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
🔱瓶邪題目待定番外
🔱清水,微虐
🔱短
🔱架空

一五 有生之年

深夜,已經燒過了三炷香。

張啟山還是沒有開口要同吳老狗說話的意思。吳老狗覺得奇怪,這都過了多久了,做事一向果斷、雷厲風行的張啟山,到底有什麼事情能讓他如此為難?

就連雪中那句話他都說了出來……

「那個……佛爺……」

「老五,你還記得那一件事情嗎?」張啟山放下手中那盞茶,緩緩的開口。

「……哪件?你是說之前我追你到雪裡那件?」吳老狗被打斷的有些來不及反應,稍微思索了一下問道。

「是。」張啟山輕輕應道。「你知道我那時候為什麼把你趕走嗎?因為你再不走,
就會被不遠處的狙擊給殺了。」

「所以……佛爺這是想要跟我索取報恩?」吳老狗問道。

張啟山沒有說話。

「我可沒有要你救我啊,佛爺。我只是想要你給那些人一些交代。」

「我說過了,總要有人被恨。」

吳老狗被氣笑了:「佛爺,不用搞的自己好像真的很偉大,真的。」

「不這樣……連你吳家我都沒辦法保護。」張啟山輕輕歎了口氣。

「所以你寧願被我恨,你也要保護我們家?你這是什麼犧牲精神?」吳老狗回道。

「花了那麼多條人命保下來的,我寧願不要。」吳老狗頓了頓。「而且如果今天,
我垮了,我家那口子會直接離開的。你不可能不知道。」

他不明白,為什麼張啟山會連這麼簡單的事情都想不到,他一直以為,張啟山還是愛著他的。他厚臉皮了這麼久,原來,只是出於首門對底下人們的愛護嗎?

只是因為他們在九門正中央嗎……?

想到這裡,吳老狗覺得每一口氣的呼吸都好困難。

「我知道。」張啟山頓了頓。「我只是不想看到你家破人亡的樣子,太狼狽。」
這一句話,猶如一支錐子,刺進他的心坎,鮮血如注、隱隱作痛。

吳老狗沒有再說什麼,只是轉身離開。

張啟山望著他的背影,輕輕歎了口氣。

老五,對不起。

吳老狗以為他們不會再有交集,直到那一天,張啟山帶著張起靈的登門拜訪。

他總覺得自己很賤,看見對方的登門拜訪,以為是他們之間有轉圜的餘地,殊不知,卻是要他收養他所帶來的這個孩子。

吳老狗沒有太大的反應,和他的相處模式,就像是以前的時候。只是眼底閃過一絲無奈、心裡有著沉重的哀傷。

張啟山走的時候,吳老狗有想要舉起手阻止他離開的衝動,但想起當年在雪中的種種,忽然,手就舉不起來了。手宛如千斤一般,沉重的令他不知所措。

在那之後,杳無音信。

聽道上的說法,是張啟山失蹤了,在吳老狗聽見這個消息的時候,背著他夫人動
用了極大的人力,幾乎把中國給翻了一遍,四九城更是找了不下數十次。

直到他看見一次又一次,那些人的搖首,吳老狗才心灰意冷地停止了這樣瘋狂的舉動。


1907年,秋末初冬。


吳老狗在前幾年就因為一次比較嚴重的風寒而落下了病根,只要風吹的多了,就會止不住的咳嗽,直到今天,他因為一次比較嚴重的肺癆,躺在床上止不住的重咳。

他明白自己這條命也只是靠著中藥材吊著,要真正的醫治好已經完全不可能,可能是抱著此命不久矣的心態,多日不曾踏出房門的他,披著一件薄薄的外套就出去庭院走走。

秋末的庭院是蕭條的,花開得再怎麼茂盛、樹葉枝條在以前如何生氣蓬勃,總免不了讓自己落葉歸根。

想至此,他也無奈的嘆了口氣。

此時旁邊有一個毛茸茸的東西靠近了他,定睛一看,居然是因為他得了肺癆,只好寄放在自家孫子那邊的三吋釘。

「是你啊……咳咳……我已經活不久了,三吋釘,你可要好好聽我孫子的話……咳咳……也要好好管一下那群狗兒啊……」

三吋釘似是聽懂了吳老狗說的話,也明白了自己主人的壽命已經不長,牠低低的發出了幾聲哀鳴,偏頭舔了舔吳老狗放在自己頭上的手,然後跑到附近的草叢叼了一個東西給吳老狗。

他愣了一下,從三吋釘口中拿過那東西,一看,赫然是一封信。

「老五:
我沒辦法明面的找你是有原因的。
還記得當年我們從事的盜墓活動嗎?我們好像驚動了什麼勢力,我帶張起靈去你家讓你寄養的時候,我已經被他們逼的幾乎走投無路了。
我知道當年你在雪中、那個時候你在我家想說什麼,可是我不能那麼自私,真的。
我很對不起老六、也很對不起二月紅,我沒有說,是因為我以為你明白什麼是身不由己。
但很可惜,我似乎跟你還是沒有那樣的默契。
你收到這封信,已經是我差一點有生命危險的時候了,為了這一封信,我很有可能就直接被殺掉,連死亡的原因都不知道。
『它』太強了,強到可能以前的老九門都抵抗不了。
我也知道你一直有動用人力來找我,可惜我出面了,你也會跟著遭殃。我不希望看到你失魂落魄,當初我會盡全力保住你吳家,不是因為什麼,只是我不想你出事。我還記得你看到小邪出生時那種喜悅的表情,那是我沒辦法給你的。
老五,我們曾經相愛,雖然之後無疾而終。
我們都身不由己,我最後能給你的,就是盡我最大的努力保障你。
照顧好自己,老五。
最後我希望你記得,我還是愛你的。
張啟山  1907.09.28. 西藏」

在蕭條的庭院裡,看完這封信的吳老狗最終泣不成聲。

我們都在刀尖浪口上,那麼我最後能做的,就是為你,擋下所有刀,至少在我的有生之年,能讓你高枕無憂。

FIN.
創作者介紹

煙雨客棧,端茶以待。

茶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