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慎(有發現BUG請留言告知qwqq)

※保證不虐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未授權請勿轉發。

 

吳邪在前一週因為長沙那裡,吳三省的盤口出了問題,所以到長沙去了,這也就是為什麼剛倒斗回來,摸出不少上等玉準備要送給吳家小老闆的張起靈找不到人的原因,他只是默默地看著被壓在桌上的紙條,嘆了口氣把摸出來的東西收好就去清洗清洗了。

 

反觀正在長沙剛處理完盤口問題的吳邪坐在賓館的床上,他揉著眉心看著電腦螢幕上顯示今日飛往杭州的內線機票那欄那大大的「已售完」三個字。

 

靠!倒楣事一件接一件啊!吳邪腹誹。

 

讓我們來說說這次天真小同志要解決的盤口問題吧。

 

這次的盤口總共有三個出問題,一個是周轉不靈,其他兩個都是明明帳本對不起來卻死鴨子嘴硬,好死不死這三個盤口又是吳三省的所有盤口中最麻煩的,為了解決他們,吳邪就處理了一個禮拜。

 

何況處理的過程還不順利了。

 

不過這些,由吳家小老闆的素質都還是可以忍一忍的。

 

再來又是處理盤口的期間,家裡奪命連環call企圖把他給拉去相親,在心中無奈,忍下壓力山大所帶來的火氣,吳邪用「有交往對象」這個理由來推掉相親。

 

嘛,不過交往對象是個男人。

 

於是乎再來就是買不到當日機票這種事了。

 

對於平日的吳邪,看見這種情況他也不怎麼怒,就算在這種情況下也是,看到了頂多把網頁給關了,然後去刷刷微博,看看百度,再不然就把下載的電影拿來看。不過今天的情況不一樣。

 

很不一樣。

 

他跟張起靈已經整整一個月沒見面了。換言之就是……嗯哼。

 

吳邪買了隔天直飛杭州最早的機票,拿起換洗衣服進了浴室沖冷水澡。

 

吳邪洗漱好出來,拿起手機就看見有一封簡訊,點出來閱讀,原來是某個倒斗倒了一個月的人傳的。

 

「等你回來。」裡面只有四個字,吳邪愣了愣,唇角上揚了不少。

 

看了看賓館的鐘,這時候已經將近午夜,吳邪把燈給關了,讓自己進入睡眠狀態好趕上隔天上午六點的班機。

 

鬧鐘在五點半的時候響了起來,吳邪煩躁地把手機鬧鐘給關了,迷迷瞪瞪地起床進浴室梳洗。

 

精神恍惚地打了車,到了機場,登機上飛機,一碰到椅子的吳邪睡死了過去。

 

飛回杭州後,他也懶得跟王盟聯絡,就直接打了車回家。

 

拿出家裡的鑰匙打開了家門,卻沒有看到預期看到的人,吳邪無奈地嘆了口氣,走到客廳卻沒看到紙條,心說這挨千刀的悶油瓶怎麼就這麼不守信用?

 

他從衣櫃拿了一件襯衫、內褲跟牛仔褲,走去浴室沖了冷水,杭州的夏天就算是早上也有些炎熱的。

 

穿上之後他進了臥房,躺在平時睡覺的位置閉上眼睛,打算嗅著張起靈的味道睡個遲來的回籠覺。

 

……

 

吳邪無言地睜開眼睛,他的精神上的確有些需要睡眠,可是生理上卻不是這麼一回事,掀開棉被,腿間支起的小帳篷讓吳邪無奈。

 

把頭埋進另一顆枕頭,鼻腔裡充滿了張起靈髮間那熟悉的味道,吳邪解開褲頭,脫下兩件褲子,摸上半挺的小兄弟,腦中不可遏止地想起平時張起靈撫弄自己的情形,耳根子都紅了,手卻憑著記憶動了起來。

 

吳邪的技術並不純熟,畢竟平時都是接受張起靈服務的比較多。他把頭往下移,想把頭埋進襯衫領子裡,卻赫然發現那件是之前原本要買給張起靈size卻太大被對方拿來當睡衣的襯衫……

 

張起靈身上好聞的草藥氣味跟枕頭的味道揉合在一起,讓吳邪的慾望脹大了一圈。

 

就像是被對方看著自己自慰一樣令人感到羞恥。

 

透明的體液順著軀幹流下濕了吳邪的手,使得套弄更順暢。他加快了速度,還不時摳弄自己的鈴口,粗重的喘息混著淫靡的氣味,吳邪聞著張起靈的氣味腰微微迎合著自己的套弄節奏,呻吟再抑制不住。

 

「嗯……唔、哈……小……哥……」

 

快感積累在一個地方不上不下使得吳邪很是難受,他難耐地從床頭的抽屜拿出一管潤滑劑,原本只想用一些些不讓張起靈發現異狀的,卻手一抖,整管潤滑劑都被弄進了穴口。

 

