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瓶邪,人物OOC
※道具play慎入
※【】是帖子內容
※首度嘗試歡脫向……
※感謝好友的友情客串麼麼噠
※每篇貼文下皆可點文,如需用其他管道聯繫請使用「悄悄話」功能
 
吳邪躺在床上滾來滾去。
 
他和張起靈正式交往以來已經將近一年了,情人之間的事情什麼都做了。牽手、擁抱、接吻,蓋棉被純睡覺或者是不純睡覺,反正什麼事都做了。
 
但是吳邪唯一不滿一件事。
「憑什麼兩個都是男人好歹我一米八一為什麼要被那個矮一公分現在在倒斗的悶油瓶子壓在身下被人操啊啊啊啊啊!」
 
這證明人的潛力是無窮的,看看天真無邪同志,不滿和怨恨讓他連換氣都省了。
 
吳邪煩躁的起床,拖著還微微酸痛的身體坐到了電腦桌前打開了貼吧。
 
吳邪瀏覽這,發現了一個貼吧叫做「腐女吧」。
 
點進去看,吳邪才知道什麼叫做頭皮發麻。
 
什麼攻什麼受?!什麼SM什麼監禁?!什麼春藥什麼自攻自受?!什麼反攻?!
 
反攻?!!!
 
吳邪看見了關鍵詞眼睛都亮了,迅速瀏覽有一下腐女吧的吧規之後就發了個帖子上去。
 
【求解】如何反攻
我跟我家的已經交往一年了,我強烈要求反攻!!求幫助!!
 
【1樓 我是腐女我驕傲
哎呀又來一個小受想反攻啊!
 
2樓 漓月夏楓
小受想反攻啊?來來來給姐說說你那個攻君的性格!!】
 
吳邪才剛發出去,馬上就被人建了兩樓,他看了看,想了一下,動手敲起了鍵盤。
 
【3樓 開棺起屍是霸氣 [樓主]
他啊……不愛說話,就是一個悶油瓶子,平時總是癱著一張臉,身手跟體力很好,耐性很高,有的時候還會算計小爺我!還有……呃……大概就這樣了吧。
 
4樓 姐是河蟹常客
腹黑面癱攻x炸毛受啊啊好萌的CP啊!!求床上細節!!
我是婦女我驕傲 樓上+1
節操無下限 樓上+2
漓月夏楓 樓上+10086!
節操銷毀工廠 樓上+身分證號!!】
 
吳邪坐在電腦前想摔鍵盤的心都有了。
 
誰是炸毛受啊!還有你們這麼沒下限好嗎?!你們成年了嗎?!吳邪在心裡怒吼。
 
【5樓 開棺起屍是霸氣 [樓主]
各位姐姐別糗我了,我是真的一定迫切想要知道如何反攻的啊!求幫助啊!!
 
6樓 漓月夏楓
唉唷,這不是簡單嗎?你就這樣……(為了不破梗,這裡和諧Ow<)(#)】
 
吳邪看著ID漓月夏楓蓋的樓,笑得十分燦爛。
 
幾天後。
 
吳邪簽收快遞小哥送來的包裹,關上門後望向緊閉的房門,笑得邪惡。
 
吳邪拆開包裹,看見一張紙條上面寫著:
 
