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不到的顏色 是否叫彩虹 看不到的擁抱 是否叫做微風 一個人 想著一個人 是否就叫寂寞

命運偷走如果 只留下結果 時間偷走初衷 只留下了苦衷 你來過 然後你走後 只留下星空

那一年我們望著星空 有那麼多的 燦爛的夢 以為快樂會永久 像不變星空 陪著我

-五月天星空

摸不到的顏色 是否叫彩虹 看不到的擁抱 是否叫做微風 一個人 想著一個人 是否就叫寂寞

「橋樑橫跨天際,旅行者仍繼續踏著輕盈的腳步,獨自一人,你就站在那邊,眼裡流露出微微的悲傷。『彩虹有霓作伴,微風也成雙成對吧?那我呢……屬於我那靈魂拼圖的另外一半呢……不是京介,那會是誰……』成雙成對的美景,看著的,卻是一個寂寞的人啊……多麼地諷刺呢!我只能這樣遠遠的觀望著你……看著你難過……我真的不能取代他嗎……」⋯⋯

鈴鈴鈴—鬧鐘響起,你清醒了過來,剛睜開那雙藍綠色的眸,不見清澈,反而是無盡的悲傷與深沉。思緒正亂,你胡亂的穿好了雷門國中的制服,背起書包走到樓下,與母親道聲早安後吃起了她做的早餐。吃完後,你打開了大門,走向雷門中學,平時輕快的腳步變得有些沉重。走到自己的位置後坐下,那雙眼始終望著鬱鬱寡歡的……友人。

練習足球的時候也是心不在焉,無語的看著友人與劍城那少得可憐的互動跟冷到可以的關係後,你的內心深處竟有著一絲高興與不甘,你高興在兩人逐漸崩毀的關係,不甘於他來到你身邊的機率微乎其微。訓練休息時間,你獨自想著神童與劍城兩人最後如果真的沒有結果,那他是會眷戀呢,還是離開呢?一想到前者,皺了眉的你,並沒有發現這樣的舉動已經被你所在乎的人發現……

命運偷走如果 只留下結果 時間偷走初衷 只留下了苦衷 你來過 然後你走後 只留下星空

「霧野,你還好嗎?」他走了過來,你似乎被嚇了一跳,望著對方的雙眼,那樣的深沉,你卻感覺到一絲危險的氣息。「呃……嗯。我沒事,看來練習快結束了,我還是先走好了。」你趕緊找出一個理由脫身,對方在你要走掉的時候拍了你的肩膀,在你的耳邊輕聲:「今天晚上,你可以來我家嗎?」心底倏地一股涼意聲起,明明腦袋還在答應與拒絕間被拉扯,你的嘴卻不假思索地答應。望著你走去的身影,他望向那片湛藍的蒼穹,喃喃地說:「霧野,真是對不起……」

夜晚,很快的降臨,你身子微微顫抖地坐在床上,看著那個把你邀約進來的人。緊接著,趁你還來不及反應的空隙,他將你推倒在床,硬是將束縛解開的他,只剩下情慾的雙眼讓你震懾,他盡情的舔拭你白皙的頸子,挑逗著胸前的蓓蕾,絲毫不管你的抗議,手一路不安分地往下,握住了你那早已微微抬頭的分身上下套弄著。陣陣的呻吟從你的嘴裡溢出,過沒多久你便將那精華釋放出來。

身上的人輕笑了一聲,他抹去一些液體往你的後穴攻去,還來不及適應,對方便換上他那已腫脹的偌大攻了進去,引起了你高分貝的叫喊,那種被撐開的感覺可不好受,不知何時漸漸的被交合處所傳來的快感替代。痛苦的呻吟也被甜膩的嬌吟所代替。又一個高分貝的叫喊,忘情地,那白色的液體濺濕了你們兩個的腹部,緊接著,你便沉沉的在她的懷中睡去,嘴上,出現的是一抹幸福的微笑。

簡單的清洗,他望向窗邊,苦笑著,命運的捉弄、時間的無情,他又忘了望躺在床上沉睡的你,感嘆你明明有走入過自己的生命,卻又因為心中擺盪不定的心意而失去你,留下那一片空白,還找錯填補的拼圖,他溫柔地將你抱起,送回自己家,流下了一封信便離去。

那一年我們望著星空 有那麼多的 燦爛的夢 以為快樂會永久 像不變星空 陪著我

用來麻痺神經的快樂總不持久。這是你帶上冷漠面具的最大支柱,但是那晚明明那麼真實,不是嗎?看著他留給你的信,眉頭微微皺了一下卻又露出了像是釋懷,卻又更像是幸福的笑容一通電話打過去,嘴裡說的是三個字:「我愛你。」

冥櫻廢話區

第一篇賀文出產~第二篇敬請期待Ow<

我現在神愉悅阿根本wwww(此人已瘋勿理#

敬請期待下篇賀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煙雨客棧,端茶以待。

茶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幽希
  • 為什麼每個人都能寫的比我好qwq
  • 請不要妄自菲薄~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長處呀!

    茶茶 於 2015/03/22 14:0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