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瓶邪,中長篇,清水向

※不坑,有虐有甜(虐我不確定有沒有……)
※每篇貼文下皆可點文,若需要其他管道聯繫請用「悄悄話」功能
 

  吳邪吃完午飯後就不知道又跑去哪溜噠裏去了,秉持著每個禮拜天他公休他任性、前幾天才賣出了一個漢朝白玉玦的精神。

  古董這行業,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吳邪店裡雖然沒有多少龍脊背,可是幾乎都是真品。

  為什麼是幾乎呢?因為吳邪秉持著「無奸不成商」的精神,還是擺了幾個仿制度很高的膺品來騙騙冤大頭。

   吳邪平時在家,基本上都是窩在書房裡不出來,如果不是張起靈在飯點的時候去喊人,他是很容易直接混過飯點的。

   張起靈洗好了碗之後擦了擦手,看著空無一人的客廳偏頭想了想,人大概在書房窩著,也就沒有特別在意,轉身去拿掃具開始下午的打掃工作。

   「小哥,要打掃啊?」剛從書房出來的吳邪看到張起靈手上拿著掃具問。

   張起靈點了點頭。

   「我來幫你吧?」吳邪又說。

   這時候張起靈沒有剛剛那麼好說話了,因為吳三省下的命令,張起靈直接無視了吳邪。

   「哎,等等,小哥啊!別這樣嘛,你看看我又不是什麼公司裡面的CEO,連假日都要忙工作。再說了……啊啊我到底想說什麼……」吳邪揪了揪頭髮,一臉苦惱的樣子。

   張起靈看著對方一臉苦惱的樣子,心裡莫名升起一股愉悅感,他把手中的掃具塞給吳邪,指了指客廳。

   「這是要掃客廳嗎?好好好我知道了!」吳邪晶晶亮亮的雙眼看著張起靈,張起靈生出一股眼前的人不是他的主人,而是他養的狗,這時候正因為主人陪著他正搖著尾巴撒歡呢。

   張起靈一愣,把腦袋裏腦補的畫面趕出腦海,然後拿起擦玻璃的器具和清潔劑去擦庭院的落地窗。

   把先前噴在落地窗上的泡沫刮掉,張起靈開始拿起報紙把濕答答的落地窗擦了個遍。

   而和室外只隔了一個玻璃窗的客廳傳來吳邪輕哼著小曲調的聲音。

   溫潤的歌聲讓張起靈不自覺的出了神,原本想像吳邪是狗的畫面又回到腦海裡,他不自覺地想,這麼一個脾氣不壞、偶爾被逗弄下就炸毛的人,如果要把他比喻成狗大概是一隻活潑憨厚個性個性單純溫和的金毛吧。

   雖然對張起靈而言,因為主人一個小小獎賞就可以歡脫很久的金毛挺蠢的。

   「小哥,在想什麼呢,居然出神了?」吳邪不知道什麼時候把掃具放了回去,然後站在張起靈旁邊。

   某位還在腦補的執事這才回過神來,看著落地窗上乾涸的水漬皺了皺眉。

   「都乾掉了啊……」吳邪無奈笑笑。「小哥,借過一下我來把落地窗弄溼吧。」

  吳邪拿起拿來澆植物的花灑,原本打開水閥卻發現被關得很緊,他便把花灑給放到地上,兩手都去轉水閥。

  張起靈正要開口要吳邪小心,伴隨著鐵旋鈕摩擦的聲音,花灑因為受不住水柱的力量不停亂動,被花灑分成細絲的水往四處噴灑,不知道的經過還以為是水管破了正出水著呢。

  吳邪也嚇了一跳,趕緊把水閥給關了,看著濕答答的落地窗,目的是達成了,可是代價有點……大。

   他看著濕因為落地窗沒關所以遭到波及的客廳、淋成落湯雞的他和張起靈,有些歉疚。

   「那啥……小哥……對不起……」吳邪歉疚的開口,手摸著後腦勺,低著頭不敢看張起靈。

  張起靈沒有說話,只是輕嘆,然後抓起吳邪的手往客廳裏走去。

   「啊!小哥你幹嘛!這樣客廳會髒的!」

   「……」張起靈回頭看了一眼吳邪。

   吳邪看到張起靈那種眼神就閉嘴了,乖乖讓人家帶他到主臥。

   「……小哥你也去換吧,我自己來就行。」吳邪看到張起靈要脫自己的衣服趕緊阻止。

   張起靈點了點頭後就下樓了。

   吳邪換下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後把頭髮吹乾之後下樓打算幫忙收拾殘局,卻看到張起靈還是穿著原本濕答答的燕尾服在整理剛剛因為花灑事件而遭殃的客廳。

   「小哥?!善後也先把你這身濕答答的衣服換下來啊!現在是夏秋交換的時間啊,你這樣很容易感冒的!」吳邪趕緊三步併作兩步下樓,把張起靈手裡的刮刀放下,拉著他跑去客房。

   吳邪輕車熟路地打開衣櫃想拿出執事服給某個不愛惜自己的人穿上,卻發現裡面清一色都是執事服。

   他的心裡莫名地揪了一下,社會三百六十行呢,許多行業都有放假的一天,就算是警察也是輪班制也有輪休。

   可是作為下屬的執事女僕們卻是必須一年不放假的陪伴在主人身邊以備不時之需。

  吳邪心情複雜的拿出一套執事服給張起靈要他換上,然後從客房的浴室裡拿出一條毛巾。

   吳邪百思不得其解,這人換衣服的速度怎麼這麼快,不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嗎?怎麼整身都乾乾爽爽的?如果撇去那頭濕答答的頭髮的話。

