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瓶邪,中長篇,清水向

※不坑,有虐有甜(虐我不確定有沒有……)
※每篇貼文下皆可點文,若需要其他管道聯繫請用「悄悄話」功能
 

  張起靈預料的沒錯,吳邪醒過來的時候確實已經過了飯點,當吳邪正要起身的時候他發現肩膀沉沉的,轉過頭才發現一個毛茸茸的黑色物體靠在他的肩膀上。

吳邪呆愣了一下,才發現這個人是張起靈。

客廳的電燈沒開,只有月光照耀,原本冰冷僵硬的臉被月光調和得柔和,睫毛一顫一顫的,氣息平和綿長,吳邪知道這是這個人半年以來第二次的熟睡。

  吳邪有一個習慣,午夜時分總要爬起來喝杯水再回房倒頭繼續睡。他還記得張起靈剛成為他執事的那幾天天天都被已經在廚房待命的張起靈給嚇個半死,但現在也是習慣了。

  也是因為這樣吳邪才發現張起靈平時的淺眠。

   吳邪看著某個人熟睡的樣子,如果要他不動他還真會不動,可是人沒有內急就不是人了,他小心翼翼要把對方放躺在沙發上,不料對方卻醒了過來。

   「……吳邪?」張起靈睜開那雙深邃的黑眸,沒有平時的淡漠,這時候只有滿滿的迷茫。

   吳邪看著對方一臉惺忪的樣子笑了出來。

   ——果然像極了貓科動物啊。吳邪不禁在心裡想著。

   迎上張起靈疑惑的目光,吳邪說道:「我去廁所的,小哥。你要睡的話就睡回房吧。」吳邪說完就走到了廁所,留下張起靈和他還沒清醒的腦袋。

   張起靈待了一下就起來了,他慢吞吞的起身,然後去廚房把一直在保溫的粥拿出來盛了一碗。

   吳邪去廁所回來之後就看到張起靈拿著一碗粥放在客廳的桌上,粥的香氣讓吳邪開始覺得餓了。

   正要雙手拿起那碗粥的時候吳邪卻被左肩傳來的疼痛疼得縮回了手。

   張起靈看見對方因為疼痛而皺起了眉毛,直接抓過吳邪的左手又不敢太大力,怕弄痛了吳邪。

   張起靈沒有問,就直接朝肩膀的地方按過去。

   「嘶……小哥你輕點……」吳邪皺眉。

   「……嗯。」張起靈帶著歉疚放緩了力道。

   張起靈一邊把對方僵硬的肌肉揉軟,一邊在心裡進行著自我譴責。

   把這麼好的人弄傷了……還能待下去嗎?