「預祝開棺起屍是霸氣樓樓反攻成功!」
 
吳邪把紙條放到一邊,然後看了看裡面的東西。
 
西班牙大蒼蠅粉末狀、跳蛋、按摩棒、領帶。看著裡面的道具吳邪難得學胖子一樣猥瑣地笑了起來。
 
吳邪輕輕走到主臥把東西放在抽屜,看了一眼在床上背對著自己的人,又悄悄出去了。
 
吳邪走到廚房把熬好的粥盛了一碗,然後拿進房裡。
 
吳邪看見對方的樣子不由得笑了一下。
 
張起靈很少睡得熟,所以這種模樣也是一種稀奇。
 
「小哥,先喝杯水吧!我去拿原本熬的粥進來給你喝吧。」
 
吳邪總在張起靈倒斗回來後熬粥給他喝,因為某次張起靈倒斗回家除了吳邪做的飯,半夜肚子疼的直冒冷汗,嚇得吳邪趕緊把人連拉帶拖坐上了小金杯然後送到醫院。
 
送到醫院打了一個晚上的點滴後,醫生這才用一種責備的語氣告訴他張起靈好幾天沒有好好吃東西了,突然吃那麼多又是油又是多鹽的食物難怪胃會受不了。
 
吳邪表示了解之後把打完點滴還有些虛弱著的張起靈帶回家後,猛然想起老張倒斗倒了兩個禮拜,就算有罐頭一定還是堅持吃壓縮餅乾,這樣就算了還吃得很少
,所以才會造成這次胃造成嚴重的抗議。
 
造就了如今吳邪在老張回家之後變著戲法給他熬粥讓他先吃個兩三天再慢慢轉到一般菜色。
 
「小哥,今天我和幫你熬了點雞湯,我去幫你拿過來吧?」某位人夫(妻)吳看著床上接過他盛好的粥喝了起來的張起靈問道。
 
「嗯。」張起靈送了個鼻音給吳邪。
 
看著吳邪走出房裡的身影,張起靈默默從兜裡拿出一包粉末,倒進粥裡。
 
「小哥,來喝點雞湯吧!」吳邪把雞湯給拿進房裡。
 
張起靈點了點頭,把吃完一半的粥放到床邊要接過吳邪手裡的湯。
 
「哎,小哥別浪費食物啊,先把粥喝完吧?」
 
「你喝粥我喝湯。」
 
「這……好吧。」看著張起靈不容拒絕的眼神,某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天真無邪小白兔只好拿起了那碗加料的粥喝了起來。
 
一個人喝完了湯一個人喝完了粥,吳邪正要把碗拿出去洗,起身卻腿軟的又坐了回去。
 
「怎麼回事?好熱……」吳邪皺了皺眉,拉了拉衣領,突如其來的熱感讓吳邪不知所措。
 
「吳邪?」張起靈疑惑的抹向吳邪的額頭。
 
「唔……好涼好舒服……」吳邪拿下放在額頭上的冰涼的手,用臉頰磨蹭著。
 
全身像是有一團火在燒,感覺到身邊有個天然冷氣,不由分說就貼了上去。
 
「小哥……我、我難受……」吳邪全身都貼著張起靈,下身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挺立的無法掩飾。他用發熱的下身一蹭一蹭著張起靈的。
 
