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瓶邪,中長篇,清水向

※不坑,有虐有甜(虐我不確定有沒有……)
※每篇貼文下皆可點文,如需用其他管道練習請用「悄悄話」功能
 

  直勾勾地盯著吳邪那不知道杯啤酒還是口水弄得濕潤的唇,晶晶亮亮的誘人模樣,讓張起靈鬼使神差地就俯下身吻住了對方的唇。

  張起靈微涼的唇摩挲著對方的溫熱,淡淡的酒味混合吳邪的氣息鑽進張起靈的鼻腔,讓他也覺得有些醉意。

   他幾乎是下意識的直接撬開對方的貝齒,輕柔地掃過吳邪的口腔,直到吳邪推搡著自己,張起靈才回神來迅速起身。

   看對方還是沒什麼意識,張起靈就明白吳邪剛剛的動作大概是因為缺氧而做出的無意識動作。

   理智迅速回籠,他默默地準備好一顆醒酒藥和一罐礦泉水放在對方的床頭櫃上,就出了主臥。

   張起靈會想起剛剛甘美的滋味,拿著衣服到浴室在秋天洗著冷水澡。

 

*/

 

  頭痛。

   這是吳邪起床後第一個感覺。

   他從床上撐坐起後才看見張起靈留在床頭櫃上的水杯和一顆醒酒藥。吳邪拿起藥和著水吃了下去,閉了閉眼等待疼痛過去,腦袋才算是真正開始運轉。

   腦袋開始運轉之後,昨天的零碎的記憶開始一幕一幕閃過腦海。

   昨天和小花他們喝酒喝到醉了之後就被小哥半拉半抱的進了房間,然後……吳邪的臉立馬紅得像顆西紅柿似的,他摩挲著嘴唇。

   不,那是夢吧……可是為什麼是那個話少得不行和悶油瓶似的小哥?!求解啊!吳邪對於這個事實感到驚悚。

   雖說是夢,可是吳邪仍然覺得這個夢太過真實了一點,那柔軟冰涼的觸感……真的令吳邪有些欲罷不能。

   一有這個想法吳邪就一股勁地搖頭,似乎是想把這個想法驅逐於腦海之外。

   他慢吞吞地起身到主臥裡的廁所洗澡,昨晚沒洗吳邪總覺得渾身都癢癢的。

   洗完澡之後吳邪把頭髮吹乾換完衣服之後就出了房門,卻難得的沒看到張起靈的身影。

   吳邪皺了皺眉頭,看向時鐘才驚覺已經將近中午了。

   偏頭想了想,吳邪才想起來今天是禮拜六,張起靈放假,大概還在睡吧。

   吳邪無奈笑笑,也沒有想去叫張起靈的意思,後來似乎想到什麼事情又回去房間把手機拿出來打開屏保,果然看到來自自家夥計的一堆未接來電。

   他回撥了過去,電話沒多久就被接了起來,吳邪在通知王盟今天可以先休息之後就在對方的歡呼聲中掛了電話。

  吳邪出了房門到飯廳,才發現昨天的杯盤狼藉都被清理的乾乾淨淨,連濃厚的酒氣都沒留下,看來張起靈花了不少心思在打掃。

   他想了想昨天的狀況,那要收拾可要花不少的時間,難怪張起靈到現在還沒起床。 

  吳邪望著張起靈的寢室思考了一下,他覺得比起一些只能趁熱吃,再次加熱就會變味的菜來說,還是能重複加熱的粥或是湯麵好得多。

   不過比起燉粥這種時間活,為了讓自己和隨時都有可能起床的張起靈餓肚子,吳邪還是決定做一大鍋湯麵來當做今天的午餐和晚餐。

   想著想著吳邪就打定了主意,從冰箱裡拿出芹菜、蝦米、豬肉和其他需要的材料之後,他先把香菇用熱水放到一旁浸泡,這才開始做其他事情。

   清洗、切料、二度清洗、爆香、下水、放調味料、下麵……一切的動作吳邪做的都算熟練,這種煮法是吳邪和吳媽媽學來的,並不困難。

  搞定之後吳邪看向時鐘,已經是十二點半了,吳邪就覺得奇怪了,再怎麼能睡這時候也該起來了,難不成這人還徹夜未眠?