   以往張起靈不是沒有過失職的前科,雖然犯的事情不大,但是不知道是張起靈運氣特別差還是怎樣,就算是芝麻綠豆大的事情也會造成他被解僱。

   頂多也就是放錯刀叉、事情忘了做而已,而且他幾乎沒有過頂撞或毆打主人的紀錄。

   他第一次頂撞雇主就是在吳邪的上一個雇主那邊,那是他服侍的第三位主人。

   那個主人叫陳皮阿四。

   陳皮阿四好男色,張起靈剛進去的時候就知道了,那一年,他十七歲。

  不過就算知道陳皮阿四好男色,他也沒有特別說什麼,反正隸屬的單位不會正面服侍到陳皮阿四,除了對方用晚餐的時候。

  陳皮阿四的私生活是很亂的,時不時帶幾個MB回家過夜是很正常的。雖然張起靈真的很厭惡之後要去處理那房裡淫靡的性愛味道和濃重香水味所交織出來的痕跡。

  當他某一次進去清理房間的時候,濃重的麝香味沒有了香水的掩飾,這讓張起靈覺得奇怪。清理完房間之後他就去問了問和他隸屬同個單位的臥底黑瞎子。

   「啞巴,虧你已經進來了好幾年,你還不知道那老頭除了MB以外,也會對執事下手?」黑瞎子這樣回答他。

   對執事下手?張起靈皺了皺眉。

   發生意外的時間點就在張起靈得知答案之後的晚上。

   陳皮阿四坐在餐桌上吃著晚飯,按照他們的慣例,所有執事都必須站在陳皮阿四身邊直到他吃完。

   陳皮阿四吃完了最後一口,那雙犀利的眼睛掃了一遍之後停在張起靈的身上。

   他用手指示張起靈到他身邊,而無法違抗命令的張起靈也走到了他身邊。

   「今晚就你了,晚點洗好澡到我房間來報到。」陳皮阿四說這話的同時,還拉著對方的手意圖要將對方拉到自己懷裡,不料卻被反射性的掙脫。

   這個舉動讓兩人和在場的其他人震驚,當張起靈還在甩開還是接受之間掙扎的時候,摸向大腿內側的手讓他果斷選擇了甩開。

   「呵呵……這麼潑辣的我喜歡。」陳皮阿四不生氣,反而給了個猥瑣的笑容。

   陳皮阿四的身手了得,本來想自己擒拿住這個人的,卻也沒料到被對方踹了一腳。

   他看著破罐子破摔的張起靈正要離去,開口挽留:「等等,那位小哥你別走!留下來當我的貼身保鏢我就當作今天這事情沒發生。」

   張起靈回頭睨了一眼陳皮阿四,心裡冷笑了一聲就上了樓拿了錢包就直接走人。

   陳皮阿四住在長沙,一時不知道該去哪裡的張起靈決定到杭州替父母上個香並看看以前他們住的房子有沒有人買去了。

   只是他萬萬沒想到陳皮阿四竟然派了皮包一路跟蹤他,然後趁他發燒的時候想解決掉他。

   然後之後的事情就是他被吳邪給救了,還變成了吳邪的執事。

   「……哥……小哥?」吳邪發覺到對方的出神出聲呼喚人家,他的肩膀已經不痛了,他怕的是張起靈再這樣揉下去肩膀的肌肉僵硬會變成瘀青。

   「……?」張起靈回神後疑惑看向吳邪。

   「想什麼那麼認真,小哥你今天出神特別多次啊。」吳邪笑說。

   「……抱歉。」張起靈微微低下頭,放開吳邪的肩膀。

   「說什麼抱歉,這個我不愛聽。」吳邪拍了拍張起靈的肩膀。

   「雖然是我僱用你當執事的,但是小哥,我是把你當朋友來看,我希望你不要真的只是把我當主人,有的時候你身體不舒服或者是有什麼事情要講都可以來找我的。」吳邪頓了頓,換上一抹帶了點狡黠的笑意又問道。「你剛剛是不是怕我把你解僱了?」

   張起靈的身體僵了一下,很快就放鬆了。而吳邪發現對方這個反應之後笑得更歡了。

   「除非你自己來辭職不然我不會解僱你的,我相信你不會做太過份的事情的。」

   吳邪說的話都說進張起靈的心坎裡了。

   從八歲到他小目前為止,歷任主人們都只是把他當下人看待,從沒有像吳邪這樣會跟他稱兄道弟的人。

   張起靈點點頭,沒有過多的表示,然後要他趕快喝桌上那碗粥。

   吳邪笑著說知道了,雖然表面不說,但是吳邪就是知道張起靈有聽進去。他拿起粥,問了一下張起靈喝不喝,卻只得到對方搖頭不餓的反應。

   張起靈看著正在津津有味喝著粥的吳邪,兩隻手攥得死緊。

   吳邪,我欠你太多了,我該……拿什麼回報你才好……張起靈暗自嘆氣。

   卻沒有發現什麼東西正在改變。

   吳邪喝完粥之後有些不自然的把碗交給張起靈去洗,然後思考著什麼時候給張起靈挑些便服。

   等張起靈洗完碗出來之後他發現吳邪似乎一直在盯著他發呆。

   「怎麼了?」

   「嗯……我是在想什麼時候給你添些便服。上一次給你錢要你自己去買,你可是給小爺全都買執事服啊!這一次不論怎麼樣我都會那你去買幾件便服的。就下禮拜五,我開店個半天就回來。」

