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花、H慎
※架空
※pocky play慎入
※千萬不要以為是一個人咬著一邊然後接吻的老戲碼,我的腦洞還沒有那麼老套,這叫推陳出新(X
※輕鬆搞笑風(大概,而且我不覺得這種梗嚴肅的起來……)
※最後的選擇題還是請大家選擇囉,麼麼噠(ㄍ
※人物崩壞



解雨臣真的覺得黑瞎子最近很奇怪。

以前偏生不愛吃甜食、只愛吃青椒炒飯的人最近居然在吃pocky!

一份青椒炒飯過後一定要來一盒巧克力口味的pocky才甘願。

早上起床一盒、三餐一盒、宵夜再一盒,一天就吃掉五盒的速率讓解雨臣不禁想計算黑瞎子蛀牙的機率跟速率各有多少。

那種東西他何嘗沒有吃過?就是餅乾棒外面包裹著能甜膩死人的巧克力、一盒大概只需要四塊人民幣的零點而已。

拜託,這種東西到底有什麼好!解雨臣百思不得其解。

還有一點讓他也很起疑,這是跟著pocky出現的狀況——

黑瞎子是從一個月前開始吃這種零嘴的,然而他吃了多久,解雨臣就當了和尚多久。

想到這裡解雨臣就想把手裡的賬本當成是遠在不知道哪個角落的斗裡的黑某人撕個粉碎。

要不要這麼玩呢!累感不愛。

解雨臣嘴上說不愛,其實心裡還是愛著黑瞎子的,不過以他的性格……要說出來幾乎是比登天還難。

感覺心浮氣躁的解雨臣草草看完了賬本,把還沒看的堆在另一邊就回了房間,看著角落滿滿三箱的pocky,忽然心生一計。



黑瞎子回來的時候已經是近乎午夜。

這一次下的斗並不大,只是宋朝一個頗受皇上寵幸的宦官的墓,不危險,可是明器卻一個一個昂貴的不符合墓的規格。

光從一顆價值不斐的夜明珠便可略知一二。

回到四合院,裡面如他想像的一片漆黑,洗完澡回到臥房時,看見角落的pocky,黑瞎子不禁無奈了一把。

其實他確實一向不吃甜食,真的。只不過他有一個計畫罷了。

看著床上背對著門口的身影,思考著該如何進行下一步。

解雨臣沒有睡著。

從黑瞎子輕輕推門而入的時候,他就醒了。

他不知道為什麼黑瞎子就站在那裡不動,可是他可以感覺到墨鏡下那對漂亮的淺色眼眸,直勾勾的看著他,讓他覺得有一些發毛。

他暗自竄緊手中的東西,等待著黑瞎子靠近的那一刻。

黑瞎子終於邁開腳步,輕輕的爬上床,然後從後圈住解雨臣,感覺到了對方一瞬間的緊繃,他勾起了抹一如既往的痞笑,溫熱的吐息靠近對方的耳邊。

「媳婦兒還沒睡啊?該不會是在等為夫回來吧?」

一下被戳破心事的羞恥讓解雨臣繃緊了身子,修長的腿一下子就往後一踹,嘴裡罵到:「滾!誰想你了?」

「謀殺親夫啊!」黑瞎子故作可憐的哀號。

因為兩人靠的太近,解雨臣這一腳讓黑瞎子猝不及防,只好硬生生捱了這麼一下。

「哼。死了最好。」解雨臣冷哼,連轉身瞧他一眼都沒有。

可是等了許久,黑瞎子都沒有跟平時一樣流氓似的纏過去。

不會被我……解雨臣一陣心慌,忙爬起來轉身過去,卻沒料到對方一臉流氓,雖看不見他墨鏡下的眼睛,但他卻實實在在感受到黑瞎子得意的目光。

靠,中計了!

解雨臣死死瞪著黑瞎子,卻少見的忘了他手中還拿著東西。

「原來花兒你沒睡覺……是在偷吃零嘴啊?」

聽見對方調侃的語氣他才想起來,他手上可還拿著pocky啊……

「……要你管!」

解雨臣手一動,竟是要把手中打開到一半的pocky扔到一旁,不料被撲過來的黑瞎子阻止。

「敢問花兒……你覺得這東西味道怎麼樣?」

黑瞎子隨手從他手中的包裝中拿出一根吃了起來。

「什麼怎麼樣?就是一般巧克力沾餅乾的味道啊,真搞不懂有什麼好吃的……」解雨臣瞥了他一眼,咕噥道。

「喔?那花兒再來嘗嘗,你覺得如何?」

「嘗什麼……唔!」

還沒有說完的話全都被黑瞎子堵了回去,解雨臣知道自己從來不是這流氓的對手,不過下意識的反抗他總是戒不掉的。

不過今天,他還沒開始掙扎就敗下陣來,因為對方口中巧克力的香氣因為兩人唇舌的交纏而擴散,明明這種巧克力很可能只是隨處都可以買到的大波露巧克力的等級,可是從黑瞎子口中汲取過來的巧克力香味,卻讓解雨臣覺得他似乎在吃以前有人送給他過的酒精巧克力,等級截然不同,卻令他開始微醺。

