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皎潔,微風徐徐,天空尚未全然降下黑幕卻已經能看見幾顆較閃耀的星。少年那長長的白髮在風中受光的照射而閃耀。十二月二十七日……也就是今天,是這個少年的生日,過了今天,他便是七十二歲。忽然,一顆耀眼的流星劃過黑暗的天際,他微起那薄薄的唇呢喃:「……如果可以……讓我跟他見面吧……」那抹黑色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他身邊很久了,一去就是好多年……邁出步伐,他那纖瘦的身體往回地底的反方向前進。「Move!」咒語一下,他的身影瞬間消失,而消失的他只是任由意識帶他前往他想去的地方,沒有掙扎、沒有猶豫,反而無庸置疑—

-*-*-*-*-*-*-*-*

愛修諾神殿

剛洗好澡的黑髮少年用魔法將頭髮上多餘的水分蒸發,靜靜的望著天上那美麗的嬋娟,那雙眸的深沉令人摸不透底。「今天……是你的生日呢。我很想幫你慶祝,但……你會想見我嗎?」沉思著,在去或不去兩個念頭間躑躅,突然,他感受到魔法的氣息,很熟悉的氣息。

是你嗎……帶著這個幾乎不可能的念頭使用瞬間挪移,只要有一絲希望,他便不想放棄。「如果這次真的是你,我會緊緊抱著你,讓你不再離開我。」站在愛修諾神殿的門口,他看見一個白色的身影朝這裡慢慢的走過來,走到面前,他喃喃:「安加西奈……」喉嚨乾澀地幾乎發不出聲音來,澄澈的藍眸佈滿霧氣,卻倔強的不讓淚水滴落。「神闇?怎麼?想本大爺了不成?」不是的……本來不是想說這句話的,所謂的口是心非。而聽到這句話的神闇當然對這句話產生激烈反彈。

「誰、誰想你啊!快一百年沒見了還是一樣自戀,哼!」「喔?不想本大爺的話為什麼你會走來這裡?」「……」無言以對,但是望著對方那種得意到欠扁的笑容,神闇還是不願服輸:「那你為什麼會站在門口?看你這身服裝應該是洗完澡了吧?」「……還不是因為察覺到你這個笨蛋的氣息。」「喂!你罵誰笨蛋啊!」狠狠的瞪了對方一眼,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吵了起來,結局當然還是安加西奈獲勝,而神闇只是生氣的撇過了頭,轉身,他正準備離去,卻不料纖腰被對方溫暖有力的大手箝制。「不進來坐坐?有甜點喔。」嘴裡呼出來的熱氣讓懷中的人兒微微顫了一下。「……就看在甜點的份進去坐坐好了。」仍就是敗在自己最愛的甜點。

「真不可愛。」望著對方先行進入的背影,安加西奈那張俊臉露出電死人不償命的笑容後也跟著走了進去,此時黑幕,已經完全蓋上。現在的時間大約是晚上七點,祭司跟侍女們已經按照安加西奈所訂製出來的時間表休息去了,從廚房裡拿出一個精緻的蛋糕,那是安加西奈做出來的蛋糕,這種事還是難不倒他就是了。「給。」神闇興致勃勃的切了一塊來吃,讚不絕口:「好好吃的蛋糕喔!安加西奈你那買的啊!」看到蛋糕就會忘記爭吵,這人真好騙。抱持著這種想法的安加西奈跟他說:「喔?很好吃嗎?看來真的什麼都難不倒本大爺啊!哈哈!」聽到這番話的神闇被蛋糕嗆到。

「咳、咳咳……你、你說這蛋糕是你做的?」以詫異的眼神看著安加西奈,而後者理所當然地再度肯定他的問題。「安加西奈。」「嗯?」「以後可以再做給我吃嗎?」「什麼啊!不過……也不是不行。」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壞壞的笑,神闇心裡一驚,正想逃走卻被逮個正著。「嗯?想跑去哪啊?」右手不快不慢的握住了神闇的手。「今晚……就別回去了。」「什……唔—」正想找藉口脫身的他被吻住了唇,安加西奈的手不安份的在他的腰部游移。「父親?您在做什麼?」稚嫩的聲音響起,兩人頓時僵化。往聲音的來源瞧過去,開口的人是個有張跟安加西奈長的很像的面容,那雙黑眼眨了眨,似乎不明白兩人在做什麼似的。艾洛德.席德烈斯,安加西奈的兒子。

「艾洛德?你現在不是應該在看書嗎?」「唔……我看完了所以想跟父親您……」『回去房間,不然明天有你受的。』充滿威脅性的精神波傳了過去,艾洛德愣了一下:「父親我看我還是先回房了,父親還有……姊姊晚安。」艾洛德轉身走進自己的房間,而待在原地的神闇的臉色沉了下來,安加西奈則是在旁邊偷笑。「欸!有什麼好笑的!別笑了!」「好啦!知道了,那……不笑了我們就繼續了?不過在這裡我怕我那個笨蛋兒子又來壞事。Move!」

