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架空

※H慎

※標題什麼的都是浮雲……

※15歲學生瓶X21歲家教邪

※賀喜活過教育會考摧殘的盜米考生的文(?

※歡迎指定CP(你#

 

 

身為家教老師,吳邪很鬱悶。

 

距離會考不是只剩一個禮拜嗎?為什麼他的學生還是一副無關緊要的樣子?!

 

看著旁邊正在算數學的張起靈,吳邪在心裡嘆了一口氣。

 

張起靈是吳邪的第一個學生,在一年前被委託來教導當時還是國二的他。

張起靈的成績在班上是名列前茅的,可是只有單單在段考的時候。他還記得那四次模擬考裡,他得到最佳成績的那一次,班上的第一名是5A,得到1A4B的張起靈是當時班上前十五名的吊車尾。

 

在班上排名都成這樣了之後還怎麼上第一志願?不過吳邪還不知道對方的第一志願就是了。

 

「我說,張起靈啊,距離會考只剩下整整一個禮拜,你還這樣悠哉悠哉的行嗎?」吳邪批改著張起靈剛剛寫完的數學題本,終於忍不住心裏的擔憂問道。

 

「沒目標,沒動力。」張起靈瞟了一眼吳邪,拿起一邊的自然題本要開始寫。

 

「……」一旁的吳邪聽見對方的回答愣了一下,連忙回道。「第一志願不是目標?」

 

卻見張起靈搖了搖頭,然後定定的盯著自己。

 

吳邪被盯得背後毛毛的,想了一下腦袋靈光一閃。「不然,老師答應你三個要求,不過除了要考的第一志願,還要考到班上的第一名,怎麼樣?」

 

不出所料地看到張起靈挑了挑眉,然後他點頭應允了吳邪的要求。

 

此時的吳邪根本沒有發現這樣的條件是賣了自己。

 

(夜間)

 

其實張起靈的成績比現在還更好。

 

剛洗完澡的他穿著黑色背心跟牛仔褲,擦乾了頭髮之後便躺在床上想起下午吳邪看見自己答應條件而露出的那抹笑容,嘴角不禁也跟著腦海裡的人上揚。

 

故意讓成績下滑也只是讓吳邪留下來就指導他的理由而已。早在對方二十歲的時候張起靈就知道他了,那時候吳邪就開始在低調地在招收學生了。

 

於是張起靈便讓自己的成績下滑,遠在海外的父母無可奈何,讓張起靈自己物色了幾個家教然後把資料傳給他們,當看到與自家是世交的吳家獨苗,想起對方可是F大的高材生,便想也不想請了對方幫忙。

 

隨手翻了翻複習題本跟講義,張起靈相信自己勝券在握,不論是第一志願、班上第一,還是自己最想要的吳邪給的三個要求。

(會考放榜)

 

吳邪坐在張起靈房間的床上惴惴不安,今天是會考成績公布的日子,其實這時候還沒到他固定回家的時間,進的了家門是因為先前給的備份鑰匙。

 

喀嚓,碰。估計是張起靈到家了,吳邪奇怪的看了看手錶,奇怪,還有十分鐘啊?

 

「吳邪?」張起靈看見對方坐在床上有些詫異。

 

「回來啦?」吳邪強裝鎮定,揚著一抹微微勉強的笑容。

 

張起靈見狀也沒有說什麼,放下書包從裡面拿起一張紙遞給吳邪。吳邪愣了愣,那張紙上寫著什麼吳邪的心裡已經有個底了,顫抖的雙手打開了那張對折的紙,加上作文的六科成績印入吳邪的眼簾。

 

六級分、4A++、1A+,換言之就是5A。再看向旁邊的排名欄位,張起靈果真得到了班上的第一名。

 

「有心還是辦得到嘛!這樣你第一志願也差不多穩上了。說吧!要老師做什麼?」吳邪將成績單放到一旁的床頭櫃上,掛著釋然的笑容看著張起靈。

 

張起靈勾了勾唇角,帶出一個懾人心魄的角度,令吳邪不禁看呆了。

 

一方面訝異這常常面無表情的萬年面癱居然會笑,一方面又覺得對方笑起來是那麼好看。

 

看著吳邪因為自己的笑容而看到出神,張起靈心裡覺得好笑,他沒有等對方反應過來,雙手一推,吳邪便倒在床上,張起靈則雙手各撐著一邊,居高臨下的看著大腦CPU當機的吳邪。

 