   張起靈剛想開口,卻被吳邪那一臉「此事已決,無須再議」的表情給噎了回去。

   吳邪滿意的看著張起靈臣服在自己的淫威下,快樂的丟下一句「我要洗澡睡覺了,小哥你也早點休息吧」回房了。

   張起靈略顯無奈的看著吳邪回房,連他都沒有發現眼底那股油然而生的寵溺。

 

*/

 

  時間過得很快,一轉眼就到了下一週的禮拜五,吳邪並沒有忘記和張起靈的約定,剛賣出一個元代青花瓷,就打發了王盟匆匆關了店門。

  回到家裡的時候,張起靈已經做好午飯等他回來。

  兩人吃完之後就出了門,因為商場距離不遠,吳邪和張起靈也就步行過去。

   等到了人多的商場,吳邪才發現原來某個被他收編的執事,顏值已經不是爆表可以形容的了。

   這種回頭率是怎麼回事……兩人走在商場裡,和他們擦肩而過的人都會再回頭看一下張起靈,吳邪在心裡不服,明明他長得也不差,為什麼看的都是張起靈……

   吳邪一邊在心裡犯嘀咕,一邊帶著張起靈到一間服裝店,裡面的女店員眼睛馬上亮了起來,趕緊走上前搶著接待。

   「你們吵什麼吵啊?」一個短髮的女人從隔間走了出來,看見吳邪他們兩個人愣了一下,大概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

   「呃……經理。」幾個小女生看經理走出來了,隨即安靜了下來作鳥獸散。

   「這群小妮子……」她嘆了口氣,隨即又換上了職業的笑容。「兩位先生,真是不好意思。請問你們需要什麼嗎?」

   「沒關係的。」吳邪笑了笑。「能不能幫我朋友挑幾件衣服?」他指了指身邊的張起靈。

   「啊,可以啊。雲彩,過來一下。」女經理點了點頭,然後叫了一名女服務員過來。

   「經理,有什麼事情嗎?」一個大約才大學的年輕女孩快步朝三人走了過去。

  「去幫這個人挑幾件衣服吧!」

  「好的,經理。」

   那個被稱為雲彩的女服務員離開前又瞄了一眼張起靈,頂著兩個紅暈跑走了。

   女經理笑了笑,然後拿出名片遞給吳邪。「你好,我是這裡的經理,叫我阿甯就行。」

   「你好,我是吳邪,他是張起靈。」吳邪接過名片自我介紹。

   阿甯點點頭,然後看了一下張起靈。「我還以為他是你的執事,被你帶出來當苦力的,沒想到他是你朋友啊。」

   吳邪乾笑兩聲,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張起靈確實是他的執事,可是他也把他當朋友,所以阿甯的話也沒有錯,這時候他說是朋友不對,說只是執事也不對。