   吳邪想了想,還是決定要去叫張起靈。

   反觀張起靈這裡,其實他早就已經洗漱好了,只是看著天花板出神出得太久了而已。

   張起靈前一天晚上也沒有睡得很好,原本就淺眠了,又滿腦子是某隻天真無邪小白兔的身影,能睡才有鬼。

   於是他今天早早就頂著黑眼圈起來了。

   張起靈也不想對吳邪做這種事情,只是當看到吳邪那樣的時候,他無法抑制內心想嚐嚐他唇瓣味道的衝動。

   畢竟他也不知道對方直的彎的,而且愛上自己雇主的感覺真的是令他感覺糟透了。這可是實打實的逾矩。

   張起靈的房間在確定成為吳邪的執事後就搬到對方隔壁了。再加上自己那好得變態的耳力,在吳邪撐起身子坐起來的時候他就知道對方已經清醒了。

   他原本想去廚房先給吳邪弄點東西吃,可是後來他又覺得吳邪會生氣,所以才作罷。

   叩叩叩。吳邪的聲音隔著門板傳了過來。

   「小哥,你醒了嗎?我煮了湯麵,你就趕快來吃吧。」

   吳邪站在門外喊,基於最基本的禮貌,他並沒有直接打開門。

   而房裡沉默了很久,久到吳邪想一邊罵娘一邊打開門的時候,裡面才發出一聲輕聲的鼻音表示知道。

   吳邪聽見門內的回應也不好說什麼呢,只好悻悻離開。

   當張起靈走出房門慢慢渡步到飯廳,吳邪已經幫他盛了一碗放在位子上,而幫他盛麵的那個人正坐在桌前滋溜滋溜著吸著麵條呢。

   「啊,小哥你出來啦,快坐下來吃吧,吃不夠廚房還有,我做的很多。」

   張起靈點點頭後就默默地吃了起來。

   此時吳邪卻再也沒辦法吃下碗裡的湯麵了,他呆呆地看著張起靈輕輕把麵吹涼後再一口一口把麵送進嘴裡的樣子。

   瓶邪二人是並肩而坐的,張起靈今天穿著昨天買的白村衫,長長的袖子被折到手肘的地方;目光稍稍向下,就能看見他修長的雙腿被牛仔褲包裹著;目光回到對方的臉上,略長的瀏海零碎地微微遮住右眼,俊俏的側臉被熱氣罩著有些許朦朧感。

   骨節分明的手指拿著筷子夾著麵條,可能因為是貓嘴怕燙的關係,薄唇正微微嘟起把麵條吹涼。

   最後吳邪定睛在那兩片薄薄的唇上。

   被油沾染的晶亮,吳邪開始回憶起那兩片薄唇昨天晚上是怎麼樣在他自己的上面摩娑的。

   「……吳邪?」或許是旁邊人的眼光過於熾熱,張起靈稍微疑惑地看向對方。

   「……嗯?」吳邪稍微一愣,突然回過神來。「對、對不起……」吳邪本來想把碗裡剩下的湯趕緊喝完然後衝到廚房把碗給刷了,沒想到湯還是燙的,在喝了一大口後就燙到了舌頭。

   「娘的!好燙!」吳邪吐出被燙的舌頭說道,還一邊用手搧,似乎這樣就會好一點一樣。

  張起靈不知道吳邪盯著自己在想什麼而導致這樣的悲劇,但看見對方這麼冒失的模樣,他無奈又好笑的走去廚房弄了點冰水給吳邪。

   吳邪接過冰水含了一口到嘴裡,等水溫熱之後吞了下去,然後又含了一口,直到杯子裏面的水都被含完了。

   「小、小哥,謝謝你啊……我剛剛真的不是故意盯著你發呆的……」吳邪笑了笑。

   張起靈搖了搖頭,然後又埋頭開始消滅碗裡剩下的湯麵。

   看對方又埋頭回去吃麵,吳邪看了看碗裡手下的湯,到廚房去拿了一支湯匙開始學著隔壁的張起靈舀一匙吹了好幾下才送進嘴裡。

   而且是神同步的動作。

   於是兩人好不容易把碗裡的東西都吃完了,這時候吳邪有些頭痛的看著鍋裡還殘餘不少的麵。

   以後再也不煮湯麵了……吳邪在心裡默默嘆了口氣。

   而在一旁的張起靈看到鍋裡的湯麵,看了一眼吳邪,在心裡想著原來吳邪愛吃湯麵云云。

   於是兩人各懷心思一個又躲進了書房一個不知道要做什麼也跟著吳邪進了書房。

   吳邪是不介意張起靈跟他一起在書房,反正都是些能看的,不能看當然不可能放在書架上……

   到了書房,吳邪也沒有注意張起靈在幹嘛,就打開了電腦上了QQ

   秀點子妖精:唉唷,這不是吳邪哥哥嗎?今天不顧店啦?

   不是天真是無邪:今天宿醉睡到中午,我就告訴王盟今天休假啦。話說小花跟胖子他們呢?

   戴墨鏡的明眼人:花兒還在睡著呢,小三爺,謝謝你昨天的火鍋啊!

   秀點子妖精:吳邪哥哥你居然沒邀我!

   不是天真是吳邪:一時忘了嘛,下次一定記得!

   秀點子妖精:一定喔!

   吳邪在電腦螢幕笑了笑,怎麼這霍秀秀都十九歲了還像個小孩子似的?

   摸遍天下無敵手:嘿,胖爺駕到,還不擺隊形歡迎?

   秀點子妖精:歡迎胖爺~

   是吳邪不是天真:歡迎胖爺……

   解語花語誰來解:樓上兩個SB……

   摸遍天下無敵手:花兒爺破壞隊形不厚道啊!

   解語花語誰來解:這隊形遲早得破的,您老別太傷心。

   摸遍天下無敵手:……

   戴墨鏡的明眼人:好啦,這話題打住啦,小三爺啊,我現在要很認真很認真的問你一件事。

   是吳邪不是天真:?

   戴墨鏡的明眼人:你……和那個執事是什麼關係啊?

  吳邪看見黑瞎子傳來的訊息就愣了。

  是吳邪不是天真:什麼關係?主僕兼朋友關係啊。

   摸遍天下無敵手:講到這個我就必須要跟你們說啊!這天真無邪小同志的事情,有沒有人要聽胖爺爺講故事啊~

   吳邪看著胖子打的訊息,打了個招呼就下了線。

   『你……和那個執事是什麼關係啊?』

   吳邪打開百度和淘寶準備開始刷,腦袋裡面卻都是黑瞎子問的問題。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茶茶 的頭像
茶茶

煙雨客棧,端茶以待。

茶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