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瓶邪,中長篇,有肉,HE

※自己找曲填詞充當作詞什麼的,會出現一兩首吧,如果我真找不到合適的
※【】是預告,會標明說話人物和關係,將以非正規(#)劇本方式呈現
※所有貼文下方皆可留言點文,如需使用其他管道請用「悄悄話」功能謝謝

  吳邪回到家後坐到沙發上拿出手機,這才發現有兩三通未接來電都來自他的經紀人。

  回撥過去,等待的時間沒有過多久,對方就接起來了。
 
  「喂,天真啊,你他娘的胖爺我都打了兩三通電話了你丫怎麼搞的?現在才回電?」胖子在電話另一頭有些埋怨的說道。
 
  「剛剛出去買飲料被認出來了,好不容易擺脫了才到家的。怎麼了胖子?」吳邪往後靠,由著自己的身子陷進柔軟的沙發。
 
  「就是那啥……天真你不是在聽廣播劇嗎?公司這裡有一個廣播劇尾曲的case讓你接,既然你都去買飲料了我想你應該很有時間才對,胖爺我叫人去接你了,現在也差不多到了,詳細的等你到了公司再說吧!」說完胖子不等吳邪回應就掛了。
 
  「喂?喂!他娘的,這胖子搞什麼呢?」吳邪無奈的看著手機上面顯示的來電時長,認命的把飲料放到冰箱裡,抓起鑰匙出門去了。
 
  吳邪住在一間獨棟的小別墅,住宅區離附近的商店街不遠,有學校有醫院還有地鐵站,做什麼都方便,算是精華地段,吳邪出了門之後就看見一輛靛藍色的BMW停在不遠處。
 
  走了過去敲了下駕駛座的車窗,對方搖下車窗後,才發現是一個短髮的女人。
 
  「吳邪?」那女人試探性地問道。

  吳邪點了點頭。

  「喔。」她笑了笑,又說。「上車吧,我是被你經紀人胖子叫來接你的。」女人的纖纖細指按了一下控制開鎖門的開關,然後指了指副駕駛座。
 
  吳邪點了點頭,從車前繞到副駕駛座上車。
 
  眼見對方已經繫好安全帶,她這才輕踩油門,把車開了出去。
 
  「我想胖子已經跟你說過這一次的case是廣播劇的Ending Song了吧?在那之前我先自我介紹,我是心海音頻廣播劇社的社長,也是這次Ending Song的策劃阿甯,網名是寧靜聽海,請多多指教。」
 
  「喔……我叫吳邪,請多多指教。」吳邪有些木然地點了點頭,似乎是聽的雲裡霧裡。
 
  阿甯瞟了一眼有些呆滯的吳邪,在前方的紅燈處停了下來後遞了一張名片給他。
 
  吳邪結果那張名片,名字、職位、公事電話號和稱謂都沒有任何問題,但是看到官方聯絡電話的時候呆了。
 
  「這、這不是我們公司的電話嗎?」
 
  「是啊。」看著眼前的綠燈,阿甯再次踩下了油門。「你剛進公司不到一年,又是做一般MV,還沒開始接觸公司裡面影視類的任何區塊吧?胖子當初應該有跟你說過我們海視公司做的很廣,從歌曲到戲劇都有,甚至還有廣播劇。」
 
  「……所以你們就是胖子之前口中的那個廣播劇社?」吳邪覺得信息量太大,大腦即將死機。
 
  心海音頻廣播劇社啊!這個是他最喜歡的廣播劇社團,吳邪很多喜歡的CV和翻唱都是這個社團裡面的,例如通常配耽美劇的麒麟祥雲和因為一首《再聚》爆紅的翻唱海棠花開。
 
  「Bingo~通常我們的廣播劇Ending Song,也就是俗稱的ED,都是選一些在公司起碼有兩年以上的歌手來演唱,這一次公司居然推薦進公司不到一年的你,讓我們都非常驚訝,就這點,我就該叫你Super吳了。」阿甯笑道。
 
