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瓶邪,中長篇

※番外有肉
※所有貼文皆可留言點文,若需用其他管道聯繫請用「悄悄話」功能
 
大家來猜是完整的肉還是肉渣吧(=°ω°)ノ
然後原諒我這篇很短;w;
 
今天是吳邪的第一場演唱會,從一開始的緊張到後來的從容應對,讓整個演唱會在輕鬆溫暖的氛圍中結束。
「乾杯!」所有工作人員和吳邪的幾個事業上的朋友齊聚一堂,把杯子碰在一起喊了這句話。
 
「天真啊,胖爺我當初果然沒有看錯人!符合組織對你的期望啊!來,胖爺我再乾你一杯!你隨意哈!」胖子說完,就替自己斟了一杯酒乾了。
 
「小邪,恭喜你事業成功愛情美滿。」解雨臣笑說,就把杯裡的酒給乾了。
 
「胖子你太看得起我了。沒有現場的人我自己一個人沒辦法做得來。」吳邪笑著說。「小花,別光只說我,你自己還不是一樣事業愛情雙豐收?」吳邪看著解雨臣背後的黑瞎子。
 
「哼,那傢伙,我不稀罕!」解雨臣撇過頭。
 
「嗚嗚嗚嗚嗚——花兒爺不帶你這樣拋棄為夫的~」
 
「滾!」
 
整場慶功宴的氣氛沉浸在一個歡樂的氣氛裡,大家交談甚歡,嘻笑聲此起彼落。
 
吳邪享受著這個氣氛,眼神掃遍全場卻發現少了一個人,他想了一下,大概明白那個人會在哪了於是他跟正在和雲彩聊天的胖子說了一聲要出去之後就離開了。
 
他們辦慶功宴的地方是在公司的十六樓,十八樓是頂樓,吳邪先去了一個地方之後就直接走樓梯上了頂樓。
 
打開通往頂樓的門,他果然看到一個身影倚靠著欄杆。
 
「小哥!」吳邪跑了過去。
 
「吳邪?」張起靈愣了一下,張開雙臂接住來不及煞車的人,順手揉了揉那頭柔順的栗色頭髮。「怎麼不跟著去玩?」
 
「你才是,怎麼不去參加慶功宴?」
 
「吵。」
 
「也是。」吳邪應道。他還記得自家愛人一向不喜歡人多嘈雜的地方。
 
張起靈和他交往之後改變了不少,原本話少的他現在話變得比以前多得多。當然,只在吳邪面前。
 
他會順著吳邪的意或是為了吳邪去做一些事情,哪怕是自己不喜歡的事情,他都會選擇參與。例如這次的慶功宴,如果不是因為吳邪,那他寧願選擇在家裡和天花板作伴也不願意來。
 
吳邪當然也有注意到這點,所以他並沒有強迫張起靈來這次的慶功宴。當他看見對方在會場裡的時候吳邪還著實嚇了一跳。
 
「……小哥。」
 
「嗯?」
 
「我們去十二樓好不好?」
 
「……嗯。」
 
張起靈摟著吳邪去坐電梯,他不知道吳邪為什麼要提這個要求,心裡有些猜測,可是他想看看吳邪想耍什麼花樣。
 
兩人坐的電梯一到十二樓,吳邪就拖著張起靈去他專屬的休息室,然後把門鎖上。
 
張起靈似乎有些了然吳邪想做什麼了,所以他就坐在床沿等著對方。
 
吳邪回到看到對方帶著笑意看著自己,就直接撲了上去。
 
兩個人的唇撞在一起,喀得牙齒有些痛,可是兩個人都不在意,只是將這個吻越變越深。
 
直到氧氣不足了兩個人才分開,吳邪趴在張起靈身上雙眼迷離的半張著紅腫的唇喘著氣。
 
張起靈看著對方的模樣眼神暗了暗,翻了個身把吳邪壓在身下。
 
因為演唱會要排演預演的關係,兩個人已經一個多月沒有做了,看得到吃不到的折磨著岌岌可危的神經。
 
吳邪這麼一撩撥,讓天雷勾動地火,兩人都急不可耐的接著對方的衣服,張起靈比他快了一步,輕輕撫上了小吳邪。
 
「嗯……」吳邪舒服的低吟了一聲,瞇起了那雙明亮的貓兒眼。
 
張起靈看見對方舒服就更加賣力了,有些粗糙的大手幾乎握住整個柱身,修長的手指時而搔刮過鈴口,時而輕輕撫弄著底下的囊袋。
 
「嗯哼……唔……小哥……不行了……啊……」吳邪才剛說完,身子一抖就射了出來,射的張起靈滿手都是精液。
 
張起靈輕輕勾起嘴角,沾滿液體的手指摸向後庭,沒有預想的乾澀,反而濕軟的讓人難以置信。
 
「吳邪,你……」
 
「……還磨磨唧唧的幹什麼!」吳邪別過頭不再看張起靈,腰身卻邀請似的輕輕扭著。
 
看見對方今天如此主動,張起靈不由得輕笑了一聲,扶著已經張得青紫的下身撞了進去。
 
「嗯……」「唔啊!」這一挺身,讓兩個人人都酥麻得不僅呻吟出聲。
 
張起靈知道吳邪似乎已經先擴張好了,所以就開始了大開大闔的衝撞著軟嫩的肉壁。
 
「嗯……小哥……起靈……啊……你慢點……嗯……」吳邪的雙手攀在張起靈的脖頸上,雙腿夾緊對方精熟的腰,腰身一個勁的扭動著迎合對方的撞擊。
 
「吳邪……吳邪……」張起靈俯下身在吳邪耳邊一次又一次喚著吳邪的名字,低啞的嗓音著實令吳邪沉淪。
 
「嗯……小哥……不、不行了……哈啊……唔……!」吳邪射精的前一刻,張起靈眼明手快的堵住了小洞,一股熱流堵住抒發不了的感覺讓吳邪更感燥熱。
 
「吳邪,一起……」
 
「嗯……小哥……你……哈……快點……不行了……會壞掉的……」吳邪承受不住似的左右擺頭,生理性的眼淚都被逼了出來。
 
幽穴也開始絞緊,更加明顯的快意讓張起靈低吼了一聲,衝撞了二、三十下後就一個深挺繳械,同時也放開了堵住吳邪小孔的手指。
 
張起靈環抱住還沒從高潮餘韻緩過來的吳邪,捋了捋他因為汗水而捏在額頭上的頭髮。
 
等到感覺懷中的人兒平緩了下來,張起靈才問對方問題。
 
「吳邪,為什麼?」
 
吳邪抬眼看了張起靈,眼眶還有些濕潤。
 
「你知道我選今天開演唱會有哪些原因嗎嗎?」吳邪反問。
 
張起靈一愣,輕輕啄了對方一口,點點頭。
 
吳邪笑了笑,把頭湊過去貼上張起靈的唇。
 
吳邪,交往一週年快樂。
小哥,再見兩週年快樂。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煙雨客棧,端茶以待。

茶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