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材自: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PT0uySjrfE

天馬貴族、十六歲、結婚之前設定。

1.

「活了下來,脫軌的開始。」

鏗鏘—劍相抵發出了響亮的聲音,在廣闊無人的雲上,一個藍髮、擁有比其他天使還純白的羽翼的少年,與一位少女對抗著。那少女有著醒目的天藍色長髮、紫色的雙眼,沉魚落雁的她,背後的那對黑色翅膀卻露出了非人的破綻和自己的身分。倏地,天使的劍被彈飛至遠處,惡魔露出了輕蔑的笑容,一彈指,身邊多了許多的小惡魔。一人一腳,天使被打得遍體鱗傷、皮開肉綻。「去死吧—」悅耳的聲音所說的卻是冷血的話語,一腳往天使的腹部踹下去,他穿透過厚雲層,墜落到人間。

.

「那如同天使的人類是誰?好溫暖的光芒—」

「那天使怎麼了呢?為什麼……受了這麼嚴重的傷?」

在某個陰暗的巷內,天使的胸口起伏愈來愈微小,在恍惚之間,他看見一位棕髮的少年往自己走來,天藍色的雙眼眨了眨,微微稚氣的聲音從口中傳出:「嗯……?受傷的天使!?天使先生!你沒事吧—」愣了一下後他才反應過來,跑過去的同時,天使也閉上了雙眼。

緩緩地,天使睜開雙眼,印入眼簾的是當時在自己面前出現的最後一個人。「啊……!天使先生你醒了嗎?需要我去幫你倒杯水嗎?」「啊,不用,不過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嗯?啊!你昏倒啦~而且傷還很重的樣子……可是我已經幫你擦過藥了,應該不要緊。」看著對方一邊回想一邊闡述時的豐富表情,天使不禁失笑。「唔?喂!!你笑什麼啊……!喔對!還沒問你叫什麼名字呢!」「哈哈—沒什麼……我?我叫劍城京介。那你……?」「我是松風天馬,劍城天使先生請多多指教!」「……不用加天使啦,直接叫我劍城就好了」「好的!劍城!」天馬天真的笑容深深烙印在劍城的心中,劍城露出了前所未有、輕鬆的笑容。

他們瞞著天馬的親友在一起,感情也一天天的加深,互相喜歡的心情是會傳遞的,兩人互有的默契如同認識多年的朋友,雙方都不說,卻什麼都知道。然而,好景不常。

.

「與這世界產生對比的單純,好想……占有你。」

「你那琥珀色的眸是無比的深沉,配著高雅的氣質,多麼的不可攀哪……但你卻讓我深深陷入。」

(松風大宅大廳)

「天馬啊!天馬!」「是!母親,有什麼事嗎?」從華麗的旋轉樓梯走下來,天馬看見母親身旁有一個美麗的少女。「天馬啊。你今年也已經十六歲了,該是結婚的年齡了,這位著你的青梅竹馬,下禮拜你就跟她去選婚紗和西裝吧。」「咦?可是我……」有喜歡的人了。這句話卡在喉嚨裡遲遲出不來。「可是什麼?難不成你有什麼喜歡的人嗎?」「……不是的母親。」「那就好。那,行程就這樣訂了。」「是的。母親。」一男一女望著天馬的母親走進位在一樓的房裡,少女怯怯的望了天馬一眼,便上樓到剛剛被安排住進的房裡。天馬在少女進去沒多久後也上了樓。

「一個是天使一個是人類啊……這層關係就夠有隔閡的了,性別根本不值一提。何況劍城傷好了就要回去了吧……」嘆了口氣,開了房門,躺在床上看書的劍城馬上坐了起來。「天馬?你回來啦。」「嗯……劍城。我有事想跟你說。」「嗯?什麼事?」「……我們分手好不好?」「什麼?為什麼!?」「你是天使我是人,這是懸殊的地位關係,這也是禁忌不是嗎?聖經上所記載的……禁忌之戀……何況我有心上人了。」天馬別過頭,不想看見對方失望的眼神。「……如果我是人,你就會愛上我嗎?」「……或許吧。」「……」劍城走向半開的窗戶,將其全部打開後跳了下去,天馬不為所動,因為,他是天使。忽然,眼前一黑,天馬昏了過去,隱隱約約,他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從他的大腦之中抽離—

.