   吳邪拉出書桌前的椅子讓張起靈坐下,然後站在身後幫他擦拭頭髮。

   「那啥……小哥啊,以後你週六日就回家去吧,節慶放假的時候也別來了,我也是個大人了,自己獨處個一兩天也是不要緊的。」吳邪說道。

  張起靈疑惑的看著吳邪,像是問為什麼要這麼做。

   吳邪對上張起靈的目光,以為對方是認為自己反悔了,趕緊解釋。

   「我不是沒有要雇你的意思,只是我覺得小哥你啊,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要陪在我旁邊,我覺得我有點太自私了,畢竟你有你的家人不是嗎?再說了,小哥你的皮相這麼好,也有女朋友了吧?多陪陪女朋友也是好的。」

   吳邪不知道為什麼說到最後覺得心裡酸酸的、怪怪的,他只要一想像張起靈摟著一個女人、牽著她、吻著她,甚至是做著房裡那些事情,吳邪就覺得不是滋味。

   「我沒有家。」張起靈淡淡地說。「也沒有女朋友。」

   吳邪一頓,低低地說:「……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張起靈搖了搖頭。

   「可是你放假什麼的我還是堅持你照做!至於吃住就不用擔心了,你還是在我這吧。」吳邪不等張起靈回應就拿起吹風機旁張起靈吹頭髮,表示自己心意已決無須再勸。

   張起靈是知道吳邪的倔脾氣的,當初吳邪和吳三省為了他的去留吵架的時候就知道他認定的事情,十條牛、甚至是十隻發狂的大象都拉不回來。

   聽著吹風機的嗡嗡聲,張起靈覺得心裡暖暖的。

   很久都沒有人這麼關心自己了,他和吳邪差不多大,小了兩歲,今年二十四,可是在他這短暫的人生裡,看人臉色仰人鼻息的生活佔去了他生命裡的超過一半。

   他總是一個人默默的做著份內的事情,從來沒有人問過他好不好、吃飯沒、有沒有睡好諸如此類的話。

   但是吳邪卻給了他這些。

   張起靈很感謝自己能遇到這樣一個完全不一樣的雇主,雖然有的時候犯傻、常常炸毛,可是善良,吳邪身上耀眼的光芒是張起靈嚮往的。

   「謝謝你,吳邪。」張起靈的低語被掩蓋在吹風機的聲音裡面。

   好不容易把張起靈的頭髮吹完,吳邪不得不承認張起靈的髮質挺不錯的,摸起來軟軟的、柔柔順順的,讓吳邪都不自覺多摸了幾把。

   「好了,我們去收拾殘局吧……」吳邪說著說著有些底氣不足,明明是自己闖出來的禍還要人家幫忙善後。

   張起靈不自覺的輕輕勾起唇角,揉了揉吳邪的頭髮就出了門。

   吳邪楞楞地把手放到自己的頭上,精神還沒來得及沉浸在張起靈那麼懾人的微笑,甩了甩頭就出去幫忙了。

   張起靈等吳邪到室外後打開原先被草草關上的水閥,調到適當的大小後把又乾掉的落地窗再度噴濕。

   拿出玻璃用刮刀吧多餘的水刮下來後,張起靈索利的拿出報紙把落地窗上的水漬擦掉,頓時玻璃窗變得乾乾淨淨。

  原本要幫忙的吳邪看見張起靈人的工作的樣子不禁看得有些出神,下午的陽光很和煦,照在張起靈白皙的臉上反而多了些生氣,帥氣的很。

   「看夠了?」張起靈的語氣不如以往平靜,反而帶著帶著調侃的味道對著正在發呆的吳邪說道。

   「……啊?啊!夠了夠了!」吳邪馬上回神。

   大爺的!!吳邪,你咋的就看著一個男人發呆啊!吳邪心說。

   張起靈有點無奈的看著眼前這傻乎乎的吳邪,竟和想像中的金毛獵犬有些重疊,張起靈真的覺得自己的想法真是貼切。

   接下來就是一整個下午的打掃工作。

  好不容易打掃完了,張起靈要吳邪先去坐在沙發上,他去泡點茶給他喝。

  當張起靈端著茶回到客廳,卻看到原本坐在沙發上的人早就靠著沙發背睡了過去。

   張起靈去房裡拿了條薄毯蓋著,估計這個人一時半刻醒不來,就算醒得快也過了飯點。

   於是他去廚房熬了一些吻仔魚玉米粥,讓吳邪醒來當個宵夜兼晚餐。熬好了之後張起靈也沒有自己先吃,而是將一小鍋的粥都放到電鍋裡保溫了。

   看著對方睡得香甜還不時吧唧下嘴的模樣,看來真是累壞了。一般人都不可能勤勞到自己動手每天或者是每一週掃拖地、擦玻璃、曬棉被的,更何況是一天以內要打掃一整個客廳跟庭院了。相較於已經習慣打掃大宅的張起靈,吳邪的體力真的差了很多,在張起靈眼裡只是小菜一碟的事情,吳邪來做已經是過勞了。

 

  張起靈坐在吳邪旁邊發著呆,發呆到最後竟也睡了過去。

 
-TBC-
 
茶茶的渣渣
嗯……不得不說我在寫落地窗被第三次潑水的時候,心裡腦補了落地窗的心聲……
落地窗表示:我好不容易乾了不要再往我身上潑水了啊喂!還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腦洞什麼的也是醉了……前幾天才因為腦洞賣了自己的聲音……(抹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煙雨客棧,端茶以待。

茶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