  公司離吳邪的家也不遠,不久就到了,打開車門,阿甯對著還坐在副駕駛座的吳邪說道。
 
  「合作愉快,Super吳。」
 
  兩人走到電梯門前,阿甯熟練的拿出公司的員工證往旁邊的感應卡刷了一下,原本就停在地下一樓的電梯隨即打開了門。
 
  在電梯裡,兩人都沒說話,正當吳邪覺得有些尷尬的時候,電梯到了公司十三樓,一打開車門就有一個龐大的身軀向吳邪撲了過去。
 
  吳邪趕緊閃到一邊,看著撲了空跑進電梯裡,剛好電梯又關了門的胖子,心裡突然想起小時候讀過的課文。
 
  忽有一龐然大物拔山倒樹而來。只是後面的「蓋一癩蝦蟆也」要改成「蓋王胖子也」才對。

  然後電梯門關了起來。
 
  「天真同志,虧組織這麼照顧你讓你接了這個重要的通告你竟然就這樣對待我,組織對你太失望了!」
 
  胖子按了開門鍵走出來,一臉幽怨的看著吳邪。
 
  不閃開讓你撲,我還能看到未來的太陽嗎?
 
  「天真,你這就不厚道了,胖爺我這神膘護體,別人想親密接觸都難呢!」
 
  「啊哈哈……」吳邪乾笑兩聲,在心裡暗罵自己怎麼蠢到連腹誹都能說出口,然後趕緊轉移話題。「欸對啊胖子,你不是說有ED嗎?歌詞呢?」
 
  「歌詞在這呢!」一個活潑的女音從後面出現。
 
  一個女孩手上拿著一份資料遞給吳邪。
 
  「你一定是吳邪哥哥了,喏,這是歌詞,先看一遍吧。」
 
  吳邪拿過歌詞看了一次,點了點頭後把歌詞還給人家。
 
  「你好,我是霍秀秀,心海音頻廣播劇社副社長,網名是秀點子妖精。是這次的作詞,作曲是黑瞎子,網名是戴墨鏡的明眼人。跟我過來吧,先跟我去聽廣播劇的預告吧!」霍秀秀接過填詞,拉著吳邪的手,她對三人說道。
 
  「那啥,胖爺我就不去了哈,我先去跟各路作詞作曲什麼的打個招呼好了!」胖子說。
 
  吳邪沒有回應,就算被眼前的姑娘拉著走也沒有什麼反應,他現在滿腦子都迴盪著剛剛霍秀秀說過的話。
 
  作詞作曲都是名人,各種壓力山大啊……吳邪只感覺到各種壓力。

  吳邪,你是不忘記自己也是個紅透半邊天的小歌手了?
 
  到了一個小型的播放室,吳邪發現這裡的聲音播放設備竟然是電影院級別的,隔音設備和防回音設施也做的很完善,換句話說,在這裡不用耳機也可以不受外界干擾、且用最大限度的品質欣賞各種視頻或是聲音劇。
 
  「嗯……因為廣播劇方面還有幾個龍套和主役角色的乾音沒有交完全,不過做成預告是沒有問題的,大概都有交代,Super吳你先聽聽看,之後再想想這首ED你該如何詮釋吧。」阿甯在等待電腦暖機的過程中說。
 
  「好的。」吳邪點了點頭。
 
  幾個滑鼠點擊的聲音之後,沉默了幾秒,一個少年的聲音傳了出來,預告開始了。
 
【江孟晨:這是如夢一般的現實,只會出現在小說的情節現在全發生在我身上。
 
何奕華:江孟晨,你已經被人盯上了,你確定你還要喜歡那個洪影傑?愛上他,只會招來殺身之禍!
 