「默守著已經斑駁的誓言,看在無怨無悔付出的份上,讓我就這麼……任性一次吧—」

一個禮拜並不是什麼漫長的時間,天馬陪著未婚妻去挑選婚紗跟結婚用的西裝,相處正開心的小倆口根本沒有發現後方的藍色身影,天馬似乎感覺到了不對勁,回頭一看,只有一跟白色的羽毛飄落。

外表潔白、聖潔的教堂,裡面只有一個擁有羽翼的少年站著。他站在聖壇前,手往表面一劃,一本老舊的書本出現在他的眼前,古老的文字所傳達的話語是「天使聖約」,作者是。修長的手指翻開泛黃的書頁,書上的文字如同有魔力般,吸引了劍城的注意力。「……天使是聖結的象徵,人類以我們為天神的使者。也正是這個理由,所以我們不與人類見面,就算見面了,離開之前也要把記憶消除。我們必須永遠記得在父那裡所發的誓言,他都會記得,我們的誓言是什麼。父是愛我們的,如同愛那些人類一樣,但是我們跟那些人類不一樣,我們是副的使者,所以我們也絕對不能愛上那些人類。這也是身為天使,除了與惡魔訂下契約以外,唯一不能觸犯的禁忌……」「禁忌……嗎?啊啊……可惜我觸犯了這個禁忌……與惡魔訂下契約嗎……?或許,能試試看吧—」將天使聖約再度用魔法隱藏起來,他轉身離開這個教堂。

外邊的天空已蓋上了黑色的布幕,劍城走到當時他墜落於凡間時的地方。試著,呼喚著那個名字。「伊莎貝塔娜,我……要訂契約。」「喔?契約?堂堂的一個天使也要訂立契約?」前一陣子的水色髮少女出現在劍城的眼前,表情是輕蔑的,如紫晶般的眸卻是訝異。「……不行嗎?」「唔?喔—呵呵!我又沒有說不行,為了那個少年,對吧?」「……為什麼你會知道?」「這可是惡魔的秘密,你無權知道。」「……契約條件?」「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囉~把你的天使職位移除。」「什麼!?」「不要?那算了。」看著伊莎貝塔娜欲轉身走人,劍城出聲阻止了她。「好。我移除。」「這才像話。需要給你劍嗎?」「不用。我自己有。」「那請。」劍城的手一攤開,白光化為一把劍,深吸了一口氣,那把劍朝向身體與翅膀的連接處斬去,鮮血沾染了劍,*純白的羽翼化為虛無。「你做的很好嘛……恭喜你,契約成立。」美艷的笑容在伊莎貝塔娜那白皙的臉上綻開,她的身體漸漸透明,一陣風吹來,她,隨風而逝。

如同那化為虛無的聖潔。

*這個文章裡面,羽翼就代表天使的職位。而羽翼越漂亮,代表力量越強。如果將羽翼割掉,那麼天使的職位也會被自動移除。

.

「啊啊……墮落的天使,尋找著的是墮落的愛情。」

噹—噹—教堂的鐘聲響起,今天是天馬結婚的大好日子,他與未婚妻的親朋好友都來共襄盛舉,導致場面非常的熱鬧。由於女主角還沒有裝扮好的關係,已經穿上帥氣西裝的天馬走到教頭後方的那一座靜謐湖泊,傳說那裡是天使受封的地方,因此被稱為聖地。走到那裏去的天馬看到了一個俊俏的少年正用他的手指撥弄著湖面,而少年也感覺到了天馬的來到而抬起了頭,四眼相對的瞬間,一股熟悉感油然而生,卻一直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此時的天馬只知道自己已經愛上了眼前的少年。

「呃……我是松風天馬,請問你是……?」「劍城京介。我叫劍城京介。」有一段時間,他們陷入沉默,此時劍城起身,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那,我先走了。」「啊!等等!!」「嗯?」「帶我……一起走好嗎?」明知問這種問題很蠢很呆,可是他還是脫口而出。「好啊。」劍城伸出手,天馬也順勢的將手伸了過去。

(會場)

「松風太太,你兒子怎麼那麼慢?」「呃……哈哈……他……」松風母親乾笑了兩聲本想解釋,少女父親所派去找人的手下已經跑了回來。「報告老爺!我們找不到人!」「什麼?找不到?松風太太?」「呃!?我、我……」「你居然讓我女兒蒙羞!」「這、璐恩先生我能解釋的!」「哼!」「……父親,就別再吵了吧。松風他會這麼做一定有原因的……」「能有什麼原因!逃婚就是逃婚!」「父親!我、我根本不喜歡松風啊!」「……!?女兒你說什麼?」「我、說、我、不、喜、歡、松、風!」「為什麼!?」「因、因為我已經有心上人了嘛!」「啊?是喔!怎麼不早說?好吧。松風太太,這件事就算了,女兒啊,快去換衣服吧。」「是。父親。」