「呃……張起靈啊……有話好好說啊……有必要這樣嗎?」吳邪好不容易反應了過來,下意識地覺得這個情況似乎不太妙,雖然不是沒有想過這樣的場景。

 

「你答應我的,三個要求。」張起靈俯下身,微涼的唇幾乎是貼著吳邪的耳邊。「第一個,留在我身邊。」

 

吳邪被對方呼出的熱氣弄得一哆嗦,他能感覺到耳根子似乎也沾染了那樣的溫度而變得緋紅,吳邪沒有說話,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一開始吳邪的確是把對方當成是自己的學生來看待,他也知道張起靈時常就是一個人在家,在一個空蕩蕩的大房子裡,每一次時間到了,忍不住回頭,就看見張起靈獨自一人收拾著教科書的背影,心裡的同情不知道什麼時候轉成了心疼。

 

再之後,就算是當初約定的時間到了,吳邪也會硬是留下來繼續指導,飯點到了會直接留下來張羅兩人的晚餐。

 

在最初的時候,還可以用因為他還只是個十五歲的孩子來蒙混自己。

 

現在呢?吳邪不禁捫心自問。

 

因為是師生所以不敢輕易正視,只怕最後是自作多情。如果是對方提出來的……

 

說出正解也不為過吧?

 

吳邪閉起眼睛吻上張起靈的唇,與這個人相符的冰涼被吳邪溫熱的唇給溫暖,生澀的在對方唇上一次又一次地摩挲著,直到張起靈受不了地奪回自主權,直接攫獲吳邪的唇,靈巧的舌撬開吳邪的皓齒,找到小舌纏了上去。

 

直到兩人呼吸都變得混濁,張起靈才依依不捨地離開對方美好甜美的唇。

 

張起靈整個人都壓到了吳邪的身上,下身隔著衣料貼著的炙熱毫無保留地用另一種方式呈現在雙方面前。

 

吳邪的臉整個紅了,二十出頭的青年擼管子的經驗自然不少,沒碰過女生男生當然也沒有這麼親密的接觸,他不知所措地撇過頭,比方才更紅的耳根子卻出賣了主人現下羞赧的情緒。

「吳邪,你硬了。」張起靈低低地笑了一聲,在吳邪紅透的耳根說道,熱氣也跟著吹到敏感的耳穴。

 

因為情慾而變得敏感的吳邪忍不住輕顫了一下,感受到對方下身一下一下的蹭著,吳邪忍不住動了動腰,得不到舒緩的小吳邪漲得厲害。

 

張起靈一下一下的輕蹭都成了挑逗,甚至有一種麻癢感爬上了吳邪的四肢百骸,有種隔靴搔癢的感覺。

 

顧不得羞恥,吳邪順著對方的動作蹭了回去,手摟著身上人的肩膀。張起靈僵了一下,微涼的一隻手解開吳邪襯衫的扣子,一手把褲子連帶四角褲脫下,吳邪的挺立隨即毫無保留展示在張起靈的面前。

 

瞇起眼睛,修長的手指輕輕地從上到下劃著,微微稀疏的恥毛襯著大腿內側的白皙,吳邪的性器直直的挺立著,青筋並不明顯,就如同吳邪一般秀氣,眼光一直聚焦在這般致命的誘惑美景上,張起靈的呼吸粗重了幾分。

 

兩人粗重的氣息和在一起,含住胸前的茱萸,微涼的掌心握住炙熱的柱身藉著原先就分泌的液體上下套弄。

 

「唔……嗯……」吳邪的呼吸因為張起靈的套弄而微微不穩,他閉上眼睛想避開張起靈熾熱的目光,卻讓其他感官變得更加敏感。

 

套弄的同時,張起靈時不時揉弄吳邪大腿根部的雙囊,另一隻手揉弄著頂端,甚至還輕輕摳弄著鈴口。

 

平時自己擼管子的經驗絕對沒有少,可是現在幫他擼的是張起靈啊!而且技術還稱得上是嫻熟。

 

「嗯……起靈哈……你技術……唔……怎麼那麼好……啊!」徒勞地壓抑著口中曖昧的呻吟,吳邪才剛說完,張起靈突然快速的套弄起來,讓吳邪就此繳械。

 

「作夢。」張起靈看著大口喘氣的吳邪道,然後伏下身親吻那紅潤的唇瓣,離開後,緊接著道。「夢到在操你。」

 

「……」吳邪覺得自己的臉一定熱得可以煎荷包蛋了。

 

張起靈看見對方佈滿薄霧的眼睛看著自己,笑了一下,扒開吳邪的大腿,疲軟的性器和未經人事的粉嫩小穴一覽無遺。

 