   「呃……說他是我的執事也沒錯啦,可是我也把他當朋友,至於為什麼這就說來話長了。」

   「哦~」阿甯拖長音,笑得高深莫測。

   吳邪看見對方的笑容,突然感覺到一股不寒而慄之感。

  「那個……經理,這是您叫我挑的。」雲彩這時候走了過來,手上拿著幾件衣服。

   「好,那妳可以繼續去忙了。」阿甯接過雲彩手上的衣服。

   吳邪又從阿甯手中接過衣服,然後給張起靈看。

   「小哥,你喜歡哪幾件就去試穿吧?」

   張起靈點了點頭,看著吳邪手上的衣服,拿起了藏藍色的連帽衫、修身牛仔褲和一件白色村衫進了更衣間。

   吳邪看著手上殘留的衣服,放在一旁的座椅上。

   「吳先生,你不挑嗎?」阿甯看吳邪把衣服放到椅子上,沒有要去挑衣服的動作,疑惑地問。

   「我的衣服已經很多了。」吳邪笑了笑。「只是小哥他的便服實在是太少了,所以我帶他來挑幾件。」

   「喔,原來如此啊。」阿甯點點頭。「不過他只挑了兩件上衣一件牛仔褲,這樣夠嗎?」

   「……呃……如果他喜歡的話就多拿幾件同款式的吧。」吳邪搔了搔頭。「對了,你們……有賣西裝嗎?」

   「有啊,不過我們西裝只賣幾款而已,就是那邊那幾款,你去看看吧。」

   「好,謝謝。」吳邪笑著點點頭,走過去看了那幾套西裝。

   看了那幾套,吳邪猶豫了一下,還是選擇了第二款西裝,請阿甯拿一套給張起靈。

   此時張起靈已經默默把幾件衣服試完了,確認沒有問題之後,吳邪就把西裝塞到張起靈懷裡要他試穿出來給他看,然後把幾件衣服拿到櫃檯。

   過沒多久,張起靈就穿好了,當吳邪聽見他喚自己的名字而回頭時眼睛都直了。

   吳邪幫張起靈挑的西裝穿在他身上,效果比他想的不知道好上多少倍。

 

  黑色的西裝外套下有件褐色的馬甲,再來是一件白色的村衫,西裝長褲秀出他修長的雙腿。筆挺的西裝加上天生的氣場和顏值,讓他從一名執事搖身一變變成一名菁英人士。

   ……這個從公司出來的CEO真的只是一個執事嗎?!

   吳邪和所有人都驚呆了,阿甯是最先回過神來的,她輕咳了一聲說:「吳先生的眼光真好,這套西裝張先生穿起來真合適。」

   吳邪訥訥地點頭,還沒從眼前的風景回過神來。

   「……吳邪?」見吳邪一直盯著自己,張起靈不由得疑惑。

   「……啊?啊!小、小哥!你穿起來真好看!去換下來吧,我們就要這套了!」

   張起靈雖然疑惑他要西裝幹什麼,但還是乖順的點了點頭回更衣室把衣服換下來。

   吳邪趁這個時候把錢給付了,等張起靈出來後,吳邪接過西裝折起來放到紙袋裡面就出去了。

   之後兩人又跑到鞋店給張起靈添了一雙皮鞋和休閒鞋,吳邪這才滿足的打算回家。

   走出商場之前,旁邊有個超市,吳邪想了想,就去買了一些肉菜、啤酒和醬料。

   張起靈疑惑問他為什麼,吳邪就笑了笑說是要請朋友一起到家裡吃火鍋。

   兩人回到家後,吳邪就發了微信給黑瞎子、解雨臣和胖子提出要煮火鍋,要他們晚上六點人過來就好。

   張起靈難得今天沒有拒絕吳邪的幫忙,這讓吳邪很是高興。兩人先用一個鍋把水煮沸,然後丟了幾塊高湯塊和大骨進去,再來把料清洗放到砂鍋裡面擺好,最後把剩下的料用盤子分裝好。

   當兩人把東西都準備好並把東西放到桌上,黑花胖三人也一起過來了。

   幾個人坐定之後,張起靈就去廚房把高湯倒進砂鍋,然後把砂鍋放到飯桌上事先準備好的瓦斯爐上。

   開火坐定,幾個人就開始聊天喝酒吃東西,幾罐黃湯下肚,就已經有些人醉了。

   「天真啊,真不是胖爺我說你,幹什麼都要自己來,那還請什勞子執事啊?哈?看你今天還去商場幫人家置辦衣服,哪有人像你這樣的?啊?」胖子醉醺醺的訴說著吳邪的罪狀,大著舌頭說出來的話,要不專心聽還真聽不懂。

  然而吳邪只是嘿嘿地笑,一看就知道已經喝醉了。

   見狀,解雨臣嘆了口氣,和張起靈打了聲招呼後就和黑瞎子一起扛著胖子離開了。

   張起靈看看一片狼藉的桌子,再看看剛剛傻笑現在安靜發呆的吳邪,和解雨臣一樣嘆了口氣,他把吳邪打橫抱起讓人躺回主臥,正要出去就被吳邪的手拉住了衣角。

   「?」張起靈疑惑地看著吳邪,對方只是在床上說著夢話,原本還抓著的衣角也被放開了。

   但是這一次吳邪放開了,張起靈卻離不開了。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煙雨客棧,端茶以待。

茶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