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天 永恆的愛

可能會有點獵奇OHO(?
可能會有點恐怖OWO(X
可能會偏向虐屍OMO(被毆
可能會有神經病OUO(天哪這人花轟了(?
可能會是極短篇OAO(#

總之五可能請接受,不適者請跳過,適者也請慎入,發生什麼事情作者一概不負責(X),如果點文者不喜歡我可以再重打一篇比較正常的(你本來就可以打比較正常的,為何不一開始就打正常點?(打完才設標語嘛#

正文下收↓

夜幕低垂之時,在這萬籟俱寂之時,一間老舊的屋子裡面,傳出了聲響。「天馬啊……你會原諒我吧?這也是……為了我們的『永恆的愛』著想啊。」一名藍色少年拿著一把鋒利的刀,嘴角勾起了不懷好意的笑容,這更使得天馬從心底激起一股惡寒。

「京、京介你要做什麼?」天馬節節後退著,望著自從一個月前因車禍,腦部受到劇烈撞擊後,精神狀態變得微微不正常的劍城京介。「做什麼?當然是建立我們永恆的愛啊!呵呵呵……」天馬抵到了牆,腳一軟而跌坐了下來。他驚恐的望著手中那一把隨時會奪去他性命的匕首。

「吶、天馬,原諒我吧?」手朝向心臟一刺,天馬連慘叫都來不及便氣絕身亡。劍城望著對方漸漸失溫的身體,輕柔的抱起了他,脫下兩人的衣服,陣陣嬌喘聲從房屋內傳出。甜蜜的外皮下包覆著令人不敢置信的事實。掛在天邊的明月宛如被天馬的血液所暈染,呈現了血腥的光輝。這種不謀而合的巧然,不經令人感到詭譎,也讓人不寒而慄。

隔天,老舊的屋子外被拉起了封鎖線,居民都議論紛紛著,只因裡面兩個倒在血泊中的少年,松風天馬與—

劍城京介。



「嗚——!」天馬驚恐地從夢中醒了過來,摸了摸胸口左邊的位置,餘悸猶存。被驚動的枕邊人疑惑的問道:「天馬?怎麼了?」「我、我做了好可怕的夢……」「什麼夢?」「夢、夢到京介為了什麼『永恆的愛』的東西殺了我……」「嗯……原來是預知夢。」京介一臉正經的道。「嗯……唔咦!?什、什麼!?預知夢?!京介—不要啦—」

天馬一臉泫然欲泣的樣子讓京介破了功,失笑。「唔—京、京介,我、我是真的很害怕欸!!」「哈哈……抱歉嘛……永恆的愛啊……要我不殺了你也行,但是我要你跟我做一件事。」「什麼事……唔—」天馬的嘴被堵住,劍城的身體壓上了他。「這種事。」「啊……!唔—」

早晨,來點激烈的活動也不錯,是吧?

冥櫻廢話區

為什麼靈感大神要離我而去啊為什麼—OAQ

我還有文章跟前途要趕啊(前途?

下禮拜聖誕節,我還要用某角色的賀文嗚喔喔—(←根本沒有動筆的慾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煙雨客棧,端茶以待。

茶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