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瓶邪,中長篇,有肉,HE

※所有貼文下方皆可留言點文,若需使用其他管道聯繫,請用悄悄話功能
※之後將會修改,並且修復一些BUG
 
反觀躲在房裡的吳邪,他抱著棉被在床上縮成一團。
 
「怎麼辦……那個時候做那種事,剛剛我問的時候他還頓了一下,一定是被他討厭了啊啊……讓你問!讓你問!」吳邪輕輕打了自己兩巴掌,而後洩氣的望著天花板,試著再回想那時候的事情。
 
可是不論怎麼想,他喝醉之後印象最深刻的卻是張起靈的手套弄小吳邪的感覺。
想到這裡,吳邪很可恥的發現自己硬了。
 
吳邪你他娘的敢不敢再沒節操一點!
 
罵歸罵,吳邪還是認命的解開褲頭,附上自己已經挺立的小吳邪開始套弄起來。
 
閉起眼睛,他腦袋裏都是張起靈那漂亮而冰涼的手愛撫自己下身的感覺。
 
他不自覺地憑著印象套弄著自己的下身,想著那冰涼的觸感時快時慢的套弄,手指頑皮的掀起皮時那微微的痛,有的時候撫摸著囊袋,揉捏著根部。
 
「嗯……嗯嗯……小哥……啊……」吳邪不自覺地溢出了呻吟,連他都不知道他叫出的稱呼,是張起靈的稱呼。
 
「唔啊……啊啊……!」一個拔高的呻吟,積蓄已久的濁液就這樣噴射了出來。
 
吳邪躺在床上無力的喘息著,久久沒辦法從高潮的餘韻中緩過。
 
張起靈在門外聽著吳邪溫潤的聲音被性慾影響而變得暗啞,鼻音軟軟糯糯的,像是一隻小貓發出的呼嚕聲,還時不時叫著自己。
 
他呼吸粗重的看著下身的帳篷,心底就像是有羽毛撓著他似的。
 
張起靈知道對方沒有落鎖,如果他想直接衝進去把人壓在身下猛操也不是不可行,只是他從剛剛對方的反應判斷的是,吳邪急不得,於是他只好按捺下自己的衝動,打算放長線釣大魚。
 
而房裡的吳邪拿起一套乾淨的衣服走進了浴室,他是第一次感謝套房這東西的存在。

隔天早上,已經退燒退得差不多了的張起靈特意起了個大早,打算去買些早餐給吳邪,卻沒想到吳邪已經在餐桌前坐定,桌上擺了一些早餐店買的早餐。

吳邪一邊咬著包子一邊發呆,聽見腳步聲才回神,見是張起靈,按捺下心裡強烈的尷尬跟對方打了聲招呼。

「小哥,我給你買了一些小籠包跟溫豆漿,還熱呼著呢,坐下來吃吧。」

張起靈點了點頭,便拉開了椅子坐下來吃。

兩人餐桌上無話,吳邪覺得有些尷尬,默默的把手裡的包子吃完之後開了口:「那啥,小哥啊,昨天的問題就當我沒問吧。」

見張起靈只是看著他緩緩的點頭,他乾笑了兩聲,餐桌上又恢復了沉默。

娘的,以前話家常的能力都到哪裡去了摔!好尷尬啊啊!吳邪在心裡仰天長嘯。

這沉默持續了一小段時間,吳邪便起身離開,正當張起靈吃完,慢吞吞的整理著餐桌上的東西的時候,吳邪又走了回來,手中多了一個小盒子。

「那啥、這是我昨天去便利商店給你買的。因為之前秀秀說每天都要給你一顆喉糖含著,我又不知道你有沒有喉糖,所以就幫你買了一盒。」

張起靈看著吳邪手中的喉糖,心中一暖,說了聲謝謝便接了過去。吳邪見張起靈接了過去,心裡也高興,看著張起靈正在收東西,便主動幫忙了。兩人動手,速度挺快的,沒兩下桌上就乾乾淨淨的了。

「吳邪。」

「怎麼了,小哥?」

「跟我來。」張起靈向吳邪招了招手,然後向二樓走去。

一方面是自己還在才剛燒完沒多久,也不知道會不會再燒;另一方面是他自小少言,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所以他只得帶著吳邪把房門一間一間打開來。

二樓很簡單,有四間房。第一間是書房,有兩個書櫃一個書桌,書桌上面東西不多,就是一些文書用具;第二間似乎也是書房,充滿了書,一開門就可以聞到新書跟舊書交雜出來的味道,讓人覺得舒心;第三間似乎是一間錄音房,專業的錄音設備都在這裡;最後一間似乎是倉庫,裡面堆放了一些雜物。

