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設

 
希玥
鵝黃色長髮,天藍色雙眼。
中英混血。
個性溫文儒雅,笑起來很漂亮,身上有淡淡的薰衣草香,加上做事的態度是個很令人安心的人。
苳楠高校校花兼第一次段考全學年度榜首。
 
嵐楓
黑色長髮,紅色雙眼。
華人。
個性成熟穩重。
苳楠高校轉學生,與希玥同班。
 
故事注意:
※CP自創,中長篇,時間架空。
※故事荒謬。
※古代為愛人,今生再續前緣。
※歷史無能,陰間的地帶非專業知識請勿當真,各種BUG注意。
※兩者都有記憶。
※中長篇預定,清水文決定。
※請勿轉發,除非經本人同意後轉發請貼上原作所在網址。
※以上,雷者勿入。
細雨輕輕從天上落下,像是細細的蠶絲,一絲一絲。站在空無一人的操場,紅色的雙眼看著教學棟2年休班的教室,看著坐在窗邊認真看書的少女笑了笑。
 
「可讓我找到妳了,邵媛。」
 
觀向正在認真溫書的少女,希玥。
 
她認真的默背事件發生的年代,背到一半突然停了下來看向窗外,今天陰雨綿綿,操場上有一個撐著青藍色雨傘的人正看著自己所在的教室。
 
她愣了愣,想看清楚那人的模樣,卻因為雨傘的遮掩而看不到,但是看那隨著微風飄逸的黑色髮絲,想必是個女生吧。
 
想到這裡,少女眨了眨眼。少女是這個學校的校花,也是此學期第一次段考的全學年第一名,在外人看來已經完美的她其實有一個除了最要好的朋友——芯錦以外沒人知道的秘密。
 
斷袖之癖。
 
她眯了瞇眼,還沒確定是女的還是頭髮特別長的男的呢,而且對方還不一定跟自己一樣是同志圈,還是先靜觀其變吧。
 
似乎是命運的刻意安排一樣,靜觀其變的對象成了班上的轉學生,經老師介紹之後才發現原來對方叫做嵐楓,她安排坐在少女的旁邊。
 
「妳好,我是希玥,班上的康樂,歡迎妳轉來我們班上,以後有問題可以問我。」她噙著淡淡的笑意伸出白皙的手。
 
「好的,謝謝妳。」嵐楓的唇角勾起一個弧度,伸出手來輕輕握住對方的手,然後放開,收回。
 
希玥突然有種失落的感覺。
 
愣了愣,結束對話後她便又回頭將注意力轉到桌上的歷史課本。
 
她突然覺得那種感覺好熟悉,那個溫度是很令她眷戀的。
 
就像是從小到大常常做的那個夢,那個人緊緊抱著一樣。
 
明末時期,世道大亂,希玥扮演的是當年的達官顯貴——徐家的丫鬟,且得此家千金所愛。
 
此事與外人眼裡就是因為看順眼了所以施捨給希玥上等的待遇,但是徐家下人對這兩人的關係並非主僕這般清淺此事皆心知肚明,卻都心照不宣,不拿出來嚼舌根,只怕隔牆有耳,一狀告到當家那兒,因此受到譴責。
 
世道大亂之期,許多達官顯貴之名門皆流亡各地,其中最大的徐家雖未如此失魂落魄,地位卻也受到動搖。
 
此時當家便是徐家獨女,疼愛希玥的千金——徐略心。此時看著外面民不聊生,臉上又凝重了幾分。
 
「當家的。」一名穿著旗袍的女子走了進來,輕輕喚了眼前眉頭深鎖的徐略心。
 
耳聞有人喚名,徐略心側頭,見來人穿著與平時一般純白的旗袍,上面有粉色的絲線修成繁雜的圖案,手上戴著上好的翠玉手環。
 
旗袍是剛當上當家時饋贈於她的,旗袍的修身勾勒出女子的姣好的身材。而翠玉手環則是徐家的傳家之寶,若是給予其他女子,即表示此女子的地位不僅崇高,還是當家夫人。
 
「邵媛。」她喚了女子的名,示意她到身邊。
 
名為邵媛的女子輕輕躬身,邁步走到徐略心邊上,示意那人見此情況,勾了勾平時冷冽的唇角,大方地攬過對方纖細的腰身,不顧對方的驚呼便在唇上親了一口。
 
「叫一聲相公來聽聽?」悅耳的嗓音在邵媛輕響,意會到對方調戲的意味,邵媛登時羞的臉紅。
 
「當家的就別開媛兒玩笑了。」
 
「是是是,我不開。」
 
「敢問當家剛剛如此憂愁是為何事?」
 
「唉……」一談到此問題,徐略心輕嘆。「此時宮廷尚未統整完畢,世局仍舊動盪不安,百姓也民不聊生,許多在明時我輩之上抑或之下的達官顯貴流亡各地,仍屹立不搖的只剩當時投靠滿清的我族,棄明投清,決斷安生之日,我想也不遠了吧。」
 
