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瓶X秘書邪

※日常不解釋w

※如有BUG請留言謝謝qwq

※歡迎勾搭(#

 

吳邪坐在座位前面,時不時拿起響起的電話接洽客戶,時不時又要拿起筆抄錄下和客戶約好的行程。

 

好不容易接完了電話,吳邪戴起眼鏡,盯著電腦的螢幕,手則不停地將今日的報表和未來的行程批進電腦裡,再傳送到影印機裡列印出來。

 

等待影印機的同時,吳邪抬眼看了看時鐘,現在已經接近凌晨了,此時秘書辦公室裡也只剩下他一個人把資料重新校對跟整理。

 

「還沒下班?」聞聲,吳邪回過頭,看見的是拿著一杯熱咖啡的上司——張起靈張總裁。這個人同時也是吳邪的戀人。

 

「是啊,只剩這些資料要校對了,想說弄一弄整理一下再下班。」吳邪答道,笑了笑,眼裡有藏不住的疲憊。

張起靈略微皺眉,咖啡一放,走過去拿過吳邪的資料坐下來開始看。

 

「總裁……」吳邪有些措手不及,畢竟這可是秘書的工作啊。如果讓總裁本人來做不就失去意義了?

 

「我有名字。」張起靈挑了挑眉。

 

「……起靈……」吳邪跨下肩膀看著檢閱資料的張起靈。

 

張起靈把視線從資料上挪開,看向吳邪,把另外一張椅子拉來,示意他坐著。

 

「如果想睡先睡吧。」

 

「怎麼可以?上司在工作員工哪有理由休息?」

 

張起靈只是看了他一會兒又將視線放在資料上。

 

(凌晨)

 

放下最後一份資料,張起靈看向身旁已經睡熟了的吳邪,嘴角勾出一個弧度。

 

明明已經累到不行了不是嗎?

 

修長的手指拂過吳邪眼下淡淡的黑眼圈,最近他還真的沒什麼好好休息過,清醒的時候都在幫忙自己處理公務。

 

將吳邪輕輕打橫抱起,走向總裁休息室,張起靈今晚打算在公司裏過夜,原本特意隔出一個隔音好的房間做套房,就是因為不想要冒疲勞駕駛的風險。

 

坐到床上後讓吳邪的頭靠著自己,張起靈將對方的西裝外套和領帶脫了下來,襯衫的扣子他沒有解,就怕自己心愛的人兒冷到了。輕輕解開吳邪的皮帶扣,然後放到一旁掛著。

 

張起靈將原本對吳邪做的動作在自己身上也做了一次,然後躡手躡腳爬上床,思考了一下目前的精神狀況跟吳邪的狀況,得出了還是等明天吧這樣的結論後,輕輕抱著吳邪睡著了。

 

(隔天)

 

吳邪睜著惺忪的雙眼醒來,發現自己在張起靈的懷裡,身上穿的還是昨天那套衣服,呆愣了一下,掙扎著起來拿起手機,這時候居然已經是早上九點,過了上班時間了。

 

「吳邪?」因為人兒的動作而醒來的張起靈,一臉剛睡醒的茫然,聲音帶著剛起床特有的沙啞。

 

「九點了……」

 

「吳邪,今天放假。」

 

「嗯?」吳邪看了看手機上的日期,顯示的是禮拜六。

 

張起靈看著對方呆愣的樣子不禁笑了出來,同時心裡也泛起一絲心疼。

 

怎麼工作到放假了還不知道……

 

「吳邪。」

 

「嗯?」

 

「我們……同居吧。」張起靈從身後環抱住吳邪,頭在對方的頸側蹭了蹭,頗有撒嬌的意味。

 

「怎麼突然說這個?」吳邪道。

 

「讓我照顧你……」不想再看見你這麼勞累。

 

「……好。」吳邪小聲地說,手輕輕摸著張起靈的臉頰。

 

「吳邪……」張起靈又蹭了幾下,倏地離開吳邪,快步走到浴室。

 

「?」吳邪愣了一下,像是明白了些什麼,在張起靈走進浴室前先一步抱住對方,不安分的手往下按了按對方鼓起的褲襠。

「吳邪!」張起靈呵斥道。

「都是情人,憑甚麼都是你照顧我……」吳邪頓了頓,撇過頭咕噥道。「而我不能滿足你的需求……」

 

張起靈身子僵了一下,回過神來緊緊抱住吳邪,將對方拉到床上後自己也壓了上去——

 

外面明媚的陽光抵不過辦公室內的春光。

 

「都是情人,憑甚麼都是你照顧我……」吳邪頓了頓,撇過頭咕噥道。「而我不能滿足你的需求……」

 


張起靈身子僵了一下,回過神來緊緊抱住吳邪,將對方拉到床上後自己也壓了上去——



外面明媚的陽光抵不過辦公室內的春光。

 

【END】……

才怪。



「張……」還沒開口,張起靈就上前攫住那鮮嫩欲滴的紅唇,靈巧的舌鑽入因呆愣而半張的嘴裡,細細的舔過對方的口腔,又惡質的頂了頂上顎。



吳邪的身子因為張起靈的動作僵硬了一會,兩人好不容易分開,吳邪紅著雙頰喘著氣看著身上的人。



張起靈很滿意地看著自家戀人的的反應,解開吳邪襯衫的扣子,微涼的大掌順著吳邪的腰線輕輕來回摩挲,俯下身沿著臉頰、白皙誘人的頸子、精緻可口的鎖骨往下,不時咬不時舔吻,留下一個一個曖昧的紅印,最後進攻對方胸前的紅果。

 


