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瓶邪,中長篇,有肉,HE

※將會附上原詞
※所有貼文下方皆可留言點文,如需其他管道聯繫請用「悄悄話」功能

  張起靈?起靈起靈……麒麟?!靠老子怎麼沒有注意到!!還被自己男神救了啊!吳邪心裡各種震驚懊悔。

  不過表面上吳邪還是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大侄子啊,你聽過ED伴奏了嗎?」見吳邪搖了搖頭,吳三省又說。「這不,三叔我先放給你聽好不?」
 
  吳邪點了點頭說好,吳三省就把原本還放在桌上的耳機和歌詞遞給吳邪,然後把音檔全部小窗化,打開了原先就放在電腦桌面的伴奏。
 
  吳邪把耳機放在右邊的耳朵,聽著伴奏抓音高找節奏,還順便數數拍子。
 
  聽完之後,吳邪發現這首歌和剛剛聽的廣播劇預告一樣,都給人一種在渴望希望的感覺。
 
  這時候吳三省拍了拍他的肩膀用嘴型告訴吳邪他要出去一下,然後就出了辦公室。
 
  他按下重新播放聽了幾次,之後看著詞輕哼了起來,完全忘記這麼辦公室裡面還有十幾個人在呢。
 
「我只要 你完完整整回來
也只要 平凡的跟你相愛
渾水代價 昂貴不假
你選擇犧牲 來把一切告終
 
我不要 用命換來的平靜
想你的溫柔生活的寧靜
希望是夢 結局已定 沒有犧牲
卻塵埃落定 再挽不回
 
一再毀掉承諾和約定
你沒聽聞 我的心碎聲」
 
  吳邪試著唱完後抬頭才驚覺其他人的目光都黏在自己身上,而第一個反應過來並衝上前是陳文錦。
 
  「小邪你的聲音和這首歌好配啊!趕緊跟我去錄音室吧!」陳文錦就是這麼有衝勁的女人,什麼話都來不及說,他已經被陳文錦拖進了錄音室。
 
  而張起靈在位子上看著吳邪,眼底有一絲玩味。
 
  吳邪手上拿著歌詞,在心裡默哀剛剛來不及放回桌上所以摔到地上的耳機,三兩下就被推進錄音室的隔間裡,他感覺有點緊張。
 
  「小邪不用緊張,我們只是先試著錄音一次,準備好了嗎?」
 
  吳邪一邊點頭一邊想著胖子到底去哪裡了,剛剛到辦公室的時候胖子不在,八成是去騷擾雲彩了。
 
  其實心海音頻廣播劇社的人裡除了張起靈外他基本上都認識,只是聽了那麼多劇,每個人的聲音多少因為角色有點變化,所以他也沒能認出來,除了當初聽《再聚》時解雨臣的聲音他一下子就認了出來之外。
 
  陳文錦已經調好設備,她把麥關了之後就播放了伴奏。
 
  吳邪一邊試著回想廣播劇預告的內容一邊跟著伴奏唱,好不容易唱完之後陳文錦給他一個nice的手勢。
 
  吳邪走出了錄音室裡的隔間,陳文錦這才滿意的看著吳邪。
 
  「除了因為不熟所以咬字有些問題、拍子不穩,音有些飄以外,我覺得都還不錯呢。」
 
  吳邪嘴角有些抽搐,原來缺點這麼多還被定位還不錯啊……
 
  「小邪,這已經不錯了啦,至少歌詞沒有唱錯、也沒有掉拍啊。」文錦笑道,接著,他看了一下錶。「哎,都這個時間啦!走吧,你去辦公室把大家都叫到樓外樓,我去叫三省他們。」
 
  吳邪點點頭表示知道,憑著公司裡的標牌回到了辦公室,告訴大家陳文錦剛剛說過的話後,眾人齊齊歡呼。
 
  「太好啦文錦姨請吃飯啦!」
 
  「看來今天文錦姨心情很好啊!」
 
  看著歡樂的眾人,吳邪有些茫然。
 
  「文錦姨說去樓外樓就是請客的意思,這代表她心情很好。」解雨臣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吳邪旁邊勾著他的肩膀。「但是如果文錦姨說要去吃燒烤之類的小吃,那就代表她心情很惡劣,也是請客,可是買單的是惹她生氣的那個人,例如你三叔就是最常被要求買單的。」
 
