開的那一天。不同的是天空開始哭泣,淚水打在樹梢和葉片上。咆哮聲四起,令人震懾的力量卻不讓艾倫震撼。似乎是不甘心般,咆哮聲一次比一次大聲。「轟—」一道劃破灰暗的火光由上而下一劈,不久,眼前便是一片熊熊火海。望著以及快速度蔓延的火舌,再想想非常有可能已經身陷火海的利威爾,艾倫正想往前跨一步,卻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傳到森林外面去。

望著越燒越大片的森林,此時的雨水根本沒有滅火的功用,現在的作用大概只有幫助火勢越來越大而已吧。而他想衝進去救人卻又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彈回。「天哪,這是什麼奇怪的狀況?該不會真的有魔法吧!?」艾倫好著急好著急……火熄滅的時候已經夜晚,月亮照明著眼前的廢墟,樹已經全數被火舌吞噬,艾倫再度想衝進森林,而那股力量也不知何時消散。焦黑的樹根遍布,艾倫已經有看間焦黑屍體的心理準備,而走到最後,他看見一個躺在那裡的男人。

他跑了過去,抱起,看著懷中人兒閉緊緊的眼皮,艾倫戰戰兢兢地探他的氣息,沒有空氣沒有規律的擾動,身子微微透著冰涼,艾倫放聲大哭,若不是、若不是他的夢想,不可能失去一個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若不是因為他請三笠當輔佐人,就不會有這些不三不四的傳言到處紛飛。

他後悔極了,為什麼他不能猜到利威爾可能累了、可能以為自己想跟他在一起過著和平的生活?為什麼他不能早些想到呢?可惜,一切都太晚。抱著她冰冷的軀體回到他的居所,韓吉望著同事的屍體拍了拍艾倫的肩膀:「小艾倫啊,他啊,一直很害怕會離開他,這幾天來,他一直很煩躁,我為了保命也一直不敢靠近他。」「……韓吉分隊長,我是不是,又讓兵長失望了呢?」聽見沒有改變的職位,韓吉莞爾一笑:「你啊,也不想想現任分隊長是誰,現任兵長又是誰的……如果說失望的話,應該是失望你陪他的時間太短吧?可惜人都……唉—」難得嘆了口氣,他跟艾倫合力挖了一個洞後將利威爾葬了進去。

「喔對了,利威爾桌上有另外一封給我的信我拿起來看了,可是啊,與其說是要給我的,我還是覺得這是給小艾倫的呢!」韓吉苦笑,將信紙轉交給他,內容又讓他哭了出來,他在韓吉的家裡冷靜了一下後就上馬跟韓吉道了聲再見,回到他應該回的地方。

(一年後)

今天,是利威爾的忌日,艾倫回到利威爾的故居。將那封信拿了出來,風起,艾倫那略為粗糙的手將它放開,信紙飛了出去,與風開始了旅行。

—永遠的離開,不是體貼,而是帶給對方一輩子的傷痕,一碰,就痛得令人窒息。

冥櫻廢話區

呼~打完一篇艾利了~爆字數了呢(茶##

2600多個字,我又朝向3000邁進了呢W

最後來宣傳一下(乾#

進巨相關FB社團: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65251150337527/

進巨相關FB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Eren.Levi.love.forever

然後冥瓔的瓔要改成櫻花的櫻了唷~

敬請期待下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煙雨客棧,端茶以待。

茶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