「哈……啊……」喘息自某一間新建的小木屋內傳了出來。被丟在一旁的凌亂衣裳旁邊,正是兩個男人交纏的身體,兩人粗喘著,伴著一次又一次的高潮,兩人互相索求著彼此,縱然如此,內心深處還是咆哮著:「不夠、不夠,還不夠!」直到兩人都筋疲力盡、動彈不得,這一連串如同暴風雨的激情才降下布幕。此時已經夜幕低垂,劍城已經沉沉睡去,而天馬只是拿著隨興清理了一下後便穿上衣服開了門出去。「啊啊……母親……璐恩先生、璐恩小姐還有來共襄盛舉的大家……真是對不起,我……背叛了一切。」苦笑著,明月的皎潔卻和天馬內心複雜的色彩成為對比。

.

「解鈴還須繫鈴人,錯誤,有可能需要以生命來償還—」

雪白的天使服穿戴在身上,那少年將自己的翅膀隱藏了起來,與那服裝一樣白的頭髮配上紅寶石般的眼睛,精緻的五官引起了街上女孩的關注。「煩死了。」說出這句話的少年一彈指,身影消失不見,就好像剛剛他,根本沒有出現……

「天馬,這個給你。」劍城拿起一條六芒星的項鍊替天馬帶上。「哇~好漂亮喔!這是哪來的?」「這……這是我母親給我的,我離開家之前她叫我給在心目中最重要的人。上面還刻了字喔!」「咦?」仔細一看,上面刻著:「獻給我最愛的你。」「喜歡嗎?」「嗯!很喜歡!」「是嗎?那真是太好了。我先出去走走喔。」「嗯!」劍城才剛走去沒多久,一個不速之客隨即來到……

喀拉—門打開的聲音引起了天馬的注意。「咦?劍城你不是才剛出去?怎麼又……你、你是誰?!」面呈驚慌之色的天馬看著眼前的少年拿著一把槍對著自己。「你就是……松風天馬?」「是……」「……」看著劍城剛為天馬帶上的項鍊,少年非常生氣。「那個是……定情聖物……劍城要送給我的……!」碰—子彈射了出去,天馬隨即倒了下去,最後一眼他看到的是那精緻的臉龐上勾起一抹冷冷的笑意。

碰—才剛被關上的門被重重的開啟,印入眼簾的是觸目驚心的腥紅跟倒在血泊中的那人。「天馬—」劍城緊緊抱著漸漸冰冷的軀殼,淚水爬滿了臉龐。

——「嗯……?受傷的天使!?天使先生!你沒事吧—」

——「你是天使我是人,這是懸殊的地位關係,這也是禁忌不是嗎?聖經上所記載的……禁忌之戀……何況我有心上人了。」「……如果我是人,你就會愛上我嗎?」「……或許吧。」

——「那,我先走了。」「啊!等等!!」「嗯?」「帶我……一起走好嗎?」

一個個片段在劍城的腦內放映著。「啊啊……是我啊……是我害你變成這副德性的,這些……是被愛情沖昏頭的我、是被罪惡染上的我、是失去理智的我……所做出來的啊……你不必背叛的……不必背叛愛你的人……自以為愛我的你,其實是最不愛你、最不珍惜你、傷害你最深的人啊……天馬……對不起,這一切、這個錯誤的契約,讓我,用我的靈魂來支付吧—」

.

「我的錯誤,必須由我來承擔……」

一道光從門口照射進來,天馬身上的傷口漸漸地癒合,而劍城背後出現了一對翅膀,一對黑色的翅膀。天馬漸漸睜開了眼睛,潔白的聖光打在劍城的身上,那天使的光輝讓封印的記憶甦醒。「天……使?」「天馬,再仔細看看,那條墜鍊上的字吧……」匡瑯—如同玻璃破碎的聲音響起,劍城的形體化為一粒粒小顆的光球飛上天空,天馬輕輕抓起飄在空中的黑色羽毛,並看了項鍊上的第二行字,一股風聲傳來,他的淚水不斷從眼眶溢出。

我永遠愛你,也會永遠在你的身邊。

冥櫻廢話區

四千字、四千字、四千字、四千字……喔喔喔喔喔四千字啊啊啊啊啊—(孩子冷靜#

前一陣子破了三千,這次破四千喔喔喔喔喔—我好興奮啊!我好興奮啊!(不###

今年年底應該會出現我的第一純自創連載唷~也要請各位多多支持呢!

敬請期待下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煙雨客棧,端茶以待。

茶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