「張、張起靈!你幹嘛!」吳邪大羞,想把腿靠攏卻被對方的身體卡著。

 

「第二個條件,我要你。」張起靈伏下身說道,然後把吳邪射出的白濁慢慢灌進那一張一合的小穴,然後食指順勢滑了進去。

 

「啊……疼……」吳邪還沒消化完第二個條件,張起靈的手指就侵入了小穴。

 

無法適應外來物的小穴反射性地收縮,想把手指擠出去。

 

與夢裡如出一轍的溫軟讓張起靈幾乎陷入瘋狂,看著對方因疼痛而燒紅的眼角,張起靈壓下了想要把吳邪操翻了的念頭。

 

「乖,放鬆……」張起靈安撫性地吻上對方因喘氣而半張的唇,舌頭細細舔過吳邪柔軟的口腔,另一隻手撫上吳邪疲軟的性器套弄。

 

深呼吸適應著張起靈的手指,因為張起靈的吻而放鬆的身子讓小穴也開始放鬆了下來。加入第二根、第三根手指,張起靈帶著探索意味的抽插、旋轉。

 

「啊……!」吳邪驚顫了一下,張起靈知道他找對了地方,手指變換著角度攻擊那個讓吳邪興奮到要發狂的點。

 

等到吳邪要高潮的時候,張起靈突然把手指抽了出來,空虛感以那個敏感點為中心擴散,吳邪難耐地扭動著身子,迷茫的雙眼眼巴巴地看著張起靈。

 

如此引人犯罪的吳邪讓張起靈再也把持不住,急急地脫了褲子就直接挺了進去,兩人都舒服地喟嘆了一聲。

 

濕熱的肉壁一陣一陣吸吮著張起靈埋在吳邪身體裡面的性器,這使得張起靈再也把持不住的大力抽動起來。

 

「嗯……哈……慢啊……起靈……」吳邪微微蹙著眉,比起手指,性器在肉壁裡衝刺的快感更是巨大,吳邪承受不住的流下一顆顆晶瑩,都被張起靈柔軟的舌給舔去。

 

嘴上說著拒絕的話語,腰身卻是迎合著張起靈的律動,手緊緊掐著身上人的肩膀。

 

吳邪的挺立被夾在兩人之間的縫隙,藉著摩擦張起靈略有肌肉線條的小腹得到快感。

 

「等……要……去了……啊啊!」吳邪一弓身,性器頂端噴射出白濁的液體,因為高潮而緊縮的小穴讓張起靈一悶哼,重重的撞在最深處釋放。

 

張起靈壓在吳邪的身上喘息著,吳邪沒有推開張起靈,只是輕輕抱住對方。

 

「吳邪……」

 

「嗯?」

 

「第三個要求」

 

「?」吳邪疑惑地看著張起靈。

 

「跟我在一起……」張起靈把頭埋在吳邪的頸窩輕輕蹭著。

 

吳邪看著張起靈像是在撒嬌的樣子愣了一下,然後笑了。

 

「好。我會跟你在一起……陪你看春天的花開、一起度過夏天的炎熱、一起欣賞通紅的楓葉、抱著你度過嚴冬,只要你不嫌棄,我不會讓你再一個人……」

 

因為受夠了看著你孤單的背影。


因為受夠了只有你在這空蕩的房裡。


因為受夠了你總是不說出來的寂寞。


最大的原因還是……

 

我愛你。

 

【END】

 

 

 

 

茶茶的渣渣

 

其實這是昨天打的ˊ艸ˋ

可是我昨天懶的發上來所以……(被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煙雨客棧,端茶以待。

茶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墨無痕
  • 看到吳邪被打壓的大人氣場《擦血
  • 張起靈的氣場不論如何都比吳邪強啊www不分年齡wwww
    話說需不需要擦下鼻血啊wwww

    茶茶 於 2015/07/12 16:51 回覆

  • 哇係小月兒
  • 哦,天啊。
    腦衝血了,哈啊哈啊(緩氣
    小哥無論如何還是壓著天真的啊~~~
  • 瓶邪王道不可逆wwww

    茶茶 於 2015/11/29 23:07 回覆

  • 玫瑰
  • 大大有在看闇騎士嗎 如果有可以寫同人文嗎 個人覺得斯洛h超萌 以大大的文筆寫一定很棒
  • 很可惜我沒有看呢,如果有機會我會去看看的ww
    還有我不是大大啦XD不敢當!

    茶茶 於 2016/07/26 12:32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