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瓶邪,中長篇,有肉,HE

※所有貼文下方皆可留言點文,如需其他管道聯繫請用「悄悄話」功能

  「小哥?小哥!」吳邪看著軟倒在自己懷中的人嚇了一跳,趕緊把對方半扶半抱到主臥室躺著。

  吳邪四處翻翻找找,就是找不到醫藥箱和其他藥品。他想了想,自家的經紀人這個時間點一定還在睡,絕對不靠譜。於是他翻了一下電話簿,決定打給霍秀秀。
 
  「吳邪哥哥?怎麼這麼早打電話?」電話那頭的霍秀秀聽起來有些驚訝。
 
  「那個……秀秀你在公司了嗎?」
 
  「還沒呢,在路上。你怎麼聽起來那麼緊張?」霍秀秀聽見吳邪的聲音也跟著緊張起來了。
 
  「那個……小哥……就是張起靈他發燒了,可是我要照顧他沒辦法去藥局買藥,可以幫我買點送過來嗎?啊,順便幫我買個醫藥箱,錢的話我再給妳吧!」
 
  「啊……好,吳邪哥哥你等我一下我馬上到!」霍秀秀說完之後馬上就掛了,吳邪沒有想太多就跑去拿毛巾、塑膠袋和冰塊。
 
  吳邪準備好之後把冰塊放到塑膠袋裡綁起來,放在折疊好的毛巾上後再放到張起靈的額頭上,這時候吳邪才能好好參觀一下這間臥房。
 
  這棟別墅的主題色調就是黑色和白色,輔助色調則是能伸能淺的灰色,這間主臥房也不例外。而家具也很齊全,但感覺像是擺設,例如空無一物的冰箱。
 
  想起早上打開冰箱的時候,吳邪嘆了口氣,心道他到底是怎麼活過來的?
 
  正出神著呢,門外的電鈴就響了。

  這一聲門鈴,把神遊天外的吳邪打回了現實世界,他趕緊走到玄關幫忙開門。
 
  「吳邪哥哥!你要的東西我幫你帶來了,你看看還有沒有缺什麼吧!」霍秀秀一見是吳邪開門,就把東西塞給對方。
 
  「感冒藥、退燒藥、醫藥箱……嗯,這樣東西都齊了。等等……臥槽秀秀妳連耳溫槍都買了?!」
 
  「對啊。」霍秀秀吐了吐舌頭,「連醫藥箱都沒有,所以我覺得起靈哥哥這裡應該也沒有耳溫槍,就順道一併買下來了。話說起靈哥哥他現在怎麼樣了?」
 
  「用冰袋隔著毛巾冰敷著呢,也不知道是什麼是時候開始燒的……」吳邪無奈道。
 
  「好啦,那吳邪哥哥你好好照顧起靈哥哥啊,我先去上班,然後幫你們跟甯姐講一下。」
 
  「妳慢慢忙吧,讓你還繞來這真不好意思。話說這些多少錢?我給妳。」
 
  「不用那麼客氣啦!喔對了,CV生病比較麻煩,要讓他常常喝點溫熱開水,只能吃粥,然後每天再給他含個喉糖保養一下。」
 
  「好,謝謝,我會幫他注意的。」
 
  「吳邪哥哥你可要悠著點啊,起靈哥哥可是我們廣播劇社的王牌CV啊,要是因為發燒壞了嗓子,萬千少年少女會哭的!」
 
  「我當然知道。」我本人也是他的腦殘粉呢。吳邪心想。
 
  「好了我真的要去上班了,不然甯姐會生氣的!」霍秀秀甜甜一笑,轉過頭離開。
 
  「秀秀,謝謝!」
 
  吳邪目送著霍秀秀離開之後才把門給帶上,回去主臥。
 
  把醫藥箱放下,吳邪又去廚房拿了一杯水,回到主臥時張起靈剛醒,一臉茫然的看著吳邪。
 
  「你發燒了,先把藥給吃了吧,等等睡會可能就會好一些了。」吳邪把水杯拿給張起靈,然後又把一顆藥放到對方另外一隻手裡。
 
  張起靈默默吃下藥,喝完了杯子裡面的水,開口道謝才發現自己的嗓子嘶啞的可怕。
 
  「你就別說話吧,發燒著呢,也不怕自己的嗓子壞了。」吳邪接過對方手中的空水杯說道。
 
  「你再睡一下吧,我去附近看看有沒有菜市場或是超市,買些東西給你熬粥煮湯。」
 
  吳邪把水杯拿到廚房之後回到客房找了下衣櫃,拿了一頂鴨舌帽帶上,就抓起張起靈放在鞋櫃上的鑰匙出去了。
 
  吳邪一路小跑到附近的菜市場,比起一般的超市,他實在覺得只有一堆大媽的菜市場實在是親切多了。
 
  然而礙於身份,吳邪不敢在一個攤販待太久,看到需要的東西,只要夠新鮮,吳邪都掏錢買了。
 
  半個小時下來,老薑、海帶、吻仔魚、菠菜、雞蛋、米、雞蛋全都躺在吳邪自備的購物袋裡。
 
  其實在這半小時裡面幾乎一整個菜市場都知道大歌星吳邪來了,但可能是因為歲月推磨的關係,沒有年輕人追星的熱情跟衝勁,再同時也覺得吳邪這麼年輕的一個人有這麼高的成就不容易,所以也沒有讓吳邪太困擾,還會想多送吳邪一些東西,只是都被吳邪推辭回去了。
 
