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

 

昨天來了一個我覺得很神秘的轉學生,略長的劉海遮住了他的右眼,我們高中的制服穿在他身上很合適,他本身散發出一種……嗯……內斂的憂鬱氣息,這麼說好像怪怪的,不過我的感覺的確就類似這樣的形容。

 

他是那種受女生歡迎的類型,或許連在所謂的同志圈內也同樣受歡迎……這不是重點。知道為什麼我會這樣說他受女生歡迎嗎?因為我眼神四處瞄了瞄,不瞄還好一瞄才知道,天哪我們班的女生眼睛發亮的跟什麼一樣!就連我們眼光超高的班花都露出了那種羞赧的表情是怎麼回事啊!

 

我把視線轉回講台上的那個人,老師已經在黑板上寫下了他的名字,張文賢,是個還蠻普通的名字。普通的名字配上不凡的外表,不得不讓我以為是他為了掩飾自己那惹眼的外表才取這個名字的。

 

老師讓他坐在我的右手邊,他坐了下來後把頭轉過來,帶著一抹恬笑向我點點頭,我趕緊伸出左手跟他自我介紹。

 

「你好,我是吳律,如果班上有不懂的可以問我。」

 

「很高興認識你。」他回握住我的手,他的手不像我的那麼熱,反而散發著微涼,很是舒服。他的聲音很好聽,略為低沉的聲音讓他給我的感覺是穩重的,不過他收起笑容看向他的課本的時候,那種憂鬱感又籠罩在他身邊了。

 

chapter.01

 

「阿律……阿律!」

 

「唔?啊?幹嘛?」我被一個女聲從昨天的場景拉回了現實,只見她皺眉看著我。

 

「吳律同學,這已經是你今天第三次分神了,你到底在想什麼?」她納悶的坐回她的位子——我左手邊的空位。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還不給組織招了?」她咬者吸管瞇眼看著我,我知道她說的組織就是語文社,唉,想到這個我就有氣,我當初到底跟她選這個做什麼?身為那社團裡少數的男生我感到一股淡淡的哀傷,從升上高中之後只要我不告訴她事情,她一定跟社裡的社員說,然後我就不得不招了。

 

還沒等我回答,她馬上把手中的奶茶放了下來,左手托著臉頰,嘴腳勾起一抹詭異的笑容。

 

「難不成你看上了你隔壁那個?」

 

「咳、咳咳……說什麼呢妳!」我把我口中的開水吞下去她就給我丟出這樣一句話出來,害的我嗆的眼冒金星。我無奈的拿起衛生紙把從嘴角流下來的水擦掉。

 

我是吳律我應該不用介紹了,我是星海高中2年A班的學生,幫我取這名字的是我老爸,當初似乎希望我成長的過程中可以「無憂無慮」吧。可是身為學生的我還沒感受到老爸所希望的「無憂無慮」就是了。學生生涯中就是充滿了考試啊……

 

剛剛說我看上張文賢的那個女同學是我的青梅竹馬,叫做郭筱暄,正宗的腐女子一枚不解釋。從國中開始當腐女之後這傢伙就在私底下一直把我跟其他男同學湊在一起。好吧我承認我是彎的,但是有的時候我還真的覺得是受到她的影響才被掰彎的,雖然事實並不是如此。我跟她的感情一直都很好,我把她當「兄弟」,她把我當「姊妹」還有……對。講白一點其實就是互損的損友啦。

 

「看看門口~你的如意郎君可回來啦~」她笑著拍了拍我的肩膀,往教室的前門看去,我看見他拿著一本書和一個他好像已經認識很久的女孩微笑說再見,然後走了進來。我看見他借的那本書叫做《雨果的秘密》,原來他對這種書有興趣。

 

「如妳個頭!」我衝她翻了個白眼,扒了一下她的頭後把注意力集中在桌上的歷史講義上。

 

正要拿起筆寫答案,可是我怎麼覺得燈光特別黑?我愣了一下抬頭一看,不就是我們剛剛討論的對象嗎?!不帶他這樣嚇人的!走路沒聲音是阿飄嗎?