冰涼的感覺弄得他一哆嗦,把空掉的空管隨手一扔,隨即伸進一隻手指。有些時日沒有被開發的後穴傳出一陣陣的不適感,吳邪咬了咬牙,右手繼續撫弄分身,循著記憶學著張起靈抽插、旋轉,時而勾一下手指。

 

不知不覺間吳邪已經伸入三隻手指,快感的積累並沒有因此而疊加太多,反而引起更深層的渴望。

 

吳邪難耐地扭動著身子,明明就快高潮了卻遲遲到不了巔峰。

 

「小哥……嗯哈……小哥……」吳邪無意識地呢喃著,不上不下的感覺維持得越來越久,他幾乎覺得要憋死了。

 

「吳邪?」張起靈從剛進門走進客廳,就聽見粗重的喘息聲,間中還夾雜著呻吟跟呼喚。

 

他循著聲音走到聲音發源地,輕推開虛掩的門,看見吳邪滿臉通紅輕輕蹙著眉,佈滿水霧的眼睛半張,眼裡慢慢都是情慾,一手套弄著分身一手在後穴輕輕抽動著,地上散亂著吳邪的褲子跟一管空的潤滑劑。

 

這畫面……張起靈覺得口乾舌燥。

 

吳邪聽見張起靈的聲音一時間竟捨不得停下自己的動作,過了一會兒,吳邪差點嚇得讓半條命先去見馬克思爺爺了。

 

「小哥?!」吳邪無措地抽出還在後穴裡的手指抓起一旁的棉被擋住硬挺,空虛感從脊椎爬升,吳邪微微蹙著眉。

 

張起靈挑了挑眉,進了房順手把門給帶上並鎖了起來。嗅了嗅空氣中淡淡的麝香味,並不濃厚,那就代表……

 

張起靈瞬間明白了吳邪現在的狀況。

 

他爬到床上掀開棉被,吳邪來不及反應,「嗚啊!!」一聲讓對方得逞。

 

吳邪全身的皮膚都被性慾染成了緋紅,身上的衣服是被自己充當成睡衣的襯衫,過大的襯衫巧妙蓋住大腿根部,前列腺液也濕了大腿,張起靈勾了勾唇角,看著吳邪一臉無措的眼神飄忽,右手輕輕把吳邪拉到懷裡,左手輕輕勾起對方的下顎,吻上吳邪半張的唇。

 

「小哥……唔……」不給對方任何掙扎的機會,張起靈靈活的舌頭伸入對方的口腔細細舔了一遍,手也不安份的開始游移。

 

奇長的手指輕輕順著脊椎劃過,成功引起身下人的顫抖,吻也漸漸往下移,下巴、頸子、鎖骨,最後是胸前的紅莓,舌頭捲上、吸吮,另一邊則是被張起靈靈巧的手伺候著。

 

「唔啊……小哥……」吳邪雙手勾住張起靈的脖子,不自覺地挺直了腰桿似是要將胸前的紅莓送進對方的口中。

 

好不容易放過了胸前的兩粒紅腫,張起靈又逐漸往下吻,再度空閒的手順著吳邪的腰線摩挲著。

 

吳邪感覺被張起靈吻的、摸的地方酥酥麻麻的,他不自覺地將雙腿張開,主動發出無聲的邀請。

 

對於吳邪難得的主動張起靈輕笑,再度吻上那鮮嫩欲滴的唇,摩挲著腰的手往下握住吳邪已經挺立多時的分身,力道不輕不重地套弄著,時而摳弄不斷吐出液體的鈴口,時而揉弄下面的兩顆球。

 

「哈啊……小哥……慢點……」張起靈聽見吳邪的求饒,手中的速度非但沒有降下來反而越來越快。

 

「唔!小哥……嗯……不行了……啊……!」吳邪驚呼了一聲,久違的高潮讓吳邪止不住顫抖,隨即又癱軟地掛在人家身上劇烈的喘氣。

 

張起靈沒有給吳邪喘氣的機會,發丘中郎將的手指探入了一張一合的穴口,熟練的按壓了一下內壁,馬上找到了吳邪的敏感點。

 

「啊……!小哥……退出來……」吳邪抖著手把張起靈的褲頭解開,炙熱的慾望立刻彈了出來。扭動著腰讓張起靈的手指退出來。

 

張起靈挑著眉順著對方的意退了出來,而感受到對方退了出來的吳邪扶著對方肩頭,對著那炙熱的慾望坐了下去。

 

「嗯……」兩人同時發出了滿足的喟嘆,柔軟的內壁緊緊包覆著張起靈的性器。

 

「自己動,嗯?」張起靈因情慾而暗啞的聲音帶著點邪氣在吳邪的耳邊響起,呼出的熱氣讓吳邪的身子一軟,手一沒扶好,直接坐到了底。

 

「啊……!」騎乘的體位讓張起靈的性器比平常更加深入,被填滿的滿足感及快感讓吳邪欲罷不能的開始動起了腰。

 

間中吳邪還向對方索吻,張起靈也毫不吝嗇地滿足了他,腰也開始往上挺,緊緻的內壁在張起靈進入時放鬆,又在即將要退出時收縮,就像是不捨他的離去般。

 