「吳邪……」張起靈的黑眸暗了暗,修長的手指勾住了對方的下巴,吻了上去。
 
另一隻手緩緩從襯衫的下擺入侵,順著腰線緩緩往上,搓揉著眼睛硬挺的紅點。
 
「唔、唔……」唇被堵著無法發出聲音,吳邪難耐地脫下褲子和內褲,小吳邪在沒有撫慰的情況下已經流出了不少透明的液體。
 
也褪下張起靈的褲子,吳邪就著跨坐在對方的姿勢,雙手屏住兩人的性器上下套弄起來。
 
張起靈悶哼了一聲,放開扣著對方下巴的手,伸手打開床頭櫃的第一層抽屜,把原先備好的潤滑劑、後來吳邪放進去的道具都拿出來放在一旁,只留下領帶。
 
放開對方略顯紅腫的唇瓣,將他放倒在床上,張起靈抓起原本應該是主謀的人的雙手用領帶綁了個結實。
 
「唔……小哥你幹嘛……」吳邪疑惑問道。
 
「幹你。」張起靈回道。
 
「操,張起靈你……啊……」原本的粗口還沒爆出來,就被張起靈擼動下身的舉動給吞了回去。
 
「啊哈……慢點……嗯……要不行了……」感覺到手中的東西一抖一抖,出現了即將高潮的徵兆,並沒有和平常一樣收緊並加快套弄,而是放開。
 
「唔……小哥……」鄰近高潮卻沒辦法達到的感覺讓吳邪感到焦躁,吳邪嗚咽了一聲望著身上的人。
 
張起靈只是有些促狹地看著他,然後拿起跳蛋,不知道從哪裡拿了一條繩子把跳蛋固定在吳邪的性器上,然後打開開關。
 
「嗯啊、哈!不行了……嗯!」原本冷卻下來的快感又被突如其來的震動喚了回來,吳邪一個弓身,射出了白濁。
 
張起靈看著對方劇烈喘息的樣子,好心地把跳蛋的開關又關了起來,他拿起潤滑劑和按摩棒,將大量潤滑劑倒在按摩棒上,然後緩緩進入那將近一個月都還未開發的幽穴。
 
「唔……」還未從高潮的餘韻中緩過來,吳邪的眼角掛著生理性的眼淚。
 
「吳邪,放鬆。」張起靈此時也不輕鬆,看著那一開一合的粉嫩吞下黑色的按摩棒,想到以往在身下人身上馳騁的感覺,呼吸越發沉重。
 
「你說的輕鬆……啊……」吳邪哀怨道,按摩棒突然深入的感覺讓吳邪又驚叫了一聲。
 
發現按摩棒已經幾乎整根沒入只剩柄的張起靈把開關一下子開到中檔。
 
「唔啊……!不、不行!太快了……不要……停……啊哈……不、不行了……」強烈的快感讓吳邪呻吟的聲音都帶上了誘人的哭腔,他緊緊地抓著床單,擺著頭想拒絕這排山倒海的快感。
 
張起靈看見小吳邪已經開始吐出一絲絲白液,便抽出還在震動的按摩棒,將自己已經漲的紅紫的小起靈聽了進去。
 
「嗯啊!」「嗯……」酥麻的快感讓兩人都不自覺的贊歎了一聲。
 
不知道是因為的作用還是因為剛剛按摩棒肆虐的關係,甬道濕潤溫熱,就像是有無數小舌舔舐著入侵者,快感讓張起靈有些頭皮發麻。
 
「吳邪……吳邪……」張起靈矮下身在吳邪耳邊輕語,身下快速的進出,頂撞著憑著記憶找到的敏感點。
 
「啊……起靈……再……深點……哈……好棒……」
 
吃下催情藥物的吳邪少了平時滾床單時有的矜持,現在的他根本就是順著心裡的想法開口罷了。
 
張起靈的眼角泛紅,擺動腰的速度又加快了不少,帶著一股巴不得和對方合而為一的狠勁。
 
「嗯……不、受不了了……起靈、我……啊……!」吳邪頭仰了起來,張開了嘴卻什麼都發不出來,噴射而出的液體站上兩人的腹部。
 
突如其來的緊絞讓張起靈沒忍住也悶哼一聲射了出來。
 
張起靈抱住吳邪,兩人交錯的劇烈喘息宣示著剛剛兩人有多麼激烈。
 
張起靈有些不捨的把剛剛還在對方身體裡肆虐的兇器抽了出來,然後把吳邪打橫抱到浴室清洗。
 
好不容易清洗完了,兩個人才躺在床上好好溫存。
 
吳邪的腦袋徹底從催情藥物和高潮的控制下解脫,想起剛剛的浪蕩還有一開始的舉動不禁羞紅了臉。
 
「西班牙大蒼蠅。」張起靈突然冒出一個名詞,吳邪愣了一下,徹底炸毛。
 
「我操!張起靈你該不會都知道了吧!」吳邪一下子從床上彈了起來,卻被腰部的無力硬生生被推回床上。
 
「想反攻嗯?」張起靈看著吳邪。
 
「沒、沒有啊哈哈小哥……我……嗯……別碰那……小哥我錯了我不會再想反攻了……」
 
「來不及了。」
 
張起靈看著吳邪的眼睛亮的危險。
 
-FIN-
 
後記
我好像沒有什麼能說的(抹臉#
我只想說:靜候靈歸——14day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煙雨客棧,端茶以待。

茶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