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的雨嘩啦嘩啦的下個不停,有個神情看似憂傷,名叫亞風爐照美(阿芙洛蒂)的少年站在陽台上,任雨淋濕自己的身體,口中喃喃自語的說著:「為什麼?為什麼?」在一個看似真正、完美的神的眼角中流出的淚水跟雨水混合劃過了臉頰,臉頰上還有許多清晰可見的淚痕。自從那件事後,亞風爐(阿芙洛蒂)就一直提不起精神,現在的他不只神情憂傷、憔悴,連身材都消瘦了許多。

這件事是在FFI世界大賽結束,回到雷門跟大家告別時所發生的事...那一天,亞風爐(阿芙洛蒂)想跟吹雪表明自己的對他的心意時,發現吹雪不知道去哪兒了,繞了好大一圈才找到吹雪的亞風爐(阿芙洛蒂)看到了一個令自己心碎的畫面,吹雪竟然跟另一名女生接吻!見狀的亞風爐眼角流下了眼淚馬上跑開。其實,這件事完完全全是個誤會,是這樣的:吹雪一下車,原本是想先去找比自己早下車的亞風爐,誰知道被一個女生拉到亞風爐發現的地方,後來,那個女生停下來後,跟吹雪告白,對於突如其來的告白,原要拒絕的他,被那個女生強吻,這時亞風爐跑了過來,其實原本看到亞風爐的吹雪要追上去,可是卻被那女生阻攔。

就是這樣。鏡頭拉回現實~~

呢喃中斷了,人昏倒了,亞風爐被一個少年抱了起來,這個人把他抱到小屋,細心的幫他換上了乾的衣服,不久,亞風爐醒來了,「這裡是哪裡?」「你醒啦!連雨可是會感冒的!」如此溫柔的口吻,如此熟悉的聲音,對!是他,吹雪士郎(士朗)就是他沒錯!「為什麼你要來?為什麼你要救我?我又不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是真的很愛你,你知不知道?」說完,留下了眼淚,在舊的淚痕上又覆上了新的淚痕。「所以我才救你呀~這次我來是因為想跟你說清楚啊!」「我都知道,我會祝你幸福的~」

說出這句話,不只亞風爐,連聽到這句話的吹雪心都在淌血,他上前抱住亞風爐,說:「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那都是誤會,我是被強吻的,後來看到你跑了,我就直接拒絕那個女生了,我的心...我的心永遠屬於照美你一個人」原本在吹雪懷裡掙扎的動作停止了,只是瞪大了眼睛看著抱著自己的吹雪。「以後...叫我士郎吧...」「士郎...」兩人的臉頰都泛著淡淡的紅暈,「那個...呀!」亞風爐一開口,吹雪就將亞風爐推到牆壁,「士郎,你要做什麼?」

只見吹雪的臉愈靠愈近,接吻!這是接吻,蜻蜓點水般的輕啄著對方的唇,到後來深深的吻,吹雪扳開亞風爐的牙齒,進入對方的口腔,而不知所措的亞風爐只好順著他的節奏享受著這甜蜜的吻,直到雙方的呼吸不順,吹雪才依依不捨的離開對方的唇,讓懷中的人兒喘喘氣。「照美,我的心中永遠都只有你一個」「士郎,我也是......」

Fin

-------------------我是老鼠分隔線---------------------

第一篇閃十一BL文出現~~((灑花

我知道我想得很爛,亞亞跟吹雪,我做好準備了((捂臉,做好被打得準備  亞:我覺得不錯呀 吹:只要照美覺得好,我就好♥ 作:亞風爐跟吹雪小三(?)~受死吧![拿著大砲準備轟 亞吹:(冷汗)只是開個小玩笑...醋有必要吃很大麼?

♦敬請期待下一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煙雨客棧,端茶以待。

茶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