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背景,劇情完全架空。
※人物OOC qwqq
※如要轉發請經過作者授權
(沒人想要#)
「你有沒有想過……吳老闆看起來為什麼總是心事重重的樣子啊?」
 
放學之後,黎簇看著坐在位置上看薩克斯風樂譜的蘇萬。
 
「不知道……」蘇萬雙眼盯著樂譜敷衍性地回答黎簇。
 
「……娘的,你都盯著那樂譜快半小時了,是想看看你能不能把樂譜盯出個洞是吧?!」黎簇看著蘇萬,這人今天怎麼就這麼不對勁?
 
「……唉,要音樂比賽了我能不好好研究嗎?你剛剛說的我的確不知道啊!我跟吳邪……先生又不熟……」蘇萬乾脆把樂譜給放了下來,原本他是不想在後面加先生兩個字的,不過對方的眼刀甩了過來他也不得不加,否則明天準備掛個熊貓眼跟黎簇去見吳邪。
 
「我聽他那個手下說過,吳老闆似乎經歷了很多,不知道是經歷了什麼……不過看起來那麼可靠的人,以後跟他合作應該沒什麼問題,是吧?」黎簇說到吳邪時充滿了憧憬,就像是一個小小的人民對英雄的崇拜。
 
「哦。」蘇萬深深的看著黎簇一眼,然後拿起原本被放下的樂譜起來看。
 
『吳老闆吳老闆……嘖、要不是他親自跟我說對黎簇沒意思,我才不跟他合作呢!不過,就連一個才認識不到半個月的外人都可以看出來了,黎簇你個木頭人!』蘇萬忿忿地繼續看著樂譜,完全沒有發現紙被抓皺了。
 
「吳老闆看起來很神秘啊……好期待跟他合作,是吧,蘇萬?」
 
「嘖!」無限的煩躁被擴大,聽著黎簇一口一個吳老闆他實在很火大。
 
蘇萬起身,抓起黎簇就往自己懷裡帶,兩人的身高其實差不多,這使得黎簇往對方懷裡一撞,唇就互撞在一起。
 
「唔!」黎簇嚇得想躲開,可是蘇萬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原本抓著對方的手大力地摟著黎簇的腰,另一隻空閒的手則是壓上了後腦勺。
 
黎簇被弄得生疼,他估計蘇萬是下了死力,啃咬嘴唇的牙齒也不含糊,把黎簇給咬到出血,鐵鏽味頓時在兩人的唇舌間散開。
 
好不容易推開蘇萬,黎簇喘著氣瞪著蘇萬。
 
「他娘的你抽什麼風!」他右手摸著微疼痛的嘴唇,抹下一抹血跡。
 
「你知不知道我喜歡你很久了!」蘇萬把人又拉回自己的懷裡,將黎簇的頭按在胸膛,心臟的位置。
 
「說什麼呢!我們可都是男的!」
 
「誰說男生跟男生不能相愛?那就是感情歧視。」
 
黎簇愣了愣,沉默了下來,聽著對方不知道是因為激動還是其他原因而微快的心跳,腦袋裡轉著其他思緒。
 
他一直以為他是愛慕吳邪的,剛剛脫口而出的話語只是為了逼退蘇萬,但是,他對蘇萬也有心動的感覺,那種心動是跟面對吳邪的時候不一樣的。
 
原來愛慕只是一種錯覺,那只是一種單純的憧憬。
 
而真正愛的人就在眼前。
 
「……黎簇?」
 
「所以,你是愛上我了?」
 
「是,我知道你可能覺得噁心,可是這是事實。」
 
「那就在一起吧。」
 
「好吧,希望我們……嗯?」蘇萬當機了。
 
黎簇看著愣著的蘇萬覺得好笑,剛剛到底是誰先告白的?他主動吻上,傷口有點痛,可是那不影響他。
 
蘇萬因為這個吻而回神,開始回應黎簇,慢慢地,主導權逆轉了過來,最後分開時反而是黎簇被吻的身子都發軟了。
 
「那我們……在一起吧?」
 
「廢話……不然剛剛我們吻假的啊!」
 
★★★★砂糖黨止步('・ω・')★★★★
 
(墓裡)
 
「蘇萬……」黎簇緊緊抱著蘇萬,眼淚不可遏止的流了下來,滴落到地面,和蘇萬的血和在一起。
 
「要道別趁早吧,沒救了。」黑瞎子擺擺手,這個徒弟他是救不了了。
 
「黎簇……我真的很高興……能陪著你淌渾水……只不過之後……可能沒辦法再跟你一起淌了……」
 
「蘇萬……」黎簇把蘇萬的身體小心翼翼地挪,讓蘇萬聽得見他的心跳聲。
 
蘇萬一怔,蒼白的面容綻開一抹堪稱燦爛的微笑。
 
「上一次是聽著你的心跳開始的……這一次,我沒辦法聽著你的心跳結束……那就你聽我的吧。」
 
「……嗯。」蘇萬笑了笑,什麼都沒有說就輕輕閉上眼睛。
 
黎簇沒有說話,他慢慢感覺到蘇萬的體溫在指尖消逝,那是天命,強大如神都無可奈何。
 
他知道蘇萬已經死了,可是他就是放不開。
 
站在一旁的吳邪沉默的看著一切的發生,他若有所思地點起一根煙,看向接下來他們要走的另一頭墓道。
 
他輕輕碰了碰左胸膛,那顆心臟還在跳動,為了一個人跳。
 
當年,也是聽著心跳,聽完過後,迎接離別。
 
陰暗且吹著陣陣陰風的墓道裡,有兩個人在心痛。
 
【END】
 
☆茶茶在廢話☆
 
好吧我承認OOC了/_\
距離我看完沙海已經有一段期間了雖然劇情大抵還記得可是qwqq
倒數十四天會考
\盡情寫作倒數十四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煙雨客棧,端茶以待。

茶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