O.S.:打鬥、追殺、死亡,為愛……亡命天涯。
 
洪影傑):孟晨……對不起……
 
江孟晨:洪影傑——!!
 
江孟晨:直到多年以後的今天,我還是沒法忘懷那一天的場景,我曾經和癡心的妄想,是否會有那麼一天,我可以再一次看見他跟我們第一次見面一樣,帶著那股霸氣,對著我說我回來了……
 
報幕:心海音頻廣播劇社出品,相愛不能,脫身不得預告】
 
  預告到報幕完就結束了,預告比他想像中的短,根據他有事沒事寫寫文聽聽劇的經驗,吳邪推斷除了第一句會是第一期的內容,其他絕對都是第一期之後的內容。
 
  這個即將要做成廣播劇的作品在小說出來的時候吳邪就看過了,一部很好看的小說,劇情也很長,依照男一男二的愛情進展,就算是第三期,也絕對不可能做到結尾,除非一期一個多小時。
短小精闢的預告,就是心海音頻的特點,明明很短,有的甚至不到一分半鐘,卻可以突顯出作品的基本資訊。
 
  「Super吳,感覺如何?」阿甯問道。
 
  「嗯……就是短了些,感覺倒是還不錯。話說男2的CV……該不會是麒麟祥雲吧?」
 
  「是啊是啊!就是他!男1還是海棠花開喔!而配何奕華的人就是剛剛跟你說過的作曲人呢!」霍秀秀打岔。
 
  「雖然預告短了點,可是應該也夠你思考歌曲的走向跟意義了吧?」阿甯問。
 
  吳邪點了點頭。
 
  「那走吧,我帶你去看看我們這部廣播劇的CV!」
 
阿甯順手把電腦給關了,然後帶著把兩人帶到一間辦公室。
 
裡面的人齊刷刷看向進門的三個人。
 
「啊……三叔!」吳邪剛進門,看到的就是吳三省。
 
「大侄子?你怎麼在這裏?你是這次的歌手?」吳三省放下原本靠在耳邊的耳機,按了暫停的快捷鍵之後問道。
 
「是啊,三叔,你在做什麼啊?」
 
「這不在聽聲音嗎?唉先別說了,阿甯、秀秀,你把他交給我就行,剛剛解子揚在找你們呢。」
 
「聲音部門的總監找我們幹嘛?」阿甯蹙起眉頭。
 
「我哪知道。」吳三省聳肩。「說是讓你們趕緊過去。」
 
「好啦,甯姐姐走吧!」霍秀秀把阿甯推出去,順道帶上了門。
 
看著兩個人出了門,吳三省才把目光轉到吳邪身上。
 
「你個兔崽子,有了事業忘了家!找天回家去吧,你媽想著你呢。」吳三省說道。
 
「好……我會找時間回去的。」吳邪答道。
 
……但是連買個飲料都能被認出來,怎麼回長沙……
 
「……唉,看你現在紅得發紫應該也回不去,過陣子再說吧……」吳三省無奈嘆氣。「這一部劇的CV都在這裡了,給你介紹下……」
 
吳三省從離他最近的黑瞎子開始介紹,最後指向在旁邊看著劇本的男人。
 
「最後是配男2的麒麟祥雲,張起靈。」
 
吳邪一怔,順著吳三省手指的方向看過去,果真看見一個男人正坐在位子上看著東西。
 
張起靈抬眼,點了個頭算是打了個招呼,隨即又將目光聚焦在手中的東西。

-TBC-
 
茶茶的渣渣
那廣播劇預告是假的,不太可能會真的有廣播劇產出來的,就算真的有雷同的我想我也不會是參與的其中一員
心海音頻廣播劇社這個名字是我捏造出來的,如果真的跟廣播劇社撞名了請告知(基本上是不會啦),如果需要成員名單請留言ow<
相關有不懂也可以問,我也算是懂些皮毛……如果有BUG請告知ˊ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煙雨客棧,端茶以待。

茶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