 

「怎、怎麼了嗎?」我差一點被嚇得魂飛魄散,找回說話的能力之後我問道。

 

「這題答案是錯的。」他走到我旁邊,拿起筆在某一題的旁邊寫下另一個答案。

 

「這個才是答案。」他放下筆,微微偏頭過來看我。

 

「呃、嗯……我知道了,謝謝。」他的鼻息打在我的臉頰上,讓我有些不好意思,我點了點頭跟他道謝之後他就回到位置上繼續他那本書了。

 

想到他剛剛的那一抹微笑,雖然疏遠卻不失禮節,他剛剛跟那個應該熟識的女生好像也是掛這著這麼一個笑容。

 

「面具……嗎?」我左手撐著臉頰,右手轉著那還留有他指尖殘溫的筆,我看著他留下的筆跡。

 

我是一個很會看人臉色的人,所以能夠分辨出微笑的真偽,可是想起那一抹笑容,我不經猜測他經歷了些什麼,為什麼要擺出那種笑容?

 

我們都高二了,每個人心中難免會優些傷痕讓人不得不戴上面具這個每個人都明白。

 

可是張文賢不一樣,我說不出來我的感受,可是就是不一樣。

 

就在我有些心不在焉的時候,一天很快的就過去了,我慢慢收拾東西,我眼睛餘光瞄到已經收好東西的張文賢定定地看著我,顯然是在等我。我愣了一夏,忽然想起來他報名的正是我所在的語文社,我把剩下的筆記趕緊收好塞進書包。

 

「走吧!」我背起書包,朝他說道。

 

「好。」他對著我笑笑,那抹生疏的感覺壓的我有些喘不過氣,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可是我不怎麼喜歡他露出那種笑容。

 

我們並肩走在人已經不多了的走廊上,我們都沒有說話,這讓氣氛有些壓抑,也有些尷尬。

 

從昨天到目前為止,我發現張文賢似乎是個不多話的人,也不怎麼愛笑,我是說,除了那抹疏遠的笑容以外。整個人看起來就是一個白面書生,帶了那麼一些憂鬱的氣息,再配上那那個好皮相,難怪異性緣那麼好。

 

我和他走到社團大樓,到了三樓的第二間教室,打開了門。

 

「喔呀~這不是吳律和張文賢嗎?還一起來欸~」郭綺瑄和其他女生笑得曖昧,除了一個和我很要好的學妹,唐甯以外,不過看她們這樣笑,八成是郭綺瑄又跟他們說什麼了!

 

「笑笑笑!就讓妳們笑!」我翻了個白眼,領著張文賢在我身邊坐下。

 

「一樣,如果你在這裡有什麼不懂的可以問我。」

 

他對我微微點頭,表示知道。我把視線挪到其他人身上,才發現他們的笑容超級曖昧!天哪!這年頭帶轉學生還有什麼罪嗎!

 

「好了啦,別再逗吳律了。拿出古文集啦,翻到《水調歌頭》。」社長白稜終於在我快待不下去之前說話了!

 

我們依言拿出古文集,翻到水調歌頭。然後我看到社長用社團教室的電腦,頓時,一個美好的女聲輕輕吟唱出水調歌頭的詞。

 

那是鄧麗君的歌聲。

 

明月幾時有?  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 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悠揚的樂聲配合鄧麗君的歌聲那是一個美妙啊!這是我們語文社的眾多活動之一。

 

我們有的時候是一般的閱讀,或是寫寫文章等等,當然平時像這樣用音樂或其他媒體座古文賞析也沒有少過。而我們語文社的成員裡也各有各的專長,像是我們的社長閱讀能力跟分析作品的能力很強;唐甯的文筆很好,已經有打算高中畢業後投稿的打算。而我則是對於古文的翻譯很有自信,不論是漢賦還是元曲,我基本上都可以把它翻譯的妥妥的,然後交給白稜或是對於作品所包含的感情比較敏感的人分析。

 

一曲已完,社長目光望向我。

 

「這篇大概是說『我拿著酒問天,何時有明月宮?今夜又是哪一年呢?我想駕著風回天上,只怕天上的瓊樓玉宇不勝清寒,如果天上比人間清寒。那此時形影共舞,又何天上有何差別?』」