「莫要如此一說。在如此動盪之時臨危受命接下家族大業,仍保持徐家屹立不搖,也與世世代代之徐家當家並駕齊驅呀。如今,必也能度過如此難關。」徐略心如此一說實在使邵媛心驚,一反剛剛的嬌羞,正經八百向著伴侶回道。
 
徐家,自唐代便開始崛起,香火鼎盛百年,巔峰為南宋時期。邵媛原處邵家,為明代第一名門,卻因滿清侵入而導致家破人亡。邵媛於一夕之間從大家閨秀淪為一文不值,若不是徐家相救,恐怕早已離開人世。
 
邵媛明白徐家與一般貴族不同,關心時政,也關心老百姓的生活好壞,有時還會救濟貧民,不過度追尋名利。
 
如此善良之名門怎能葬送於滿清?
 
「……但願如此。」徐略心沉默半晌,扯開苦澀萬分的微笑回道,刺痛了邵媛的雙眼和那顆無比心愛眼前之人的心。
 
碰——才語畢,有一個夥計急急忙忙衝進房間。
 
「當、當家的……清軍……攻進來了!」
 
「什麼?!」兩人震驚地說不出話。
 
此時,機關槍一陣掃射,破了門和位於房間東西側的窗戶。三人大吃一驚,趕緊找掩護。
 
掃射結束,那個緊急通報的夥計早已身亡,徐略心見自己毫髮無傷,扭頭看了旁邊背部中彈的邵媛。
 
「媛兒……」徐略心不敢置信,小心翼翼抱起為自己擋子彈的人兒,對方面色蒼白,手撫摸著淚流滿面的徐當家,勉強地扯開了嘴角。
 
「……媛兒前陣子就聽見當家的揚言反清復明的風聲。初耳聞時便發現此事古怪,所以動用一切資源調查。沒想到才剛查出罪魁禍首,清軍就以動身。」她頓了頓,口中吐出一口血,驚得徐略心滿身冷汗。
 
「如有萬一,資料在房內書桌暗格,機關是書的排列,倘若是你……一定可以找得出來……」邵媛一字一句吐出,似是用盡全身氣力,徐略心不敢置信,但他明白此時並非斥責,那僅僅是浪費邵媛餘下的時間。
 
「好……媛兒,我明白……妳可要悠著點……」
 
「怕是撐不到撥雲見日之時了……當家的……謝當年相救之恩……下輩子若有機會,當以一輩子還恩……」
 
「說什麼呢!不許胡說!」徐略心怒了,瞞著自己查風聲之事,或是現在的消沉也是,她不可遏止的怒,卻挽不回逐漸流失的溫度。
 
「相公……二十年……我會在奈何橋等你二十年……」眼一閉,邵媛猶如入睡一般面容平靜,若不是真真切切的血腥味時時刻刻宣召此人死亡,徐略心寧可相信自己心愛之人僅僅是因過於疲憊而睡去,他一直緊緊的抱著她,自中彈後到生命終了。
 
夢只到這裡。
 
希玥知道這個是自己的前世,不過她始終不記得徐略心的長相,什麼都鮮明,唯獨徐略心的長相蒙上了一層紗。
 
她轉著筆,這是她從小到大第一次上課不專心,依仗在中國歷史異於常人的天份,她也就放任自己在思緒的海洋。
 
她就是覺得嵐楓很面熟。
 
若是依照當時的年代來判定,她跟徐略心所處的朝代是明末清初,大約十七世紀,靠著對徐略心的執念,破了有「忘情水」之稱的孟婆湯的功效,轉了幾乎十個世紀,是不是,今生可能再續遲了將近千年的緣?
 
希玥按了按因為長袖而被遮住的翠玉手環,就算是搞錯也好,她決定問個清楚。
 
放學的時候,希玥收好東西,拉住正要拿起放在桌上的筆記本的嵐楓,而此時教室早已空無一人。
 
「嵐楓,你見過這只手鐲嗎?」她將左手袖子上拉,夕陽照在翠玉上,閃著晶瑩剔透的光芒。
 
「這……何止看過……」嵐楓瞳孔縮小,轉了千年,心心念念的人兒居然沒有遺忘他?
 