這人也會有雜物啊……吳邪心想。

「如果無聊的話就去用電腦。」張起靈指了指第三間房。

「嗯?可以嗎?」吳邪詫異的問。

張起靈沒有回話,只是聳了聳肩表示無所謂,然後又說:「找我,地下室或房間。」

吳邪愣了一下,正想開口問這裡的地下室在哪裡,後來他又想起來昨天他們兩個耗了一個下午的那個地方,也就把問題給吞了回去。

之後兩人都下了樓,回了各自的房間。吳邪回房之後看著旁邊擺放的吉他想了一下,還是決定打電話給胖子。跟他說他傳錯了曲譜。

拿出手機撥了胖子的電話,過沒多久就被接了起來。

「喂,天真啊,怎麼?才一天沒看到胖爺我而已,就不甘寂寞了嗎?」

「就你貧。」吳邪翻了個白眼回道。「他娘的我找你有事情啦。你知道你昨天傳的曲譜是鋼琴的嗎?要不是小哥會彈鋼琴,我就浪費了一天能練的機會欸!」

「咦?我傳真過去的是鋼琴曲譜?胖爺我他娘的哪會知道啊?曲譜長的都一樣啊!」

「我去你媽的都一樣!」吳邪忍不住罵了一句。「你等等就把吉他曲譜用傳真傳給我,我總不能都麻煩小哥啊。」

「好,等等胖爺就給你傳。不過你怎麼麻煩人家了?」

「什麼怎麼麻煩?我前面不是說了嗎?要不是小哥會彈鋼琴,我昨天就甭練啦。」

「喔,原來是這樣啊。」然後電話那頭安靜了幾秒鐘,突然爆出了很大聲的疑問:「什麼?小哥會彈鋼琴?!」

「靠,犯得著這麼大聲嗎!」吳邪怒道。「是啊,他會彈鋼琴,我也是昨天才知道。怎麼?阿甯沒跟你說過嗎?」

「沒有啊!她只跟我說了這人是個怪人,不喜歡跟人接觸和相處,話少,是CV跟作曲,就這樣而已啊。」

這就怪了。吳邪疑惑。

「好啦,總之你趕快把東西傳真過來,我得練練。」

「好嘞!」

吳邪收了線,便出了房間走到位在客廳的傳真機旁邊,過了一會兒,胖子果真傳了正確的曲譜過來。他滿意的拿回了房間開始練,卻沒想到吉他的弦居然斷了。

「他娘的……」吳邪低聲咒罵一句,不得已只好將吉他放回去,因為不知道附近有沒有樂器行,所以他也就沒有了要拿去更換的意願。

出了房門,吳邪走上樓梯去了第二間書房,細細瀏覽了一下,他發現這裡的書幾乎都是古書,有文學創作,也有許多正史野史。

吳邪從小就喜歡看書,古書方面的書,尤其是誌怪類的他最喜歡。於是他看見了《山海經》,就二話不說的拿了下來。

他稍微環顧了一下四方,發現窗邊有一張已經積了一層薄灰的木椅,吳邪拍了拍,就坐在椅子上看了起來。

張起靈在吳邪開始看書沒多久就出了門,去附近的超市買了一些食材回家。自己一個人吃吃速凍食品、方便麵倒是沒關係,但是有客人在,也不能苦了客人。更何況這個人還是吳邪。

大概接近中午了,張起靈回到家把東西分門別類冰好、放好之後去輕輕敲了吳邪的門,卻發現無人回應,他愣了愣,打開門卻看見空無一人的房間。

他疑惑了一下,上到二樓去了第一間書房,發現沒人。去了第二間才看見吳邪正坐在木椅上,正看書看得津津有味。

看到這副景象,張起靈也就不想吵他了。自個兒默默的下樓回到廚房,又拿了一些東西出來。

其實張起靈也不是不會煮飯,只是他懶。平時自己一個人吃,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那隨便吃也不會怎麼樣。

不過如今吳邪來這裡要作客兩個禮拜,也沒有每天三餐都是客人自己豐衣足食的道理。

但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該做什麼,也就隨手做了四菜一湯。等做完之後才上樓把吳邪從書中世界拉回來。

輕輕敲門,張起靈將門打開,果然看到吳邪還是很專心致志的看著書,皺了皺眉,他出聲叫道。

「吳邪。」

「嗯……?嗯?小哥?怎麼了嗎?」原本的吳邪還是很漫不經心的回答,可是後來想想不對,他現在在張起靈的家裡,那麼會叫他的不會是父母親,只有小哥。

想到這裡,他才一臉茫然的抬頭看著小哥。

「吃飯了。」

「啊……好,小哥。不好意思,沒有經過你的同意就擅自進來書房,還要你通知我吃飯。」

「沒關係,走吧。」

「嗯。」吳邪應了一聲,然後記下頁碼就跟著張起靈下樓去了。

下了樓之後,吳邪瞪大著眼睛看著眼前的四菜一湯,然後看向已經坐定的張起靈:「小哥?你會作飯?」

張起靈看了他一眼,低低的嗯了一聲,沒有承認或否認。吳邪見對方的反應,小小的咕噥了一句之後就進廚房盛飯了。

殊不知張起靈的聽力好,聽見了那小心思,微微翹起了嘴角。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煙雨客棧,端茶以待。

茶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夜嵐
  • 茶茶我是小楓///文超棒的噢噢噢!!!!
  • 喔喔!!是你啊wwwww
    你終於來看了嗎XD
    謝謝誇獎w等今天的番外吧☆

    茶茶 於 2015/08/09 12:09 回覆

  • 哇係小月兒
  • 請問請問!!!
    有後續嗎!!!
    我是一枚半路撞進來了小讀者
  • 有,我會儘快碼出來的wwwww

    茶茶 於 2016/01/10 22:07 回覆

  • Helen
  • 期待後續哦哦哦~灑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