 

「你知道蘇是寫這篇文的動機嗎?」社長看向坐在我旁邊的張文賢,問道。

 

「當時的蘇軾仕途失意,父母跟妻子相繼去世,和弟弟兩人已經七年未見,仕途的挫折、家庭的不幸和兄弟之間的離別都是他寫這首詞的動機所在。」張文賢點了點頭後達到。

 

「跟我在網路上查到的資料差不了多遠」白稜讚賞地點頭。「張文賢,你喜歡蘇軾?」

 

「是啊。我很喜歡蘇軾的作品,他的作品對我而言,有種說不出來的吸引力。」他輕輕點了點頭,說道。

 

「是喔!那近代作者呢?你喜歡哪位作者?」唐甯兩眼發光。

 

「嗯……徐志摩吧。我喜歡他筆下的風景。」他思索了一下,回道。

 

「是喔……他的文風的確很好。說到風景,我有帶某間賣得很有名的巧克力來喔!大家來嚐嚐吧」唐甯說著說著就從書包裡拿出一個黑色包裝的盒子。

 

「徐志摩到巧克力?小唐你也太強了吧?」我好笑地看著唐甯。

 

可別看唐甯身材很嬌小,食量可是很大的,尤其是甜點方面,不只愛吃還愛研究呢。

 

「唔!我只是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嘛!」她嘟起臉頰,看起來很可愛。

 

「這是75%的巧克力,店就開在我們學校捷運口那裏。」她邊說邊把盒子打開,看見裡面一個又一個精緻的巧克力,我明白這是哪一間的巧克力了。

 

「ML?那一間的巧克力可貴的呢!」我訝異道。

 

ML是一個月前開的一家甜品專賣店,才短短一個禮拜他們的苦甜巧克力就聲名遠播,成為店裡最熱銷的產品。之前我有買來吃吃看,他們的苦甜巧克力苦而不澀,甜也不會死甜,吃起來很順口不會膩。甜品裡面我只對巧克力情有獨鍾,要不是他的價位太高我一定天天都吃吧。

 

「是啊~而且吳律學長你知道嗎?支籤ML進行網路票選,詢問店裡哪種商品最能代表戀愛的感覺,高居首位的就是這款巧克力喔!最普遍的理由都跟他們巧克力的特色有關。」

 

「那我是沒興趣啦。我喜歡的是他的味道不是他背後的意義。」我擺擺手。

 

「吳律學長真沒情調!」唐甯嘟著嘴塞了一塊巧克力到我手裡。「再細細品嘗看看嘛!」

 

我看著手中的巧克力,萬般無奈的放進嘴裡細細品嘗。可是我連女生的手(郭綺瑄不算)都沒牽過我哪懂那種感覺嘛!這不是強人所難嗎?

 

 「甯,沒用啦!這傢伙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交過女朋友,純情的很呦~」郭綺瑄聳肩,語氣欠揍的跟什麼一樣!而且其他人也一臉玩味地看著我。

 

……沒交往過有罪嗎?!

 

我眼光不自覺地瞄向張文賢,沒想到他也神色複雜的望著我!幸好我剛剛鬧騰得夠久,下課鐘聲響了起來。

 

「啊……既然下課了那我就先走了!!有事情後天社團日說吧哈哈哈哈哈……」我訕訕的笑著走人,說是用走的還不如說我是用跑的。

 

直到跑出了社團大樓我才停下,我喘著氣想著唐甯說的話。

 

戀愛啊……我以後也會有那個機會嗎?我不禁思索著這樣的問題。

 

-To be continued-

 

茶茶的渣渣

 

唷齁~~這裡是會考完畢在花轟(?)的茶茶是也~~

這是新開的也是第一個絕不棄坑的原創長篇同人~~(難說#)

預定是篇有18禁的文章,當然,也有清水版的,請各位要好好注意標題嘿!!

希望各位可以捧場>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茶茶 的頭像
茶茶

煙雨客棧,端茶以待。

茶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林玥
  • 求更新555
  • 謝謝支持 近期有在籌畫改版更新 預計在明年一月重新開坑 歡迎屆時支持

    茶茶 於 2018/09/26 11:5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