「……那就沒有錯了……嵐楓……妳……」話沒有說完,她便被人抱了個滿懷。
 
感覺到那熟悉的溫度,希玥無法阻止眼淚掉落,遺失了幾百年,重拾的感覺是無法一言道盡的。
 
「知道嗎?我今生一直夢見我們那時候的事情。我就有直覺,我們能再見。」
 
「是嗎?那妳想知道夢的後續嗎?」
 
「我死後的故事?」
 
「嗯。我今生一直夢到妳死後的事。」嵐楓點頭。
 
「好……」
 
「若我不是徐當家……該有多好……」此生需跋涉多久才能尋得佳人共度一生?倘若此生非當家,僅僅為一布衣百姓,即使受人譏笑,想必也能度過幸福的餘生。
 
只是,史上並無「倘若」如此令人嚮往的事情。
 
清軍找到時,看見的是緊緊抱著一屍體的女人,他們並不清楚此女子的身份,只是將她帶回地牢,並未有人知情徐當家便是徐略心,只當她是徐當家的妻妾,因受拋棄而打擊過大。
 
二十個春去秋來,徐略心終於迎來死亡,享年四十三。
 
陰間是沉悶的,走過奈何橋,孟婆一眼就認出了徐略心。
 
「且慢。」
 
「是?」徐略心愣了愣,停下了腳步。
 
「汝輩可知有一人為你等了二十春秋?」徐略心一驚,才驚覺原來她渾渾噩噩過了二十年。
 
「那人可為邵氏?」
 
「是。」
 
「此人如今在何處?」聽見孟婆應允,徐略心更加雀躍,馬上問道。
 
「未能等到,邵氏心灰意冷,飲孟婆湯湯,已投胎矣。」
 
「為時已晚啊……」徐略心略微失望,此時他頓了一下。「容我一問,此湯能否不飲?」
 
「行,可須在忘川河內備受煎熬千年,如此,仍不飲?」
 
「不飲。」徐略心笑了笑。「橋上不飲忘情水,盼千年後情相隨。」
 
輾轉千年,強撐煎熬之心連孟婆也甘拜下風,成功投胎,卻擦肩而過,當再度下至黃泉,孟婆心軟,便破例予行。
 
一次又一次擦肩而過,徐略心並未放棄。
 
「笨蛋。」夢結束的時候,希玥小小咕噥了一句。
 
「什麼?」嵐楓挑挑眉。
 
「哪有人這樣堅持這麼久的!忘了我重新開始不好嗎?」
 
「妳不也一樣手持執念輾轉千年?」嵐楓輕輕的笑了。「這一點其實我們挺像的。」
 
「唔……」希玥語塞,撇頭避開對方充滿溫柔的目光。
 
「行了行了,別鬧彆扭了,我錯了行不?」
 
「又沒說你錯……謝謝妳。」
 
「啊?」嵐楓給弄懵了,怎麼突然冒出一句謝謝了?
 
「謝妳沒忘記我、沒放棄找我……」希玥講的很小聲。
 
「我才不願意忘記妳……我已經想好了,就算妳忘了,我也要讓妳再一次愛上我。」
 
「不怕我告妳性騷擾?」
 
「才不會。」
 
「這麼有把握?」希玥挑眉,嵐楓只是點點頭。
 
「警察叔叔這裡有變態!!」
 
「唉!說什麼啊!」嵐楓眼明手快抓住希玥放在嘴邊充當大聲公的手,將對方抱進懷裡。
 
「好啦,開玩笑的。」希玥抬頭望著對方笑著,嵐楓只覺懷中的人兒可愛非常,順著本能吻了一下。
 
「唔!你幹嘛?」被吻的突然,希玥嚇得掙扎,罪魁禍首只是將她抱緊。
 
「以前都行房過了害羞什麼?」
 
「那、那不一樣!!」
 
「都一樣。」
 
「不一樣……」
 
雨後天晴,夕陽餘暉散在教室,照映出教室裡失散千年後又重聚的人影。
 
風吹開筆記本,空白的紙頁上,留著四行娟秀的鋼筆字。
 
今生已知前生事, 
三生石上留姓氏, 
不知來生他是誰, 
飲湯便忘三生事。
 
♧END♧
 
☆茶茶的後記☆
 
我很少嘗試百合,幾乎可以說是第一次嘗試。
第一次嘗試百合跟第一次以古風為主架構……天哪……(掩面#
我還為了歷史的一些事情翻了之前留下來的國二課本,用手機碼字從五點碼到九點多,然後上傳到粉絲團跟這裡。
不知道大家覺得如何呢?喜歡的話歡迎分享出去,或者在底下留言你的感受,再不然你要到專頁私訊我也行喔>w<
創作者介紹

煙雨客棧,端茶以待。

茶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