  抓緊袋子,吳邪原本要直接回到張起靈家,可是後來經過便利商店,想起了霍秀秀的叮嚀,就進去順手買了一盒喉糖,然後頂著整家店所有的人景仰、愛慕交織的目光走出了店面。

  之後的吳邪也不敢再逗留,快步的回到了病號老張的家,把東西拿到廚房就              開始洗洗弄弄,不久後弄出了一鍋翡翠吻仔魚粥和薑絲海帶湯。
 
  吳邪在煮的時候沒敢放太多調味料,就是有提到味就好。一方面是秉持三少原則,一方面他是真的害怕張起靈的嗓子壞了。
 
  張起靈可是他的本命啊開什麼玩笑,不好生照顧著到最後心疼的何止是萬千粉絲,還有自己啊!
 
  就在做完了兩道料理之後,吳邪看了看手錶,時間已經從早上七點多走到將近一點了。
 
  吳邪走到主臥,打算把人叫起來,進房一看,就發現張起靈已經醒了。
 
  「餓了嗎?我去盛粥給你喝?」吳邪一邊用手輕輕摸張起靈還是有些燒的額頭一邊問道。
 
  張起靈張了張嘴,可能是因為想到嗓子的狀況,他只是點點頭沒有說什麼。
 
  吳邪見狀只是笑了笑,然後走去廚房盛粥。拿回房裡,吳邪把粥遞給張起靈,對方點了點頭以示謝意之後就喝了起來。
 
  吳邪看張起靈喝得津津有味就鬆了一口氣,看來只有提味也沒有關係。
 
  張起靈三兩下就喝完了,因為不想麻煩吳邪,於是他便想下床自己過去廚房。
 
  「小哥,你還生著病呢!還想再喝一碗?還是想喝湯?我有煮薑絲海帶湯。啊……如果喝粥就比個一,喝湯比個二好不好?」吳邪一邊把張起靈扶回床上躺好一邊說。
 
  張起靈心裡暗自好笑,這個吳邪怎麼就這麼逗?是發燒又不是聲帶開刀或者是重感冒。
 
  不過既然人家都這麼好心了,他也就識趣的不打下床的企圖了。他想了想比了個二,吳邪就拿著碗屁顛屁顛地出了房門。
 
  張起靈看著門口,一方面對吳邪還是這麼善良感到慶幸,一方面又為如果今天發燒的不是他,吳邪也會這樣照顧而感到不是滋味,畢竟他已經暗戀吳邪好幾年了,看見心上人對自己跟對其他人一樣,心裡總是有些不是滋味。
 
  說至此,吳邪覺得自己是第一次看見張起靈,卻殊不知在以前就已經看過了他,還跟他交談過。
 
  而他們相遇的那一年,他還不是CV,他也還不是當紅歌星。
 
  「小哥!你喝吧!我幫你盛來了。」吳邪把碗遞給張起靈。
 
  張起靈被打斷了思緒,看見對方遞過來的碗,很自然的就接過並喝了起來。鹹味很淡,油也少,幾乎是用水下去煮的,雖然只是簡單的薑絲海帶湯,卻讓他覺得心暖暖的。
 
  張起靈慢慢喝完了湯,然後乖乖把碗交給吳邪。吳邪接過碗後就出了房間。
 
  張起靈看著吳邪的背影消失在房間,轉而看向了窗外,思緒不自覺飄到三年前。
 
  那一年,還沒遇到吳邪的張起靈只是個顏值爆表的路人,在Leidenschaft酒吧擔任老主顧。
 
  Leidenschaft,是黑瞎子和解雨臣合資開的,因為黑瞎子當時剛從德國回來,又在追求解雨臣,於是就用德文取了這麼一個名字,意思是「情」。
 
  而這間酒吧也不是個單純的酒吧,並不是說裡面有賣毒品或者是招收MB什麼的,而是這間酒吧,是個Gay吧。
 
  張起靈當然知道這件事情,他原本沒有去Gay吧的習慣,只是因為黑瞎子各種軟磨硬泡,他被騷擾的受不了了,才不得已常去那邊當個老主顧。
 
  而在Leidenschaft裡,張起靈也可以算是個名人了,雖然本人並沒有這樣的自知。

  他的顏值爆表不說,就是幾個小零號不管怎麼貼到他身上、做出明顯的性暗示他也無動於衷,現在要找到這樣子禁慾系的男子已經很困難了,很多人進Gay吧都是為了求那一夜的春宵啊。所以這樣罕見的張起靈,就被人稱作現代柳下惠。當然,也有另外一方面的人說,張起靈根本是性冷淡,所以幾個極品小零號貼在他身上他才無動於衷。
 
  而張起靈不是現代柳下惠、性功能也非常的正常,對於那些零號,他只是覺得感覺不對,所以沒有反應罷了。
 
  張起靈以為他的生活會一直這樣過下去,白天工作、一個禮拜挑幾天晚上去Leidenschaft坐著當老主顧,不過這種生活直到有一天,有一位青年被解雨臣介紹來駐唱的那一刻起就結束了。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煙雨客棧,端茶以待。

茶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