「花兒覺得如何?」兩人交纏許久的唇終於分開,拉出的絲不如以往的透明,而是顯露出淡淡的巧克力色。

「……還能如何?就那種味道啊。」解雨臣彆扭地說。

「喔?那我怎麼嘗到不一樣的味道?」黑瞎子笑著看他,那種似笑非笑的目光讓解雨臣受不了。

他嘖了一聲,另一隻空著的手伸出去按在對方鼓起的檔部,橫了黑瞎子一眼。

那一橫,在黑瞎子眼裡簡直是風情萬種來著啊!禁慾了太久,他也不管什麼計畫了,先把這隻小妖精收了,才是王道。

他拿開解雨臣在他下身肆虐的手,然後將他壓倒在床,抽出另一隻手中的巧克力棒,放在一旁。

俯身,他再次吻住了解雨臣的唇,舌頭輕挑的在口中舔弄,對方的嘴裡似乎還殘留著巧克力的餘香,讓他欲罷不能。

吻著吻著,雙手也沒閑著,身下人那一件粉色村衫上的釦子被他一個一個緩緩的解了下來。

黑瞎子平時在人前輕挑是輕挑,但是他的一往情深解雨臣看在眼裡;床上的他不像是GV裡看到的任何一個男人,急了用強、忍不住了就破壞人家財產。

可能是人前輕挑的關係,黑瞎子在床上的表現雖無法稱為急迫,調情的方式、技術,也都比他更為純熟。

像現在,黑瞎子的手指靈活的解開一個又一個的釦子,動作緩慢而從容不迫。卻也是這樣的緩慢更能勾起一個人的慾火——

也更容易勾起惱火。

「他娘的,你幫娘們脫衣呢?」推開黑瞎子,解雨臣怒道。

「我可以理解這是媳婦兒欲求不滿,急了嗎?」黑瞎子笑道。

解雨臣瞪了他一眼,不說話。

剛耍完流氓的黑瞎子嘿嘿的笑了兩聲,手上的動作卻不敢再磨唧,麻利的把兩人的衣服脫光,從床頭櫃中間的抽屜拿出了一管潤滑劑和一個保險套。

「今天……不用保險套也行。」解雨臣愣了愣,彆扭道。

他記得做的時候,黑瞎子曾經抱怨套著保險套做起來不舒服、不痛快,不過在他的堅持下,他還是從了他,帶著保險套。今天卻突然拿出保險套出來的舉動讓他有點不安。

「今天不用保險套也不行。」黑瞎子笑道。

「花兒,接下來你只要負責享受跟呻吟就好。」

「你……啊……」還沒等人發話,黑瞎子就俯身含住了解雨臣右邊的紅櫻,多日沒被愛撫的地方一被納入溫熱的口腔,立刻開始脹大、挺立。

黑瞎子非常明白身下這具身體的敏感處在哪,那些純零都不見得有的柔韌的腰,左側的其中一個點只要一被觸碰到,解雨臣的呻吟就會帶上一點點哭腔、他的小兄弟就會興奮的流出透明的前列腺液。

那隻手輕輕的從左邊的胸前下滑,滑到對方的腰側,輕輕的關照了那一個他多日未見的點。

「啊……瞎子……」果不其然,解雨臣的呼喚中染上了隱隱的哭腔,這讓黑瞎子更加的興奮。

他放開了右邊被他舔到水光盈盈的紅櫻,寵幸冷落許久的左邊。

那隻肆虐的手沒有停下騷擾舉動,離開了解雨臣的身子之後,又從大腿內側緩緩往上,輕輕的握住了已經溼漉漉的性器上下套弄了起來,時緊時鬆,時而揉弄一下馬眼,又時而關照下面的兩顆卵蛋。

解雨臣被他弄得欲仙欲死,原先的那一點擔心都被拋到九霄雲外。

黑瞎子坐起身來,另一隻手取代位置照顧著下面的卵蛋,然後攻其不備,中指滑了進去。

多日未開發的肉穴因為黑瞎子的前戲而沒有那麼緊繃,第二指跟第三指很容易就滑了進去。

看著已經動情至極的對方,黑瞎子把手指全都退了出來,把剛剛的巧克力棒全都拿了出來,然後撕開了保險套,黑瞎子將十幾根巧克力棒全都塞了進去。

然後握著後面餅乾的部份,緩緩的推進去。

「嗯……那什麼……」一瞬間的空虛後被一個柱體填滿卻毫無溫度,解雨臣扭了扭身體,他能感覺到那個柱體是圓的,凹槽很規律,就像是一根根組在一起的……

……一根根?

