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架構在佩托拉幾人犧牲後
※先虐後甜……好吧我覺得我打的很無感這樣……這篇是當我在想進擊的巨人的時候最大的意念(這樣說好像怪怪的),然後架構描繪出來的
※H有,慎入
※每篇貼文下皆可點文,如需用臉書或其他管道聯繫請用「悄悄話」功能
 
天空,是廣闊的,還是……?
 
除了沉默,還是沉默。
在這個時代裡,眾人皆醉他們獨醒。
 
但是,沒有人知道永無止盡的失敗和犧牲,最終帶來的會是什麼。
 
勝利?或是滅跡?
 
他們就站在成功與敗北交錯的灰色區塊,即使是最強的他,和能變身成巨人的他,也不例外。
 
他們就像是一朵又一朵被栽種在名為「希望」的土壤上,開得正好的花。盛開的重大,長的妖豔,卻也凋零地極快且黯然。
 
規律的軍靴踏地聲在一座古堡裡響起,迴響在潮濕的地下室裡。
 
他打開木門,看見那名少年掛著淚痕沉睡的樣子。
 
他放輕了腳步坐在對方的床沿,長期握刀而生繭的手輕輕撫過少年還稍嫌稚嫩的臉龐。
 
彎腰,他在他的額上烙了一吻。
 
這是難得一見的溫柔,在這個末世之中。
 
「利威爾……兵長。」少年被輕輕一個吻喚醒,那是渴求,對方無聲的渴求。
 
沒有誰先主動,兩個人擁吻在一起,身軀在床鋪上交疊。
 
舔咬、愛撫。
 
呻吟、讚歎。
 
套弄、擴充。
 
他們兩個的性事從來沒有一般情人的膩歪,一切乾淨俐落,不帶有一絲拖泥帶水。
 
艾倫在對方的身上馳騁,興奮的下身一次又一次進出,抽出只剩頂端,再重重進入,直到撞到對方的敏感點。
 
比起女人高亢甜膩的吟哦,男人低沉隱忍的喘息更是令人興奮萬分、更是理智的考驗。
 
「唔……艾、艾倫……再深點……啊……」後入式總是能進到深處,利威爾雙手緊緊抓著床單,要求著身上的人滿足深處的空虛。
 
「是……利威爾……」艾倫輕笑了一下,緊緊扣住對方精瘦的腰身,全進全出的方式成了深入淺出的方式。
 
沒多久,伴隨著低沉的、和少年特有嗓音的低吟,兩人同時達到了巔峰。
 
艾倫喘息著緩緩抽出剛剛還在對方體內馳騁的肉刃,剛剛釋放在裡面的濁液隨即淫靡了純白的床單。
 
沒有情話,因為不需要。
沒有承諾,因為給不起。
沒有喜歡,因為只有愛。
沒有聲音,因為都明白。
 
在這個末世裡面沒有人有資格給出承諾,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們會被帶往地獄。
 
但是艾倫跟利威爾明白,即使沒有說、即使沒有給,緊緊交纏的身軀、早已將對方深烙在深處的靈魂,即使到了地獄,相伴在所不惜。
 
再妖艷的花終有凋零的一天,他們沒有長生、也沒有永生。不論是犧牲或是蒼老,哪怕只剩最後一秒。這樣無語的溫情將會伴隨他們,即使是時間的洪流,也沖刷不散。
 
-FIN-
 
茶茶的渣渣
好我真的不知道我在打什麼了;_;
艾利什麼的我吃可是我印象中沒打過啊啊QAQ
而且我好久沒打了啊……(嘆
盜墓筆記的坑太深,一旦入坑無法脫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煙雨客棧,端茶以待。

茶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