  「文錦姨表達心情的方法真怪……」吳邪無奈笑笑,順便在心裡為吳三省點一排蠟燭。
 
  「先不說這個,小邪,你行啊,連我都只比那些前輩們早半年接到ED case,你居然這麼快就接到了啊!」
 
  「哪有什麼?當初如果不是在你和瞎子開的酒吧駐唱我還能這麼平步青雲嗎?小爺我哪天請你吃飯好好答謝你!」
 
  解雨臣和吳邪勾肩搭背走了出去,沒有看到殿後的張起靈那張已經黑的可以去扮演包青天的臉。
 
  在樓外樓,吳邪終於看到了某個不稱職的經紀人,正跟雲彩有說有笑呢。
 
  「死胖子,光在這裡泡妞兒啊?」吳邪擰了一把胖子手臂上的肥肉,疼得胖子嗷嗷直叫。
 
  「啊啊!天真你輕點!胖爺我的神膘都快被你拽下來了!」
 
  「你這膘讓我拽都不知道要拽幾次好嗎?」吳邪笑罵。
 
  「哎我說小天真啊,ED怎麼樣了啊~順不順利啊~」胖子趕緊轉移話題。
 
  「也就是那麼一回事了啊。不過剛剛被抓去錄了一次。」

  「好樣的啊!胖爺就知道天真一定沒有問題。」胖子見話題成功轉移,馬上嘿嘿笑了兩聲。
 
  「就你愛貧。」吳邪笑道。「哎,三叔跟文錦姨來了。」 

  陳文錦就拖著吳三省進了包廂,眾人一件兩人來了,便立馬找了位子坐下,拿著菜單樂呵呵的點菜吃飯喝酒,反正陳文錦心情好他們的心情也沒理由差。
 
  心海音頻廣播劇社的女生也不算多,可是生起氣來個個都很可怕。
 
  陳文錦是屬於皮笑肉不笑把人折磨到剩半條命的。阿甯是那種一發飆就把桌上文件直接丟到對方臉上破口大罵的。霍秀秀看起來很好相處,可是嘴皮子好得很,再加上幾乎每個人的把柄她都有,惹了這位娘生氣,把柄得被加油添醋成什麼樣子,之前就有一個人不小心惹了這位霍大小姐,傳的那流言蜚語煞有其事,嚇得那人馬上去陪罪,最終以加班一個月並轉到後製部定讞。

  那人欲哭無淚啊!正式加入後製部之前要上七十二小時的課啊!
 
  而雲彩是裡面脾氣最好的,生氣了頂多鬧鬧小脾氣,男生都很喜歡調戲她。可是自從其他幾位大姐頭明文禁止之後就再也沒人敢調戲了。
 
  身為性別比例較高的男性同胞們也只好乖乖的被鎮壓在他們的石榴裙下……
 
  好吧,除了不做死就會死的黑瞎子跟油鹽不進的張起靈以外。
 
  總之包廂裡的氣氛很融洽,身為讓陳文錦愉悅的最大功臣,吳邪被各種理由敬酒,雖然解雨臣有意幫他擋酒,可是吳邪自己還是喝了不少。
 
  吳邪一向知道自己的酒量並不是很好,可是他又不好意思拒絕別人,所以只好一杯一杯黃湯下肚。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一些人喝得酩酊大醉,包括吳邪。
 
  解雨臣頭痛的看著已經醉得掛在潘子身上的胖子、纏在自己身上的黑瞎子、同樣喝高了的吳三省……然後再看看幾個因為喝不多所以還不是很醉的大姐頭們,最後看看已經趴在桌上睡得不省人事的吳邪。
 
  目光飄向張起靈求助。
 
  張起靈接到解雨臣的目光,看了看身邊睡死了的吳邪,嘆了口氣把人打橫抱了起來,丟了句我跟他先走了,也不管解雨臣和其他人驚異的目光走出了包廂。
 
  打了輛車,張起靈把人放到後座之後自己也坐了上去,後來才想起來自己好像不知道吳邪家的地址。
 
  於是他報出自己家的地址給司機大哥,然後讓吳邪的頭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揉著對方的太陽穴。
 
  到了張起靈家,他給了錢之後就把人抱下了車,然後艱難地打開門走進去。
 
  他把吳邪放在客房的床上,自己去拿了盆子和毛巾幫吳邪把身子擦過一遍之後,幫對方蓋上被子之後就去洗澡了。
 
  張起靈在淋浴間裡洗著澡,不得不說吳邪的酒品還不錯,醉了之後不哭不鬧,就是安安靜靜地睡覺,像極了一隻乖巧的貓咪。

  明明平時的舉動跟隻狗一樣。
 
  張起靈也沒發現自己笑了一下,洗完之後穿上襯衫和牛仔褲,把頭髮稍微擦了擦之後就在床上躺平了。
 
  隔天吳邪是被冷醒的,他坐起身來,腦袋沒有平時宿醉的時候那麼疼,可是被子被踢到一邊去,秋天的早上又涼,要是吳邪沒有被冷醒很可能就感冒了。
 
  吳邪讓自己的意識和腦袋運轉一下,四周看了看才發現這裡似乎不是他的家。
 
  怪了,那這裡會是誰的家?昨天他似乎有感覺到身體被人用不擦了一遍?不,一定是錯覺……吳邪心想。
 
  吳邪起身站起來,走出房門,看了一下明亮的客廳,他還是選擇去另一頭的房間。
 
  輕輕打開門,看著床上呼吸均勻的男人,吳邪才知道這裡原來是張起靈他家。
 
  然後他又悄悄關上門,找了會廁所在哪裡之後先去洗洗臉漱漱口了。
 
  而張起靈是被餓醒的。昨天晚上因為身體不舒服所以吃得不多,早上理所當然的被餓醒。
 
  起身下床站了起來,卻因為腿軟差一點又栽回床舖。好不容易站好了,他這才腳步虛浮的走去浴室梳洗。
 
  走出浴室,張起靈就被法式吐司和咖啡的香氣吸引到了廚房,吳邪看到張起靈起來了就要他坐坐,並告訴他早飯馬上就好。
 
  張起靈沒有回話,他只是乖乖聽吳邪的話默默地坐到飯桌上等開飯。
 
  把法式吐司和咖啡擺上桌,吳邪這才發現到張起靈的不對勁。

  原本白皙的臉上透著一股潮紅,眼神有些迷茫,怎麼看都不像是昨天時看到的他。吳邪趕緊走過去,手輕輕的放在張起靈額頭上,便感受到了異常的熱度。
 
  「小哥,你發燒了?!」
 
  張起靈的腦袋昏昏沉沉的,隱約聽到吳邪的問話,遲疑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然後什麼都不知道了。

-TBC-
原詞
我受夠 我的愛你比較多
也受夠 你的愛沉默很久
承諾太多 多少會錯
你寧願難過 也不要有結果
 
我受夠 我的愛你比較多
倒不如回到從前的自由
說好放手 誰先開口 沒有對錯
反正花開了 終究會落
 
難道你要我不孝順嗎
這是藉口 你應該懂吧
——節錄自周杰倫《聽爸爸的話》結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煙雨客棧,端茶以待。

茶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