張起靈漸漸開始無法控制自我,往上頂的動作越來越快,抽插的幅度也越來越大。

 

「啊……起、靈……慢點……不行了……唔……」吳邪迎合著對方的撞擊,只是本能性的動著腰,他感覺到快要到達第二次高潮,更是大力迎合對方。

 

「吳邪……一起……」張起靈緊緊抱著吳邪,讓對方的分身在自己小腹上摩擦,前後夾攻的刺激讓吳邪馬上就衝到了最高點。

 

「啊……!」第二次高潮的白濁被噴在兩人的腹部上。

 

因為高潮而緊縮的內壁讓張起靈低吼了一聲進行更加快速的進出。

 

「嗯……」低吟了一聲也釋放在吳邪的體內。

 

看著對方意識模糊快睡著的臉,張起靈輕輕把剛剛還在吳邪體內肆虐的性器給抽了出來,吳邪無意識的呻吟了一聲,把對方抱起帶往浴室清洗。

 

幫吳邪把衣服重新穿好,並把狼藉的房間收拾乾淨,張起靈輕輕把自家愛人放在床上,看著對方熟睡的睡顏。

 

手輕輕撫過吳邪眼下淡淡的黑眼圈,張起靈的心都揪了起來,他後悔他去倒斗而不是陪在吳邪的身邊,也不知道他忙了幾天,每天忙了多晚。

 

「我回來了。」俯身輕吻對方半張的唇,張起靈輕輕在對方耳畔說著。

 

床上睡者的人兒只是呢喃著「起靈」並沒有醒來。

 

張起靈笑了笑,躺在吳邪的身邊,抱著他也沒有入眠,就是靜靜陪著他,到了晚上才睡著。

 

(隔天)

 

吳邪悠悠轉醒,稍稍移動腰部跟後穴就傳來陣陣的酸痛,他皺了皺眉,轉頭看向空著的位置。

 

是夢?那這也太他娘的真實了吧!

 

吳邪掙扎的想下床,剛好被端著週的張起靈看到,剛進門的人看見床上的人不安份,連忙放下粥過去扶住。

 

「早餐幫你拿來了。」他端起一碗廣東粥,坐到床沿遞給吳邪。

 

「啊……小哥,謝謝,那你呢?」

 

「吃過了。」

 

「喔……」吳邪舀起一匙吃,發現粥被刻意放涼過了,並不難入口,於是很快的就吃完了。

 

張起靈將碗放入廚房,回到房間要吳邪背對他趴下,吳邪乖乖的照做之後就感覺到一雙溫柔的大手在酸痛的腰部上輕輕按摩。

 

「嗯……」吳邪舒服地瞇起了眼,享受了一段時間,張起靈將吳邪扶著半躺在床上,還墊了個枕頭在腰的位置。

 

「這是什麼?」張起靈從兜裡拿出一個被布抱著的東西,從對方手上結果,打開來之後發現那竟是一塊上等的羊脂白玉。

 

「小哥?」吳邪有些疑惑地看向張起靈。

 

「送你的。」

 

「嗯?這麼貴重……」

 

「聘禮。」

 

「……」吳邪的腦袋當機了好一會。「為什麼是我嫁?」

 

「……」張起靈沒有說話,只是盯著對方的腰部。

 

「媽的張起靈!在上面了不起啊!」吳邪炸毛地對著張起靈吼,卻不小心牽動腰部,雖然按摩過了卻還是讓他酸痛地呲牙咧嘴。

 

而張起靈只是笑了笑。吳邪愣了,就算兩人正在交往卻也很少看到張起靈的笑容,看見那麼笑吳邪覺得嫁給他似乎也值得了……

 

「娘的,嫁就嫁……」吳邪收起那塊羊脂白玉,嘴裡小聲的嘟噥張起靈聽得一清二楚,待吳邪收好之後就餓狼撲羊般壓了上去。

 

「啊!小哥你做什麼!」

 

「洞房……」

 

「洞房什麼……嗯……等等……」

 

真是個激情的早晨啊。

 

【END】

 

茶茶的渣渣

喲呵,其實這說禮拜天原本要打上來的,可是我忘了哈哈(#

會考完畢後還會有一篇,想看哪個CP就來留言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煙雨客棧,端茶以待。

茶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路人。
  • ※未授權請問轉發。(?)
    不是請勿......?
  • ……感謝挑錯以更正/
    沒想到這年頭居然還會有人看警告標語啊我好開心嚶嚶嚶

    茶茶 於 2015/11/29 23:03 回覆

  • 月光、
  • 當然有人看(表示當時直接用路人啦#####)
    應該說當然要看啊。:.゚ヽ(*´∀`)ノ゚.:。
  • 喔齁齁好感動喔Y(^_^)Y
    我之前之前在別的地方遇過沒看警告標語就直接看文,結果被雷的外焦裡嫩之後怪到我頭上的QUQ

    茶茶 於 2015/12/07 05:5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