「嗯……起靈……」吳邪微微蹙著眉,身子的燥熱讓他不自覺地扭動著身體,卻無意間蹭到了對方挺立的部位。



「別動!」張起靈低低的命令,聲音多了一絲隱忍。



吳邪愣了下,感覺到對方鼓起的褲襠抵上自己也有相同反應的部位,臉紅得更厲害了,拿起旁邊的枕頭就要遮。

 


見狀,張起靈反應靈敏的阻止吳邪的舉動,羞赧的樣子在張起靈眼裡不止可愛,更是一種致命的誘惑。



稍微撐起身子,在腰線摩挲的手順勢滑到褲頭上,將其解開,再把內褲與褲子一把拉下,挺立的性器就這樣直直挺立在張起靈面前。



「唔……!」吳邪看見這樣的情形羞恥的頭皮都要炸了,他想夾緊大腿遮著,張起靈卻硬是將對方的大腿掰開,連未經人事的騷穴都被一覽無遺。



「張、張起靈!」吳邪驚得大叫。



張起靈只是促狹地笑了笑,離開被吸吮得紅腫的紅果,一口含住吳邪的挺立。



「嗯……!」挺立一瞬間被溫暖濕熱的口腔包圍,帶給還是初嚐禁果的吳邪莫大的刺激。他仰起頭,脖子形成一個優美的弧度。



張起靈上下吞吐著含在口中的物體,靈巧的舌頭舔著肉柱,還時不時將性器深入口腔,利用刺激咽喉的乾嘔帶給對方最大的快感。



「別……啊……唔!」吳邪手揪著張起靈柔軟的青絲,不知是要推拒還是要讓對方含得更深。

張起靈抬眼看見對方喘著粗氣,用力地吸了一下吳邪的頂端。



「哈啊……!」吳邪猛地震了一下,來不及告誡對方便射在對方嘴裡。



癱軟在床上,吳邪大口大口地喘氣,然後眼睜睜地看著張起靈把白濁給吞了下去,不小心流出的部分也被張起靈邪魅地舔去。



「起靈……那很髒……」



「我願意。」



語畢,張起靈從床頭櫃的抽屜拿出一管潤滑劑,將半管擠進那一張一合的騷穴中。



「呃……?」愣了一下,冰冰涼涼的感覺讓吳邪徹底從高潮的餘韻中清醒。



「痛……!」還沒反應過來,張起靈已經把一根手指擠進騷穴,吳邪蹙起眉扭動著身子,想把手指從體內擠出。



「放鬆……」低啞的嗓音貼在吳邪耳邊響起,有種莫名令人想服從的魔力。



吳邪果真不繼續掙扎,反而深呼吸適應這種奇異的感覺。



肉壁已經不再像剛剛一樣劇烈的收縮,張起靈插入了第二隻手指,這時候已經沒有多大的排斥。



試探性的抽插、旋轉都引起吳邪的顫慄,原本吃痛的呻吟慢慢轉變為享受一般的甜膩呻吟。



草草地結束前戲,張起靈解開自己的褲頭將剩下半管潤滑劑抹在自己挺立多時的性器上,一挺腰竟然就這樣挺到最深處。



與想像如出一轍的緊緻或火熱,如同無數的小嘴正在吸吮一般,一瞬間的快感讓張起靈差一點失去理智瘋狂的要了身下這個人。



輕淺的出入,吳邪覺得第一次並沒有想像中鋪天蓋地的痛,在張起靈侵入他的身體的時候,身體的細胞反而有種被滿足的感覺。



想要……更多……



吳邪隨著張起靈輕淺的進出擺動著腰。



被吳邪的動作弄得理智線一斷,張起靈低吼了一聲,失控的大幅度進出。



「啊……慢點、啊……啊!」吳邪的呻吟在對方撞到某一點的時候忽然拔高。張起靈愣了一下,試探性的尋找剛剛的位置,當吳邪的呻吟再度拔高時,張起靈每一次的搗弄都朝向那一個最致命的點。



「啊、啊……哈……不要……會壞掉的啊……」吳邪緊緊攀著身上人,嘴上說著推拒的話,身體卻是無比誠實地追逐這一波一波的快感。



張起靈再度撫上吳邪不知何時又精神站立的小兄弟套弄著,前後夾攻的快感讓吳邪過沒多久就嗚咽了一聲,射了出來。



騷穴隨著吳邪高潮而急劇收縮,張起靈大力的抽插了幾下低吟一聲也射在對方身體裡。



低頭吻了吻已經累癱了的人兒,一邊打著讓吳邪下禮拜休息一週的算盤,一邊將對方抱起往浴室走去。

 

【END】

 

茶茶的渣渣

哈哈ww最近在兩個盜墓社團過的特開心所以更的特別勤w

這禮拜或下禮拜有三潘/

請各位喜歡瓶邪也喜歡三潘的朋友們好好期待w(沒人期待#

清水傳送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茶茶 的頭像
茶茶

煙雨客棧,端茶以待。

茶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IYI
  • 哈囉~
    吳邪不會叫小哥"起靈"喔XD
    原著裡吳邪是叫張起靈"小哥"
    然後吳邪和小哥在這裡好像都有點崩壞
    但我覺得有勇氣寫已經是很棒的一件事了
    推薦你一個貼吧,叫做"瓶邪吧"
    是大陸的貼吧網站
    裡面有許多大神的文章
    多看看他們是怎麼寫的
    觀摩久了自然而然文筆也會更好囉~
    加油^^
  • 好喔,謝謝指點( ̄▽ ̄)ノ

    茶茶 於 2015/11/21 22:45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