一下瞬間挪移到一間客房,那房間擺設乾淨整潔、沒有多少灰塵,大概是有專人固定清潔,不愧是個擁有高度潔癖的人,就連空房都不放過。「喂……!你也太自動化了吧你!我又沒說我要……」「不要再離開。」硬生生的被這一句話打斷,神闇愣了愣。「我的意思是說,我怕你在那種地底太無聊會太想我,所以不要走。」「你放心,都過一百多年了,剩下的幾年算什麼!」椎心之痛。

「一百多年的思念,我想說的不是這些……」兩人的想法不謀而合,卻又無法說出口。「我想你、我愛你。」這兩句話對太過倔強的兩個人都是被認定為說出來會傷面子的話。將對方壓制在床,柔長的銀髮散布在枕上、枕邊,看著對方微紅的臉,安加西奈輕笑,因為,真正想傳達的東西他已明白。緊接著是一個讓兩人難分難捨的吻,本來的蜻蜓點水變得像是如浪潮般洶湧,本來的被動也漸漸主動得回吻,嘖嘖水聲令人感到羞赧。

退去兩人身上的束縛,神闇那白皙誘人的皮膚已經微微透著粉紅,敏感的身軀不論是誰都想將他占為己有。繼續吻著那已微微腫起的唇,細碎的吻落到了頸子、鎖骨、到胸前的紅莓,不時的,落下了曖昧的紅。當然手也沒有閒著,一手輕搓著另一個紅莓,另一手不安份的往下輕撫那已微微抬頭的分身。「啊……」舒服的呻吟從嘴裡發出,上下齊來的快感讓自尊與理智崩毀。「阿……嗯……不、不行……我、我要……唔呃—」白色的精華全洩在安加西奈的手裡,望著手上的液體,他拿起一張衛生紙將大部分擦拭掉,而手指上的他卻沒有將其抹掉,他反而轉向,進攻後穴。「唔……嗯!痛……」那修長的手指伸入,馬上惹起神闇的不適感,他微微蹙起眉,後穴將在安加西奈的手指咬得緊緊的。

「等等就不會痛了。」另外一隻空著的手再度撫上那因痛而軟下的分身,使其再度挺立起來。而那抹著液體的手則是一指、兩指……漸漸的增加數量,直到放入了三指他便不再增加,反而抽送了起來。不適感轉換成快感,神闇扭動著腰枝尋求著更多感覺,此時安加西奈卻將手指抽了出來。「唔……?」那雙佈滿水霧的眼望著安加西奈,而那張充滿誘惑力的臉也告訴了對方他的要求。於是他將那已經腫脹到有些難過的偌大緩緩挺進神闇的後穴。「唔……」尺寸的差異讓不適感再度回來,神闇緊咬下唇想要放鬆。

「……都流血了還咬?」安加西奈彈了對方的額頭。「哼……」神闇撇過頭,卻又被轉回來。「幹嘛?不敢直視我啊?」「我……唔—」再度被吻,這次也是難分難捨的一次,因氧氣不足而畫下句點。緊接著,神闇還來不及反應,安加西奈便快速挺了進去。「呃阿……」緩緩的抽送了起來,速度愈來愈快,神闇的腰枝迎合著對方的動作,想要更多的感覺。無預警的,神闇發出高分貝的嬌嗔,兩人同時達到高潮。

「……神闇!喂!神闇!!連澡都沒沖就給我睡了啊……呿!今晚放過你。」安加西奈從浴室拿出一條用溫熱水浸濕的毛巾,將神闇的身體擦過了兩遍後便去沐浴,而出來的時候他又抱著神闇使用瞬間挪移回到了房間。望著對方的睡顏,安加西奈輕撫他那銀白的長髮。

「神闇,生日快樂。我想你,也愛你,不要再離開。」躺在旁邊,說出這句話的他有些彆扭,只因為他知道神闇只是裝睡。

(隔天)

「唔……安加西奈已經起床了啊?呃……!我的腰!那個渾蛋!」「你罵誰渾蛋啊?」低沉好聽的嗓音響起,神闇愣了一下:「你啊!昨天那麼操……」「可是你很享受的樣子。」「……不過……謝謝你的祝福,然後我可以不離開。」「原來你有聽到?」「你不是知道我裝睡?」「是沒錯。」「……」「既然你承認了……那就要好好懲、罰一下阿,是不是呢?神闇?」看著對方那抹惡魔的笑,神闇有種不祥的預感。「不要啊!啊……」早晨,還很漫長。

「唔……父親跟那個姊姊到底在做什麼阿……」艾洛德不解地蹙起好看的眉,聽著從裡面發出來的曖昧呻吟。

冥櫻廢話區

噢噢噢噢噢!!!第一篇風動鳴同人文出來了欸!!!(孩子冷靜#

沒想到我的第一次嘗試就獻給安闇了~(眾:冷靜

我以為我會獻給緹菲或菲緹說=3=

而且還是第一次破三千#(遠望

安:給你寫是福氣,你該笑了好不好!而且還包含兩項的第一次咧!

作:是是是~安加西奈大少爺,那這次這種梗可以嗎?

安:……以你這種白癡的資質不錯了。如果可以讓我多操這傢伙幾遍。

闇:什、什麼!作者我不要阿—(哀怨

作:……我還能說什麼,我不想被天之破轟死

闇:放心你的命很硬。

作:……(無言瞪) 安:(一旁偷笑#

敬請期待下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煙雨客棧,端茶以待。

茶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