「靠……不會是巧克力棒吧?」

「嘿嘿,花兒猜對了,用巧克力棒作成的手動按摩棒舒服嗎?」

「舒服你妹啊!拿出來啊……嗯……」

根本沒辦法說話,因為黑瞎子已經開始緩緩抽動他所謂的「手動按摩棒」,他的速度不敢太快,雖說不容易折斷,但他還是要小心萬一。

時而抽動、時而旋轉,那不同於手指跟陰莖的感覺讓解雨臣不由得承認其實挺舒服的,只是礙於眼前這個流氓,他沒有說。

然而抽動了一會兒,黑瞎子發現似乎有什麼液體被擠出來了,一抽出來看,居然是裹著餅乾的巧克力融化了,保險套裡都是。

「看來媳婦兒身體裡很熱啊,想不想要瞎子進去給你解熱解熱?」

「滾你丫的……要進來就進來……不進提著褲子給老子滾!」解雨臣喘著氣罵著,眼睛瞪著黑瞎子,氣勢十足。

……如果免去那布滿水霧的眼睛和微紅的眼眶眼角的話。

「進!怎麼不進?」黑瞎子痞笑。「這麼一段時間沒跟媳婦兒恩愛了,瞎子得好好溫存溫存。」

語畢,黑瞎子便拿了一個枕頭墊在解雨臣腰下,然後俯下身讓他可以環抱住自己,緊接著一挺腰,通行無阻。

「嗯……」

「喔……」

兩人不免都發出了贊嘆的呻吟,一個是被滿足的,一個是被爽的。

深吸了一口氣,黑瞎子便開始動作。

一下一下精準的撞在他身體自動記憶起來的小點,引得解雨臣發出的呻吟一次比一次浪、一次比一次高亢。

解雨臣的性器被夾在兩人中央,在黑瞎子挺
腰進入的一瞬間,他已經射了一次,髒了人家的小腹,有些還射到自己臉上。

此時的黑瞎子已經從一開始的緩慢提升到有力且快速,身下這人,他是怎麼要也要不完。

直到最後精關不守,黑瞎子低吼了一聲釋放在對方體內,濁液沖刷著對方的敏感點,讓解雨臣哭著又達到了一次高潮。

之後他們又在床上來了一次、落地窗一次、到浴室再一次,解雨臣都以為他要昏死在他身上了。

之後,角落的三大箱pocky被解雨臣送了出去,送給了吳邪,黑瞎子一臉惋惜,不小心被咱們威武不能屈的花兒爺看見了,氣得他罰黑瞎子回北京跪榴蓮一整天,外加睡沙發一個月。

黑瞎子叫苦連天啊,不過後來想想能換到解雨臣那麼銷魂的表情,他被這麼一罰也值得了。

嘴上不說,但媳婦兒是挺舒服的啊?黑瞎子一邊想,一邊笑得淫蕩。

解雨臣看著眼前的男人,背後發寒。

-FIN-

小段子 關於pocky之後的走向

解雨臣三大箱的pocky吳邪在一個月內消滅了半箱,吳邪其實挺愛吃甜的,只是張起靈管制得緊,他也就不怎麼常吃。
這下好了,送來這三大箱的pocky,他要偷吃咋的張起靈也抓不太到了。
於是換張起靈煩惱了。不過,他很快的想到了一個辦法。

於是隔天,兩箱巧克力棒被送到胖子那裡。
隔沒幾天,一箱半的巧克力棒又被王盟寄了出去。
再沒幾天,一箱的巧克力棒被寄回了北京。
最後,再無音訊。
啥?你說最後寄回了北京給誰?
給喜歡吃甜食的霍大小姐唄。
於是三大箱的pocky們,只有一箱逃過了被拿來當作情趣用品的命運。

-Really FIN-

茶茶的小廢話

阿哈哈各位新年快樂啊,今年的新年賀文……嘛,還被我封在文件檔沒上傳呢(打他##表示這次的腦洞開大了啊XD
我有一陣子沒辦法直視巧克力棒了OwQ
創作者介紹

煙雨客棧,端茶以待。

茶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月
  • 小段子不是三箱都逃過了嗎
    怎麼只有一箱
  • 一環一環的有減少喔

    茶茶 於 2016/10/12 18:5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